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一脚踢飞男主 作者:一角缎子(上)

字体:[ ]

  《我一脚踢飞男主[快穿]》作者:一角缎子
 
  文案:
  被高空坠下的狗砸晕过去,当代女大学生方知难一朝醒过来,陡然发现自己似乎穿越到陌生世界,已是腰细腿长肤白貌美的美少女一枚。
  为了挽救自己年轻的生命,回到过去的快乐肥宅时光,她毅然选择与系统签下协定,游走于各个世界,寻找能让自己活过来的天地灵器。
  只是…为何她穿越的每一个世界,都有各种炫酷狂霸的龙傲天男主,摆着一张臭脸在自己眼前晃,同时还跟各路女配纠缠不清。
  男主是吧?天命之子是吧?气运主宰是吧?我方知难今天就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值得女二用心去爱的人!
  从现在起,你温婉可人的甜系侍妾是我的,你小鸟依人的萌系师妹也是我的,你霸气外泄的御系学姐更是我的,你清新淡雅的养成系青梅依旧是我的。
  但只有你,永远都别妄想成为我的!
 
  食用指南:
  1.百合快穿,清纯女大学生穿越成各种狗血bg文女主,逐渐习惯新角色,脚踢龙傲天,拳法杰克苏,然后硬生生把女二扳弯的故事。
  2.原文男主也会喜欢上女主,但我方女主对其不屑一顾。
  3.女二白切黑,但女主过于直男,并没有察觉。
  4.文风轻松,he
 
  内容标签: 女配 甜文 快穿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知难(方芷阑)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原本只是普通女大学生的方芷阑,因为一场意外失去生命,幸好得到穿书系统的帮助,游走于小说世界,积累能够让自己重新恢复生命的气运值,却- yin -差阳错与每个世界原本无恶不作的女二结下不解之缘,产生一段相互交心的爱恋,一起渡过当前世界所存在的难关,最终不得已抱憾分别,经历过无数个世界后又破镜重圆的故事。
  本文文笔流畅,剧情起伏波折,感情线蕴含其中,每个世界的人物各有其鲜明- xing -格特点,既有青葱稚嫩的校园生活,也有波诡云谲的朝堂之争,为了完成任务女主也要付出不同的努力与心血,通过六个世界的爱与成长,最终让女主成为一个更好的自我,也让读者体会到爱无关- xing -别,只是你我之间的事。
 
 
第1章 被狗砸到穿越
  九月的大学城内,暑气还未褪去,道路两旁绿油油的行道树花枝招展,摇曳着多彩的身姿,将夏日最后的余温挥洒得流光溢彩。
  一大群考生背着包走出考场,或三五成群,或踽踽独行,脚步声,交谈声交织在一起,将绿荫下的蝉鸣几乎要盖住。
  “啪嗒”一声,图书馆外自动售货机落下一瓶瓶装可乐,打破这午后的喧嚣中的沉闷。
  守在售货机前,身着黑色卫衣牛仔裤的少女俯身,掏出饮料,拧开瓶盖狠狠灌了一大口,方才长长输出一口恶气般,对着手机那头继续自己难以抑制的愤懑:
  “静静你说,这司法考试,我准备了大半年,结果电脑答题界面五颜六色亮瞎眼不谈,你知不知道今年都出的是些什么题?”
  还不等对面的人回答,少女将额前细发捋到耳后,继续义愤填膺:
  “小崔与小冯打架斗殴,明摆着内涵名人,天降陨石该归谁,这我哪儿知道?跨国男同财产分割,还真是男上加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面被称作静静的人可不似少女那般糟心,先笑为敬:
  “方知难,司考题向来出得刁钻,你不是早就该有心理准备吗?消消气,大不了明年再来,啊,别气了。”
  “可是我也没想到会刁钻成这样。”方知难一边在林荫道下慢步返回寝室,一边低声絮叨:
  “还有一个,小赵带着小钱家的狗到小孙家做客,小孙提醒说狗在阳台上容易掉下去。结果狗果然掉下去,且砸伤了小李,问是谁的责任…”
  “那你答的是谁的责任?”
  “我看没有狗的选项。”方知理直气壮,挺直了腰板,“没选。”
  静静霎时间噎住,旋即爆发出一串更大的笑声,几欲掀翻楼顶:“那可哈哈哈…真是把你厉害坏了…”
  “哼。”明知她是在嘲讽,方知难依旧满面得意地撅起上唇,灿若骄阳,看呆了迎面而过的男生,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人来人往的校园里。
  在考场里酝酿了一肚子的牢骚,这会儿跟好友吐槽一番,方知难不由畅快许多,脚步逐渐轻松起来。
  挂断电话,已走到宿舍楼下,方知难点开外卖软件,打算点个冷饮回寝室边吃边吹空调消气,突然间,四周传来“汪”地一声。
  方知难停下脚步左右环顾,并未见到狗子的身影,还以为自己被考题折磨得幻听了。
  无奈摇摇头,正掏出校园卡准备刷卡进寝室楼,便听见更加响亮的一声狗叫,逼近她的头顶上方。
  等她意识到一切抬头看时,一团毛茸茸的白色,已经以铺天盖地之势,伴随着周围人的尖叫声,狠狠砸到她脸上。
  昏过去之前,方知难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谁他妈在大学宿舍里养狗,养了也不看好,还有没有公德心。
  ……
  不知睡了多久,耳边传来流水声,似乎有人在洗澡,方知难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眼前的环境,先是愣了半秒。
  宽阔的房间里,自己躺在床的正中间,右手边不远处是堆满各色化妆品的梳妆台。
  上面瓶瓶罐罐琳琅满目,方知难一个所谓的下水道女孩,只在网上美妆博主的视频里见过这么多昂贵的护肤品。
  房间的另一头应该是浴室,水声便是从那里传来。
  晃了晃脑袋,方知难瘫坐在床上,思考自己这是在哪里。
  不对啊,校医院她去过,穷得连体测肺活量一次- xing -吹嘴都要学生自己掏钱买,不可能装潢得这么奢侈。
  这么柔软的床单,空气中淡淡香薰的味道,豪华的装修,方知难垂在被单上的手不自觉握紧,感受到丝丝不对劲。
  还没来得及多想,突然间,浴室的开门声响起。
  方知难循声望去,脑子里如同炸开一道雷,轰得她外焦里嫩。
  浴室门口是一个陌生男人,身高显然在一米八以上,上身赤裸,只用浴巾围住下身。
  于是,他上身的胸肌,腹肌,以及人鱼线便一览无余地落入方知难眼里。
  本能地想要尖叫,怕激怒对方,方知难还是硬生生压住,艰难地吞了下唾沫。
  不远处的人挑眉,不急不缓地走过来。
  他每靠近一步,方知难便后挪一寸,直到脊背抵到床头,她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是睡衣,透过单薄的丝质布料,背后传来阵阵凉意。
  “怕了?”男人靠近,似乎没有察觉到不对劲,双手撑到她身旁两侧,带着压迫感,眼底闪过一抹兴味,“现在说害怕,已经晚了。”
  一系列的变故,方知难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什么整蛊节目选中,还没来得及询问,男人便低下头,想要亲吻在她的左脸颊。
  方知难头一偏,飞快躲过,并排除被恶搞的可能。
  在连选秀节目男嘉宾耳钉都要打马赛克的环境下,没有节目组会敢这样搞。
  摒弃这个猜想,最大的可能便是,她像自己在网上看的那些小说主角般穿越了。
  方知难苶呆呆的,低着头,有些失神,怀疑这不过是个梦。
  可哪有如此真实的梦境。
  与此同时,男人的脸黑下来:“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愿意?”
  “我…”方知难唇瓣嗫嚅,难以开口,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不知如何应对。
  身为天之骄子的男人显然没有碰过这等冷钉子,当即拉下脸来:“为了资源,你自己送上门来的,真是又要当婊子还要立牌…”
  听起来,她穿越的,似乎还是个狗血故事。
  不管了,方知难一咬牙,伸出脚,电光火石间,狠狠将男人踹下床。
  即便比她高大得多,男人也猝不及防,噗通声响,往后倒到地上,幸好地板上铺着厚厚的毛毯,他的后脑勺才免遭于难。
  “哎…”地板下传来痛苦的呻吟声,方知难手忙脚乱,生怕自己惹出人命,见男人再次站起来,一颗心放下又提起。
  生怕他再说什么,自己对不上露馅,方知难在床上站起来,双手叉腰强撑气势,站在高处俯视这个陌生男人,摆出倨傲的姿态,先下手为强:
  “没错,今天我心情不好,就是不愿意,你要是再过来,我马上就报警了啊,到时候可就是强女干未遂,识趣的,尽快离开。”
  闻言,男人发出冷冷嗤笑:“圈内知名的草包大明星今天怎么转- xing -了?还知道什么是未遂,那我要是既遂了又如何。”
  “既遂?”方知难比出中指推了推隐形眼镜,心想这可是你自己撞枪口上的:
  “情节较轻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
  “你…”男人只当她是顺口胡诌,依旧面色不善,眯起双眸,带着怒意走过来。
  “你你你你…”方知难结结巴巴往后退,瞅着门口的方向,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谁知男人大手一伸,将床上的衣服一件件套上,面若寒冰,不再多看她一眼。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