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学妹虐我千百遍[重生]+番外 作者:议棋(中)

字体:[ ]

 
  刘夏:……
  她都觉得沧海桑田了怎么才刚过三分钟?!
  累觉不爱,睡觉都是折磨,干脆玩手机吧。
  刷会儿视频。
  emmm~这女主长的挺漂亮,就是身材没有顾凌洛好。
  噗哈哈哈~~这沙雕视频真逗,估计顾凌洛看了都能逗笑。
  哇哦~~这原画画的真好看,尤其是这眼,跟顾凌洛……
  Stop!!!
  她刚才想了什么?
  没!她什么也没想!
  不刷视频了,刷会儿新闻吧。
  #被拍不雅照女学生沦为赚钱工具#
  #震惊!又一女学生被逼跳楼!法律必严惩这群畜生!#
  #无人教室惊现赤.身女尸,监控摄像头下恶魔无所遁形#
  刘夏:……
  突然心慌的一匹!
  没事没事,只是几条新闻,说不定还是自媒体杜撰的,别胡思乱想。
  干脆听歌好了,听歌最安全。
  插上耳机开启“心动模式”随机播放,悦耳的旋律响起。
  【绝对的完美一双手~~不流汗也不发抖~~交叉在微笑的背后~~暗藏危险的轮廓~~在你最放松的时候~~绝不带着任何感情就下手!】
  唰啦!
  耳机拔了扔了。
  按了按心口,心率过速,有点难受。
  去你的小熊饼干!随机什么歌不好,随机个林俊杰的《杀手》!这还真是很心动模式!
  刘夏躺不住了。
  顾凌洛虽说有熊的力量豹的速度袋鼠的弹跳力,可学生会长到底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顾凌洛又长得那么引人犯罪……
  不行!她得去瞧瞧!
  翻身下了床,心急火燎穿上鞋,边穿外套边拉门往外跑,迎头正撞上舍友带着宿管老师往里进。
  舍友一见她,赶紧朝宿管老师身后躲了躲,细声细气道:“你,你先别走。”
  刘夏怔了下,这还是刚才那个恨不得手撕了她的舍友吗?
  Hi!你不会被魂穿了吧?
  宿管老师道:“先进宿舍再说。”
  刘夏看了眼走廊,压了压情绪,转身回来。
  很明显,舍友跟宿管老师告了状,具体怎么说的她不清楚,可看样子惨卖得不错,宿管老师看她的眼神明显很不友善。
  “这就是那个床单?”
  舍友怯怯点头:“是。”
  宿管老师拎起刘夏随手扔在桌上的破床单看了看,又看向刘夏。
  “集体生活就是一个互相谦让的过程,不能只顾自己。”
  刘夏搔了搔鼻尖,“是,老师说的对。”
  “那就道个歉吧,这事就算完了。”
  道歉?谁给谁道歉?
  刘夏微笑:“不用,我原谅她了,不就是个床单嘛,赔我就好了。”
  宿管老师看傻子一样看着她,“我是说你给她道歉。”
  刘夏继续保持微笑,“为什么?”
  宿管老师没好气道:“你弄伤了她,不需要道歉吗?”
  “我弄伤的?”刘夏眨巴着无辜的桃花眼,“明明就是她自己摔倒的。”
  “好端端她怎么可能自己摔倒?!”
  “我也不知道啊老师,我正睡着午觉,突然呼咚一声吓了我一大跳,起来一看,她躺在地上,我的床单也被她扯破了。”
  这种时候,事实的真相已经不重要了,或者说,曲折越多,说服力越小,与其从扫床开始争论对错,不如直接编个最能择清自己的剧本。
  舍友终于憋不住了,捏着嗓子,柔柔弱弱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明明是你把床灰扫到我头上,我说了你两句,你就推我,我下意识抓了下你的床单,然后摔倒的。”
  说罢,她又眼泪汪汪道歉:“我承认,我不该说你没素质,这个的确是我不对,可你……你也不该把灰扫我头上还推我不是吗?”
  这反咬一口技能,用的真不赖。
  刘夏皮笑肉不笑看着她演戏。
  她抹了抹眼泪,转头又对宿管老师道:“老师,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还跟她说了要找老师评理。”
  言外之意不要太明显:我都跟她说了要找老师,她还走,明显做贼心虚嘛!
  宿管老师微微颌首,问刘夏:“你刚不是还说在睡午觉吗?这还有一个小时才上课,你干嘛走这么早?”
  刘夏道:“只是突然想起点事而已。”
  “什么事?”
  “私事。”
  “什么私事?”
  刘夏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抽着了,明知道顶撞老师没有好结果,她还是控制不住焦躁情绪,张口就来。
  “老师,我都说了是私事了,这个……恐怕不太方便跟你说。”
  在这宿舍楼里,宿管老师说不上有多大权利,却也是个土皇帝,跟她打好关系,宿舍煮个面啊,偶尔回来晚了,甚至外宿被查到,都能网开一面,大多数同学对她都挺客气。
  客气来客气去,她就真当自己是瓣蒜了,一听刘夏不肯说,脸色瞬间就沉了。
  “我是你们的生活老师,我有权力也有责任管理好你们的生活,现在你的舍友受伤了,虽然没有外伤流血,可后脑勺肿了个大疙瘩,会不会有颅内损伤脑震荡之类的,谁都说不准,如果你坚持不肯配合调查,那不好意思,只能先送她去医院进一步检查,再上报学校,看学校怎么处理,真出了什么事,我担不起这个责任。”
  这种小事也值得上报学校,真当她是个三岁小孩这么好骗的?
  换成平时,刘夏或许会跟她好好解释,可今天她没那个心情。
  “行啊,那就上报学校吧,反正跟我又没什么关系。”
  宿管老师冷着脸,“有没有关系都有关系,你们是舍友,有连带责任。”
  “照老师的意思,我们班那么多同学,谁要出了什么问题,我都要负责了?连带责任嘛。”
  “室友跟同学能一样吗?!室友是每天住一起的!”
  “所以我租学校半个寝室,还要捎带着替学校承担责任咯?那我现在要是从床上摔下去,是不是她也得负连带责任?”
  宿管老师脸色越来越难看,“就算不说连带责任,她到底为什么摔了咱们心里都清楚!你赶紧道歉这事就算完了,别闹大了不好收场!”
  “她到底为什么摔了我和她都清楚,可老师却未必清楚。”
  “不管她到底怎么摔了,总归不可能是她自己平地摔的!”
  “那可说不……”
  舍友:“欸欸欸?哇啊!!!”
  刘夏和宿管老师齐齐向一旁望去,就见刚刚还稳稳站着看好戏的舍友,不知怎么,突然就平地一滑,手臂乱抓了两下,仰躺过去。
  砰!先是脑壳重重磕在门把上。
  轰咚!再是整个人摔躺在地。
  噹!最后脑壳也跟着二次伤害,磕在地上。
  刘夏和宿管老师面面相觑。
  舍友躺在地上,捂着后脑勺扶着腰,疼得只顾抽气,呻.吟都顾不上了。
  刘夏心情大好,憋着笑指了指她:“老师,刚才她就是这么摔的。”
  宿管老师蹭了蹭脚下地砖。
  挺糙的,没觉得滑啊?怎么她说摔就摔?
  宿管老师又看了眼舍友甩出去的棉拖鞋。
  难道是她鞋底儿的问题?
  是不是鞋的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宿管老师的面子有点下不来,这才刚说过她不会平地摔,这就啪啪打了脸,怎么收场?
  宿管老师先过去扶起了舍友,拉了椅子让她先坐下。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不小心?摔着哪儿没?”
  舍友虚捂着后脑勺,疼得挨都不敢挨,苦着脸道:“我鞋底儿滑,要不刚刚她推我也不会那么轻易摔倒。”
  宿管老师平时跟舍友关系不错,不然也不至于她哭哭啼啼告个状就跟着上来,这会儿到底谁在说谎已经无所谓了,糊弄着保下面子就算完事。
  “你,叫什么来着?”
  “刘夏。”
  “嗯,刘夏,这事儿也不是大事,她也伤了两回了,你道个歉就算完了,都是一个宿舍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非争个你死我活,低个头也不会少块儿肉,和和气气的才是相处之道。”
  这是什么奇葩理论?和稀泥也不是这么和的吧?!
  刘夏皮笑肉不笑:“老师说的对,那就让她跟我道个歉就算完了,床单我也不让她赔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不听?!赶紧的道个歉,我领她下去抹点药油。”
  “跟我没关系我为什么要道歉?”
  “没关系你睡得好好的干嘛要出去?你到底要干嘛去?”
  怎么又绕回老问题了?
  刘夏懒得再跟她们扯,随便编道:“我只是想去图书馆借书。”
  “之前不去,突然这时候去?”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