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夙愿成双 作者:穆水七绝

字体:[ ]

 
夙愿成双
作者:穆水七绝
文案
 
“阿羽,即便你是女儿身又怎样,我已经爱上你了,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
 
“柔儿,你要知道,我不是男人,不能、不能给你他们所能给你的一切……”
 
“我不明白为什么男人只有通过不断地剥削、践踏女人才能获得他们想要的成就感,我恨,也怨,后来渐渐开始放纵自己,去接触各种各样的男人,看着他们一个个为了自己争风吃醋,反目成仇,互相咒骂殴斗的样子,心里居然有种无比的快意…”
 
内容标签: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清羽+泠柔 ┃ 配角:秦川 ┃ 其它:
==================
 
  ☆、序章一
 
  (一)檀郎
  宏武三十年,金陵,春深。
  - yin -郁的天空偶尔飘过几绺细碎的雨丝,细密如少女难解的愁绪。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轻撑一柄油纸伞,走过繁荣密集的街巷,停在了绿柳成荫的秦淮河岸。
  少女青丝如缎,整齐的披散肩背,一袭泥金夹衫衬着海天霞披风,碾绢褶裙绣着缠枝莲纹,迎着淮水送来的微风,她轻盈的衣裙迎风往后飘舞,尽显曼妙的体态和动人的线条,随着岸边柳色,一同融入蒙蒙烟雨。
  “喵……喵……”
  几声“喵”语入耳,少女像是等到了什么,低眸望去,只见树下悄悄多出了只流浪猫儿,一双宝石般乌溜溜的眼瞳正乞望着她右腕挎着的竹篮。
  少女揭开盖布,熟练地投了些吃食,可猫儿并未急于食用,而是如往常一样,叼着食物远远跑开了去。
  繁华的金陵城中,有许多无家可归的流浪猫儿,偏僻的街尾巷末,也不乏无处安身的蓬头乞儿,少女每每路过巷角,从未多看那些花子一眼,唯独对那只猫,格外垂恩。
  偶然的一次,少女发现了那只猫儿生了只猫崽,每次获得的吃食首先都是叼去给它的幼崽。或许是女人天生的母- xing -,让她对那只母猫有着特别的怜爱,此后的每一天里,她都会按时出现在水岸第一棵柳树下,等着那只猫出现。
  看惯了秦淮画舫,烟雨古桥,相同的时间与地点,今日眼前,似乎有了点点的不同。
  岸边的一座水榭亭,距离少女只有数十步之遥,以往这种时候,亭子里鲜有人迹,而今日,少女遥遥一眼,便已望见空荡的石墩上,摆着一株石青盆栽,一个书生端坐墩前,执笔临摹。
  盆栽里的花- jing -叶修长,通体石青,偶有微风携着细雨轻轻拂过,花枝轻颤,婀娜如仙。
  此花名为洛神蕊,是一种十分娇矜的花,经不起日晒雨打,唯有细心呵护方可养成。
  衬着烟柳古桥,书生画的格外专注,雨丝轻扫面颊,他也仿若未觉。
  少女只是多看了那书生一眼,并未逗留,别转娇躯,悠然而去。
  此后,少女都会看见书生坐在亭中临摹绘画,虽然每次只是匆匆一暼,心头隐隐的,也起了丝好奇之意。
  这一日,天朗气清,阳光照在脸上,也有了些夏日的燠热。
  少女像往常一样,撑着伞来到了固定的岸边,习惯- xing -的往亭中一扫,石墩上的画尚在,只是这一次,不见了书生的影子。
  少女柳眉轻颦,抬眸向四周张望,不见人影,心下竟有些失落。望着那座空亭,她心头忽生了灵机,走到亭中,收了伞,捧起桌上画轴,凝眸细看,这一看,登时轻吸了口气。
  名画少女见过不少,像书生这样精巧细腻,飘逸华丽的笔法,并不多见。更惹她注意的是,画上有一名身着青罗大袖衫的少女,一边撑伞一边喂食着流浪猫儿,姿态曼妙,惟妙惟肖,在她的身旁,在那绿草如茵的水岸之上,更有一朵洛神蕊迎着她微笑……
  “姑娘……”
  少女回神,抬眸向来人望去,就在那一刹那,她竟感觉到自己一个强烈的心跳。
  书生长得很俊美,笑起来也如想象中的温文尔雅,她不觉呆了一呆,但很快恢复如常,不待书生开口,板脸轻嗔道:“公子看着文质彬彬,怎的偷窥女儿家喂猫儿,还将人家画了进去?”
  书生到口的热情硬生生吞了回去,木然原地,处境有些尴尬。
  见书生僵在原地不知如何作答,少女噗嗤一笑,即刻又忍了住,转而道:“不过,公子画法精妙,妙笔生花,奴家一时看的入神,着实倾佩。”
  她言辞温婉,明眸流转,书生不禁呆了一呆,看着少女美绝人寰的瓜子脸儿,不知不觉面颊益发红了起来,忽而道:“若姑娘喜欢,小生愿将此画,赠予姑娘……”
  少女微怔,有些意外,一双美目流转生情,故意道:“公子这样神闲气定,该不会经常送画给姑娘家吧……”
  “绝无此事!……”书生急忙道,“小生此前,从未送画给任何姑娘,小生绝非随意轻薄之人,只是……只是想为姑娘赔罪!……”
  以画赔罪,这理由倒是新鲜。
  少女没有戳破书生故意的殷勤,明眸在他俊俏的脸蛋上微微一转,嫣然笑道:“既然公子盛情,奴家便谢过这位公子一番心意好了。”
  语罢,微微做了个福。
  书生知机,喜出望外,忙拱手道:“姑娘,小生姓檀,单名一个生字,未敢请教姑娘芳名?”
  少女抿唇一笑,轻声细语道:“奴家姓泠,单名一个柔字。”
  男才女貌,催生一场风月,也是大部分少男少女萌生情感的初始。
  (二)风月
  垂杨嫩柳,夹岸清风,却不及秦淮河岸,六角亭中,悄然而生的一场风景。
  檀生每日来亭中作画,泠柔闲来也会陪在身边替他研墨,一来二往,彼此默契渐深。
  “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
  檀生在画上题下一行诗句,轻搁纸笔。
  泠柔知意,观着画中的美人,柔声道:“檀郎才情洋溢,笔墨劲秀,总能将人物刻画的如此传神。”
  檀生微微一笑,道:“知道我为何总爱在泠姑娘身旁画上一株洛神蕊么?”
  泠柔闻言,明眸流露一缕好奇。
  檀生笑道:“以前我总觉得这世上的花美不过洛神蕊,直到见了泠姑娘,才发现洛神蕊只有在姑娘身旁,方倍增艳丽。‘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不见其人,不知其美。”
  说完,回眸迎上泠柔的目光。
  两双眼眸在半空中交汇,才发现,泠柔一直专注地凝视着他,其中荡漾的温柔,让檀生一霎那想起了故乡江心的明月。
  风从亭外吹过,展动了石墩上的画卷。
  檀生惊醒,讪讪低眸,像是想起了什么,从怀中取出一枚月白花纹首饰盒。
  泠柔见包装很是精致,对于一个书生来说,价值已然不菲,而檀生小心翼翼地捧着它,就像是捧着自己的一颗心:
  “泠姑娘,这是我一直想送给你的礼物。”他似乎有些不够自信,顿了顿,道,“因为不知怎样的礼物才算配得上泠姑娘独世仙姿,几番思量,才挑选了它。”
  泠柔动容,双手接过,只觉无论贵重与否,他的心意却格外分明。
  “檀郎的眼光,总是好的。”泠柔美目深注地凝视着檀生,吴侬软语,柔情似水。
  檀生心旌摇荡,整个人变得意不由主,忽而道:
  “今日暮晚,正是洛神蕊开的最艳时分,泠姑娘可否移步草庐……”
  意识到自己的唐突,檀生即刻做出了解释:“明日,檀生便要进京上殿,十年寒窗只在一朝,唯恐心血付诸东流,更不知以后……檀生并非有意做这无礼要求,还请泠姑娘……勿往心里去!……”
  泠柔摇头,毫无责备之意,看着檀生的眼,柔声道:“檀郎莫给自己太多压力,以檀郎才能,定遇福报,上天不会辜负有心人的。”
  上天不负有心人,那么泠柔会负他么?
  檀生坐在草庐的花圃前,望着夕阳,痴痴地等。
  同一时刻人满为患的东街月西楼,泠柔独坐窗前,轻轻打开了檀生送的首饰盒,里面是一支镶了宝珠的金钗,与她平日所戴相差无几,只是昨日意外将原钗上的宝珠遗落,檀生竟都看在了眼里。
  “明日,檀生便要进京上殿,十年寒窗只在一朝,唯恐心血付诸东流,更不知以后……”
  未来她不敢想,潜意识里自己终是不配拥有未来的人,而檀生的未来,则包含着各种可能。
  但是此刻,现在,她与檀生的处境……她自己真实的心意,究竟如何?
  多少风花雪月,在她这里成了逢迎与被迫,见多了财大气粗纨绔子弟,习惯了搔首弄姿引人摆弄……
  不,还是不能习惯,
  若是习惯了,怎么还会对檀生,
  对檀生动了真心了呢?……
  夕阳从窗台透入,照亮了墙角一副《秦岭山色》图,泠柔望着天边日暮,视线最终凝定在白墙中央的《洛神解语图》……
  于是这一个暮晚,檀生还是等来了泠柔,等来了这个让他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女人。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