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绑定了学习兴邦系统+番外 作者:雨田君(下)

字体:[ ]

,随便找个人都能吊打你,呵。”
  傅昊天真的气笑了:“随便找个人都能吊打我?那你倒是找给我看看。”
  庄沅呵了一声:“找就找!”
  就在此时,一位无辜的路人走进了洗手间。
  庄沅随手一指:“就他吧!”
  刚刚走进厕所的应无垢眉头一皱:“……嗯?”
 
 
第55章 
  庄沅是真的喝醉了, 所以才能在应无垢走进厕所之后, 大脑一热就朝着应无垢扑了过去——
  应无垢下意识伸手接住了扑过来的庄沅, 他看着怀里的庄沅因为醉酒而红扑扑的脸蛋,忍不住心脏一软,然而下一刻,他忽然感觉腰间的皮带被人打开了,再然后……
  他只感觉腰间以下一凉, 低头一看,却是连西装裤带内裤被庄沅一把拽了下去!
  洗手间的大理石地板传来了皮带金属搭扣落地的“啪嗒”一声, 应无垢的西装裤被庄沅拽到了大腿根以下膝盖以上的地方。
  庄沅低头一看, 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应无垢:“……”
  庄沅:“!!!”
  应无垢很快反应过来, 立刻借着庄沅挡住了傅昊天的视线, 动作迅速地把掉到膝盖上的西装裤提了起来。
  等庄沅反应过来要叫傅昊天来比一比的时候,应无垢已经把西装裤重新穿好了, 正拉裤链系皮带。
  “你刚才看到了吗!”庄沅转过头, 一脸挑衅地对傅昊天说。
  傅昊天一脸黑线:“我没看到!”
  他见应无垢进来了,也连忙把裤子穿上了。
  “哼哼哼!你肯定看到了!只不过是自卑不肯承认而已!”庄沅扬起了下巴, 一脸挑衅,“随便找个路人都能吊打你!”
  应无垢:“……”
  事关男人尊严, 傅昊天立刻冷笑道:“我自卑什么?我明明很傲人!”
  庄沅一脸鄙夷:“你那一点点有什么骄傲的, 还到处找人炫耀呢!不信再掏出来比比!”
  傅昊天还没反应过来, 应无垢便脸色一冷:“他找你炫耀他的……?”
  应无垢立刻就在旁边煽风点火:“是啊是啊!这种人就是越炫耀什么越没有什么!越没有什么越炫耀什么!”
  傅昊天脸色一黑, 还没来得及反驳庄沅, 便听到应无垢冷声道:“傅昊天, 你这种行为算得上是- xing -骚扰了吧?”
  “我警告你,以后离我们公司的艺人远一点,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我们公司法务部的能力……不过你应该已经体会到了吧?”
  傅昊天的脸色顿时更黑了,这段时间为了连墨的合同官司,他不得不不断在榴莲娱乐和荔枝娱乐的法务部之间周旋,虽然荔枝娱乐法务部的人都很优秀,但榴莲娱乐的法务部也不差,这场拉锯战打得他劳心劳肺筋疲力尽……如果不是连墨跳槽到荔枝娱乐后的确能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利益,他根本就不会去惹这么麻烦的官司。
  想到这里,傅昊天冷笑道:“连墨怎么说也是榴莲娱乐的功臣,给你们公司赚了不少钱,现在他想要得到更好的发展,你们就不能放手让他走吗?你们好聚好散不行吗?非要闹到现在这么难看?”
  如果庄沅这会儿没喝醉,一定会在心里吐槽傅昊天不要脸,只可惜他喝醉了,所以他……直接说出来了。
  “哇靠!你们也太不要脸了吧!还好聚好散呢!当初榴莲娱乐为了培养连墨花了多少心血砸了多少资源啊!我都被抢了好几个资源!现在他想走就走还想撕毁合同,不讲契约精神的啊?行!要走也行!赔钱!”庄沅双手叉腰,一脸冷酷,“赔六个亿!一个亿都不能少!少一个亿就卸掉连墨一条腿!”
  傅昊天不敢置信地看着庄沅,仿佛今天第一天认识他:“……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庄沅呵呵一笑:“我就是这么残忍这么无情这么无理取闹!赔钱!”
  傅昊天不敢置信地看向了一旁的应无垢:“你也赞成他的话?你也要用连墨的生命安全威胁我?”
  应无垢淡淡地看了傅昊天一眼:“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傅昊天皱了皱眉:“你们真是疯了!还有你……亏我一直以为你单纯善良,我一点都不喜欢你这种有心机而且心眼坏的男孩子!”
  被指着鼻子的庄沅一脸纳闷,他单纯善良?谁说的?不过说到有心机心眼坏,试问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连墨更适合这两个词呢?
  然而不等他开口指出,傅昊天便在冷冷地看了他和应无垢一眼后,一转身拂袖离开了。
  过了几秒钟后,庄沅一脸迷茫地问应无垢:“他刚才没洗手吧?”
  应无垢:“……嗯。”
  “噫!上完厕所不洗手!简直太脏了!”庄沅顿时一脸嫌弃。
  应无垢不由失笑:“嗯,你说的对,你说的都对。”
  庄沅想起了刚才的事,连忙叮嘱应无垢:“一定要他们赔六个亿!绝对不能退让!一个亿都不能少!”
  应无垢挑了挑眉:“你现在就已经开始- cao -心公司事务了?”
  “嗯?”庄沅没听明白,“我只是单纯看他们不顺眼而已!”
  “还没进门,你就已经开始肖想总裁夫人的位置了?”应无垢低低一笑,“这可不行,你要慢慢来,一步一步上位,你的下一个目标应该是总裁的小情人才对……情人之后才是总裁夫人。”
  庄沅晕头转向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听明白没有。
  应无垢看着庄沅喝醉酒后一脸呆萌的样子,忍不住心痒痒,又想把人带回家了,他压低了嗓音:“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
  庄沅鄙视地看了应无垢一眼:“我没醉。”
  应无垢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嗯,你没醉,是我醉了,你送我回家吧。”
  “那好吧!”庄沅点了点头,便被应无垢扶着往厕所外面带,刚刚走到门口,庄沅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叫了起来,“我还没洗手呢!上厕所不洗手和刚才那家伙有什么区别!”
  应无垢无奈一笑,只好把庄沅扶回了洗手台前洗手。
  庄沅认认真真地洗完手后,才跟着应无垢离开了厕所。
  “我已经打了招呼,你们包厢直接免单,你也不用回去结帐了,我们直接走吧。”
  应无垢带着庄沅往外走,为了早点离开芍药阁,应无垢特意带着庄沅走了一条平时很少人走的小道,这是一条石板小路,因为很少人走,杂草都从石板之间的缝隙里长了出来。
  庄沅醉意朦胧地跟着应无垢往前走,芍药阁实在是太大了,这一方无人的角落偏僻又安静,夜色又很寂静,周围只能听到虫鸣声,直到一道争吵声忽然打破了这片寂静——
  “我已经说过了,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你儿子在哪里的。”
  那是一个微微沙哑的低沉女声,在女- xing -身上本该显得粗鲁的烟嗓,在一片寂静的夜色中却显得格外- xing -感,宛如大提琴一般深沉,又如陈年红酒一般醇厚,别有一番韵味和风情。
  庄沅顿时脚步一顿,他依稀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然而被酒精占据了大半的大脑却十分迟钝,半天都运转不动。
  下一刻,一个浑厚低沉的男声响了起来,语气有些痛苦和无奈:“……云静,你就不能告诉我那个孩子在哪里吗?”
  “不能,二十多年了,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你现在才想起来要释放你那迟来的父爱吗?”那个女声回复道。
  那个男声沉默了。
  “已经晚了,那个孩子永远没有父亲,你也永远见不到你的孩子了……”那个女声轻轻一笑,语气中似乎带着点报复的意味。
  那个男声叹了一口气:“云静……”
  就在此时,庄沅终于看到了那两个正在争执中的人,不远处的梧桐树下,一男一女对立而站,男的穿着一身严谨刻板的黑色西装,身材高大,正是庄沅之前不久上网搜过的庄氏集团现任掌权人庄鸣鸿。
  庄鸣鸿对面的女人则穿着一身白色旗袍,身材曼妙,身段绝美,长相更是美艳不可方物,虽然年纪已经不轻了,但却比庄沅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个漂亮女人都要更加风情万种,正是娱乐圈曾经当之无愧的第一美女——影后云争青。
  庄沅呆呆地看着云争青,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云争青明明息影了那么多年都还有那么多死忠粉丝,已经见过了这么惊艳的美人,又怎么可能再喜欢上别的明星?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在看到庄鸣鸿和云争青后,应无垢却是猛地脸色一沉,重重地抓住了庄沅的手腕:“……走!”
  ……应无垢不是喜欢影后云争青吗?
  庄沅眨了眨眼,正想开口问应无垢为什么不上去要个签名,又一个声音却忽然远远的从他们身后响了起来:“云姐,我们该走了,等一下还有一个慈善晚宴……”
  四个人同时回过头来,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穿着西装的助理模样的人顿时脚步一顿。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