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穿成残疾反派的炮灰伴侣 作者:坐观山海(上)

字体:[ ]

  《穿成残疾反派的炮灰伴侣》作者:坐观山海
  文案
  1、
  云彦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穿成了一篇狗血替身文里面的同名炮灰受。
  菟丝花一样的角色,几乎是为了衬托主角受的清纯不做作而存在的。
  他原本可以嫁入豪门,当个清闲的“少奶奶”,却偏要为了“真爱”而逃婚,
  最后在“真爱”的背叛和“未婚夫”的怒火中悲惨死去。
  穿书的那一刻,云彦正在逃婚。
  看着眼前的人渣“女干夫”,云彦一棍子抡了下去。
  ——不好意思,我还想多苟一段时间。
  回到婚礼现场,见到未婚夫的那一刻——
  云彦:……他真好看。
  为什么要逃婚,原主脑子有坑???
  2、
  云彦重活一次,懒得收敛。
  怼天怼地作威作福,成了娱乐圈一股人人喊打的泥石流。
  全网黑遍之后,他的第一部 戏顶着巨压出炉。 
  众黑子:……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剧……TAT
  3、
  综艺直播,节目组一大早就冲过来。
  云彦穿着不过膝盖的睡袍,赤着脚出来开门。
  弹幕:啊啊啊这腿!我能玩一年!
  他身后的门被推开,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皱了皱眉:“彦彦,把袜子穿上,小心着凉。”
  两秒后,云彦愤怒地把自己的脸怼到镜头上:“不许拍他,我老公这么帅只有我能看!”
  弹幕:……!!!这不是传说中的沈大佬?!!!
  4、
  沈疏珩以为自己娶了个小白兔,却没想到是朵毒罂粟。
  他沉迷其中无法自拔,想将他掰开揉碎融入骨血里。
  宠的他无法无天,却甘之如饴。
  *
  “我曾心如死灰,因你重燃热焰。”
  妖孽戏精温柔受 X 残疾- yin -鸷霸总攻
  【Tips】
  1、攻受都是彼此的唯一。
  2、有攻受都逃不过的真香定律,以及各种打脸现场。
  3、攻腿不会好,但有假肢,介意慎入。
  4、略慢热,21章后进入密集感情戏,作者剧情废,据说我感情写的比剧情好ovo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恋爱合约 娱乐圈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彦,沈疏珩 ┃ 配角:欢迎收藏作者,收获更多快落~ ┃ 其它:
 
 
第1章 
  意识回笼的那一刻,云彦感觉自己在奔跑。
  他感觉到自己的一只手被紧紧握住——抬头,眼前是一个年轻的背影,正牵着自己奔跑在山野间的小道上。
  他不可置信地打量四周——阳光温和,满目青翠,生机勃勃的枝叶在山风中摇曳,呼吸间满是草木和泥土的清香。
  ……这一定是在做梦。
  他清醒地想:自己已经在床上瘫了一年有余,只有在梦里他才会这样毫无障碍的奔跑——他时不时会做这样的梦。
  ……可是不对。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他还记得,在剧烈的窒息感之后,有一种强烈的漂浮感袭来,他隐约看到身边被他拉扯大的弟弟妹妹惊慌地叫着他的名字,痛哭失声。
  他想去安慰他们,告诉他们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但却不能。
  他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回过神来,此刻双腿交错向前的感觉却太过真实,一点也不像是梦。
  云彦抬起右手,低头看了看。那只手修长细白,精致的几乎要发光,没有斑斑驳驳的伤疤,也不像是自己的手那样骨节分明。
  他忍不住用右手掐了自己一下。
  ……疼!
  ……这不是梦!
  所以他这是……穿越了?
  虽然不知自己身处何地,但在这样的飞奔中,他仿佛找到了自己早已失去多年的少年心- xing -,竟觉得有些浪漫。
  他沉浸在这样的浪漫之中无法自拔,觉得自己可以一直跑到地老天荒……
  ……
  ……
  ……
  ……直到他绊了一跤。
  云彦只顾着看风景,没看脚下的路,一块石头阻碍了他轻盈的步伐,让他不由自主地向前扑去,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前面的男人一把扶住。
  “没事吧?小心一点。”男人的语气极致温柔。
  “没事。”他下意识说道。
  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和自己以前的声音大不相同,但却同样的好听,他感觉有些新奇。
  云彦不动声色地打量眼前的男人。
  ——真是一张好脸。
  轮廓清晰,线条流畅,- xing -感之中带着一丝霸道,深邃的眉目随随便便就能让人觉得深情,是一张极适合大荧幕的脸。
  云彦想,要是放在以前,他一定立刻问这人要不要签进自己的公司来。
  男人穿着一身低调的休闲装,因为刚刚的奔跑而有些微喘,看向他的眼神里是一点点的担忧和无限的柔情,换了别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会沦陷其中。
  但云彦却本能地警惕——在娱乐圈里,他见多了这样刻意训练出来的柔情,就像是口味过重的美食,吃多了也会腻。
  眼前的男人没有立刻拉着他继续跑,而是定定地注视了他几秒。
  云彦张了张嘴,试图说些什么了解一下自己的处境,男人却一把将他抱进怀里。
  云彦脑子一懵,就听男人的声音中带着些哽咽,在他耳边说道:“小彦,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这些年我日日夜夜都在想你,你不知道我有多渴望拥你入怀,多想吻你,爱你!”
  “……”
  云彦浑身一个激灵,汗毛从头立到脚,天灵盖都要炸开了——
  这是什么鬼才台词!琼奶奶嫡传弟子吧!
  云彦在内心疯狂吐槽,却忽然觉得这台词这感觉有些熟悉。
  ……这不是杨粒粒给他念过的台词吗?
  杨粒粒算是他的妹妹,像亲妹妹一样亲。在他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时候,粒粒没事了就在他床边声情并茂的给他读狗血小说,试图逗他开心。
  她最擅长的就是把肉麻的台词念的像咏叹调一样,让台词的肉麻指数呈幂次方上升,每次念完,她都被自己逗到笑的前仰后合,再无聊的情节和台词在她魔- xing -的笑声中变成魔幻喜剧。
  这人口中的“小彦”,恐怕不会是自己。
  ……不会是他想的那个“小彦”吧?
  “……你是谁?”云彦下意识问道。
  “……小彦?”
  云彦顶着男人疑惑的目光,镇定了一下。
  危急时刻,是时候发挥他前世沉淀出来的演技了。
  于是他放松了身体,抬起头来,目光深深地看向男人的双眼,语气中带着些撒娇的柔软,满是期待地问:“说嘛~~你是我的谁?”
  说罢还眨了眨眼睛。
  ——嗯,非常符合原著“云彦”的人设,深得绿茶平胸受精髓。
  云彦被自己肉麻到肝儿都是颤的。
  虽然没有节- cao -,但是效果拔群。
  眼前那张俊脸笑开了,伸手点了点他的鼻子,宠溺道:“我是你的俞朗哥哥啊,是你一个人的俞朗哥哥。”
  哦,他叫俞朗。
  俞朗!!!
  云彦感觉自己的表情有些僵硬,但还要继续演下去。
  他将头轻轻贴在俞朗的肩膀上,语气中带着羞涩,继续问道:“那我呢?我……又是你的谁?”
  俞朗抱住他的手臂紧了紧,轻笑一声,道:“你啊,你是云彦,是我的小彦宝贝,是我要捧在手心的小玫瑰。”
  云彦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跟他说话,整个人都陷入了深深的震撼。
  ……我可去你妈的小玫瑰!
  云彦心中一阵恶寒——他的猜测果然一点没错!
  他竟然穿进了前不久杨粒粒刚给他读完的一本狗血渣贱替身梗be**小说,穿成了里面和他同名的炮灰白莲花男配。
  怪不得眼前的男人长相如此出挑,原来他就是小说的主角攻俞朗!
  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想,云彦脑海中转了几转,颤抖着开口:“那……沈疏珩……”
  “不要提他!”俞朗立刻打断,沉痛道:“我知道你是被逼的,不要嫁给他,我不允许!”
  瞧瞧这语气,典型的中二小说男主角惯有的霸道。
  更重要的是,这里果然有沈疏珩。
  云彦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继续问道:“如果被他发现了……”
  “发现了又能怎么样!”俞朗的声音中带着些- yin -沉:“他以为自己还是王家的少爷吗?王家都已经倒了,他一个腿残的窝囊废只能随着母亲在沈家苟活……我真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同意嫁给他!”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