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笔下的海棠受穿到了我的世界+番外 作者:蓝瓶子

字体:[ ]

  我笔下的海棠受穿到了我的世界 作者:蓝瓶子
  治愈文
  攻笔下风情万种的海棠受穿越到了攻的世界,攻想教导他成为一个正直的人。
  温馨治愈向。
 
 
第一章 
  1.
  攻叫郑直,人如其名。
  不是说他很直,实际上他是个弯得不能再弯的gay。
  他很正直。
  即使他写小黄文,即使他的小说里只有做爱没有爱,即使他写的主角经历过双p,3p,多人轮,甚至兽jiao。
  但是这都不妨碍郑直在现实世界里做个正直的男人。
  纠正一点,是正直的单身处男。
  没错,他拥有丰富的理论经验,却总是怯于在现实世界尝试- xing -爱。
  直到有一天,他笔下最受欢迎的一个海棠受,穿越到了他的世界里。
  2.
  受叫铃铛,他甚至没有一个姓。
  这没什么关系,谁会关心一个海棠受姓什么呢?
  他只要够美够浪就好了。
  他是时下海棠里最流行的双- xing -受,大美人,一开始冷清不屈,后面放荡自我来者不拒。
  海棠世界里的攻们给铃铛做了一个银色的小铃铛,在铃铛的- ru -头上穿了一个洞,把银色的小铃铛挂了上去。
  铃铛陷入情欲的海浪之时,就会放纵地摇晃自己的双- ru -,- ru -头上的小铃铛也会跟着摇动起来。
  铃声清脆好听。
  别人就会笑着骂他:真是个- yín -荡的小铃铛,叫得真好听。
  铃铛会扯扯胸上的小铃铛,娇气地问:“是我叫的好听,还是它叫的好听?”
  没人回答铃铛。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问题只会换来更加凶猛狠厉的进攻,还有粘稠的、沾满全身的液体。
  铃铛不在乎,或者他曾经在乎,但是现在已经习惯了。
  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爱他、都想辱骂他、都想上他。
  铃铛自己也渴望着交配。
  不是做爱,是交配。
  这个世界里充斥着兽欲,遍地是披着人皮的发情的野兽。
  所以铃铛固执地把这叫做交配。
  直到有一天――
  铃铛穿越到了现实世界。
  3.
  郑直苦恼地看着铃铛。
  铃铛也苦恼地看着自己的身体。
  此前他们两个人已经弄清了铃铛的身份和状况,而现在,他们面临着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铃铛:我的胸为什么没了?
  郑直:兄弟,你是个男人,为什么会有胸?
  铃铛皱眉:我不是男人,我是个双- xing -人。
  郑直给他分析情况:可能是你穿越的时候被时空隧道挤压,大胸变成贫乳了?
  铃铛说:这完全是个男人的胸。
  郑直安慰他:往好点想,说不定你下面也只有一个洞了?
  铃铛大惊失色:什么?
  当即脱下裤子检查。
  郑直唰地一下背过身。
  郑直大吼:你注意一点!!!
  铃铛恍然若失:我的快乐源泉没了一半……
  郑直说:或许是世界的自我修正。毕竟我的世界里是没有双- xing -人的。
  郑直想了想,补充道:或许泰国有。
  铃铛喃喃道:我现在只想和男人做爱……
  4.
  郑直对穿越到现实世界的铃铛感到一丝愧疚。
  他之前写黄文的时候,综合了各类大火元素,当然是怎么变态怎么来,怎么讨好读者老爷怎么来。
  没想到,他笔下受尽虐待的主角变成了一个真实的人。
  他所经历的情欲和痛苦也是真实的。
  郑直想,我要帮帮他。
  我要把他改造成一个像我一样,正直而又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5.
  郑直:你不要总想着做爱,想点积极向上、光明正大的东西。
  铃铛:在公共场合做爱?太刺激了吧。
  郑直脸一沉:听好了,你是我创造的人。我作为你非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对你有一定的责任。在这段时间,就让我来好好教导你,帮助你。
  铃铛:年上剧情?需要调教我吗?爸爸~
  郑直:你不要满脑子都想着做爱……
  铃铛欺身上前:但是我下面好空虚,你帮我填满好不好……你既然写出了我,那一定经验非常丰富了?
  郑直和铃铛贴在了一起,感受到铃铛胸前的小银铃,脸红得不像样,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我只是个写小说的,我只是理论经验丰富!都只是纸上谈兵啊!
  铃铛轻轻笑了笑:在纸上谈有什么意思?
  他拉过郑直的手,隔着衣服拨弄了一下自己胸前的银铃。
  铃铛说:在我身上谈一谈好不好?
  6.
  郑直退无可退,情急之下左手划开手机点开网易云App选择音乐――大悲咒!
  同时右手抄起常年放在床头的木鱼,颤颤巍巍地敲了起来。
  “咚…咚…咚…”
  郑直:“铃铛施主,静心寡欲,不要泄了精元。”
  “噗。”
  铃铛被他逗笑了,旖旎的气氛一扫而光。
  铃铛随意地往床上一躺,问:“你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啊?”
  郑直居高临下地看着铃铛,不知道怎么,心脏乱了几拍。
  郑直默念罪过罪过,又聚精会神地敲了几下木鱼,给铃铛解释道:“之前不是和你说过吗,我是一个黄色小说作者。干我们这行的,必须要经常学习取材,了解最新的姿势、熟悉流行的道具、还有各种让人感觉刺激的情节、甚至于主角- jiao -床时说什么话、呻吟的频率,我都要仔细研究一番。”
  铃铛挑了挑眉,问他:“你去哪里研究?街边的洗脚店?市中心的酒吧?还是夜晚的公共厕所?”
  郑直一脸严肃:“我的研究地点遍布全世界……什么澳门赌场、俄罗斯私立学院……”郑直在铃铛好笑的目光里改口:“我在网上冲浪研究。”
  郑直继续说:“虽然我这是严肃而又认真的学术行为,但是人嘛,在欣赏各位老师的优秀影视作品的时候,难免忍不住。这个时候我就会敲起我的小木鱼,提醒自己――年少不知- jing -子贵,老来腰疼很遭罪。”
  铃铛皱眉,一脸担忧:“那我怎么办……我每天都要被人弄出来那么多……”
  他眼波流转,刹那间又看得郑直心迷意乱。
  铃铛说:“不然,你给我补补?你多给我一点,- she -进来,堵着不让他流出去……让我把你的东西都吸收了,好不好?”
  说着,铃铛的手指解开了自己衬衫的第一颗扣子,露出白皙且深刻的锁骨。
  郑直猛地回神,在木鱼和大悲咒加持下勉强抵挡住美人的诱惑。
  郑直:“我,我给你买王八,咱们炖汤!天天喝!”
  7.
  铃铛并不气馁,再接再厉:“那要是补得我欲火焚身怎么办?你来帮我疏解吗?”
  郑直机灵的小脑瓜飞速运转:“我带你去捐精!为国家做贡献!你长得这么好看,这样优秀的基因一定要流传下去。”
  铃铛躺在床上换了个姿势,单手撑脸,斜斜地看着郑直:“在那个世界,我是个有子宫的双- xing -人。你还记得这件事吧?我怀过孕。你应该记得的,我大着肚子,胸也涨得难受,还要被人一直玩一直玩,玩得乳汁都喷出来了。玩得……孩子也没了。”
  “血糊糊的一团肉,依稀可以看见孩子的形状了。就那么,死了。被他们硬生生地从我的子宫里拽出来,又毫不犹豫地扔到地上,最后大概是被野狗吃掉了吧……”
  铃铛的声音冷了下来:“这样恶心的基因,我巴不得他消失……”
  郑直忽然说不出话来,他当然记得这件事情。
  读者爱看,他就写了。
  但是他又记不清了。
  因为那只是铃铛诸多经历中,最普通不过的一件事情了。
  8.
  郑直一直插科打诨,想着要让铃铛禁欲,要让他变成一个阳光的、积极向上的人。
  但是这些都是他掩盖内心不安与愧疚的借口罢了。
  铃铛的痛苦经历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这是一个无法改变的现实。
  9.
  “想什么呢?”铃铛的声音在郑直的耳侧响起。
  沉浸在思绪中的郑直打了个激灵,才注意到铃铛站在自己的身侧。
  铃铛嘲笑他:“一脸的愧疚,像个做错事的小和尚一样,真傻。”
  “你……你怎么下来了?”
  “你半天没说话,我叫你你也不应。我还以为你举着个木鱼要坐地飞升了呢。”铃铛说。
  “不是……我刚刚在想事情。”郑直说。
  “想什么这么入神?想我吗?”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