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大唐崛起[系统] 作者:李松儒(上)

字体:[ ]

  =================
  书名:大唐崛起[系统]
  作者:李松儒
  文案
  唐历221年,是后世人眼中极为特殊的一年。
  这一年,晋阳李氏家族嫡子,做了16年傻子的李流光突然清醒。
  随身携带的星盟交易系统,科技引领一切的态度
  李流光的出现,让这个世界以一种策马狂奔的姿态走向了不可知的未来
  这是一个东方玄学同西方神学共存的时代!这是一个开放兼容并蓄的时代!这是一个不同文明密切交流的时代!
  这是李流光眼中最好的时代!
  阅读指南
  1)背景架空,请勿考据多是作者胡诌,文章主旨知识改变世界~
  2)亲妈,年下,种田升级流,攻神经病忠犬,攻受互宠~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流光、沈倾墨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唐历221年,是后世人眼中极为特殊的一年。这一年晋阳李氏家族嫡子——做了16年傻子的李流光突然清醒。随身携带的星盟交易系统,前世养成的科学严谨态度,李流光通过系统一步步改造着所处的世界,让似已“病入膏肓”的大唐重新崛起。灭吐蕃,征回鹘,势力远抵非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本文是金手指大开的“科技流”小说。小受- xing -格豁达温和,十分讨喜。小攻因着特殊身世而- xing -格乖僻极端,却在遇到小受后被救赎。略有些蛇精病的小攻紧紧粘着小受,陪着小受从制造卫生纸开始,借助系统一点点发展着大唐工业,最终提升整颗星球的文明等级。整篇人物刻画真实、立体丰满,感情描写水到渠成。配角刻画各有特点,有血有肉,读来饱满感人。
  ==================
 
 
第1章 星盟
  唐历221年,壬午月,丁巳日,宜祭祀出行,利东方
  三天前,晋国公府供奉方恒术士掐指一算,丁巳日宜祭祀出行,是最近少有的黄道吉日。三天后,身形矮胖的方恒术士气喘吁吁,狼狈不堪地躲着空中的箭矢,心中大喊:“我命休矣!”
  多年养尊处优,方恒术士早已失去了学徒时灵活的身手,加之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堂堂国公夫人出行会遇到山贼,一时手忙脚乱,遇袭后只知道抱头乱窜。方恒敢用他身上的肉打赌,他们遇到的绝对不是普通的山贼。对方装备精良,又一心要致他们于死地,竟似专门针对国公府而来。在狼狈地躲过又一波箭矢后,方恒术士一咬牙,不顾身份地钻入最近的车下。
  “糟糕!”
  他刚喘过气,抬头就看到车底一枚金粉印刻的梅花标记,顿时小眼眯起,一脸苦相大叹运气糟糕。梅花是唐帝国李氏皇族的族徽,而晋国公府正是血脉纯正的李氏皇族。他本意是低调逃命,却昏头昏脑钻到这辆车底。不管车上坐的是谁,估计都是山贼重点盯防的对象。
  怎么办?
  方恒心中着急,犹豫着要不要豁出去逃命。如雨般的箭矢扎入脚边,立刻让他更改了主意。等他再度鼓起勇气,就听着空中一声狂笑,从车底看去,刀尖闪光,一双粗壮的大腿大踏步而来。
  “听说晋国公府的流光男爵是个傻子,今天我朱三就偷个懒,先把这个傻子送上天。”
  方恒小心朝后缩了缩,恨不得缩成一个透明人。他知道流光男爵,甚至还曾在国公夫人面前见过流光男爵几面。印象中流光男爵是个病弱的少年,因为先天不足,自幼便是个傻子。作为晋国公的孙子,晋阳郡郡守李周书唯一的儿子,流光男爵在国公府地位十分特殊。若是平时他绝对是众人护卫的重点,但此刻侍卫死的死,伤的伤,加之流光男爵根本不懂的躲藏,稀里糊涂就被独自留在了车上。有那么一瞬间,方恒动了恻隐之心,有些替车上的男爵担心。只是转念一想傻子大概连生死都不清楚,他的担心完全是瞎- cao -心。
  不过倏然,朱三已经提刀走到车前。男爵乘坐的马车华丽异常,金线绣成梅花的帷帐重重叠叠垂下,车内却是悄无声息。“这个傻子不会已经吓死了吧。”朱三随口嘀咕了一句,提着刀挑起帷帐。
  车底,方恒紧紧屏住呼吸,等着意料中的惨剧发生。
  然电光火石间,变故陡生,一道流光从车厢内- she -出,朱三脸上的轻松凝固,化为了巨大的惊恐。鲜血溅出,朱三捂着脖子踉跄后退几步,重重摔倒在地,一脸的死不瞑目。
  方恒一错眼,正对上朱三怒瞪的眼睛,惊疑半晌之后悄悄探出头。落入他视线的首先是一双棕色的软牛皮短靴。往上,绣着金线的华丽长袍溅满血迹。长袍的主人,他曾经见过几次的苍白少年,握着一把精致的短弩,表情严峻地看向方恒的藏身处。
  ……
  李流光的心情不太好。
  任谁在灵魂同身体融合的关键时刻被迫半途而废,都很难高兴起来。尤其是打断这一切的理由如此坑爹-有人嚷着要杀他。不是嘴上吓唬,而是真的举刀杀他。在出自本能正当防卫之后,李流光警惕地看向四周,目光落在明显是已方的方恒身上,抬抬下巴问:“外面怎么回事?”
  方恒还有些无法接受朱三死在了傻子男爵手里,呆若木鸡地看着李流光:“你、你、你……”
  李流光皱皱眉,“原来是个傻子!”
  方恒:“……”
  被傻子当作傻子的感受,绝对是方恒术士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然他还没来得及辩驳,李流光已移开视线。场内的形势并不难判断,李流光找方恒也只是缓解紧张,确认一番。既然车底的人指不上,李流光分清敌我,便将手中的短弩高高举起,对准了意图杀他的那一伙人。
  前一世李流光是一名弓弩爱好者,跟着家里找的教练练了好几年。如今手头的短弩虽然精致的像个玩物,杀伤力却一点不比他曾玩过的差。之前杀朱三是为了自保,李流光自觉不是杀人狂。他微微眯眼找准目标的大腿,手一松- she -出了短弩。
  一个、两个、三个……
  李流光手臂平稳,短弩一丝不颤,心中飞快计算着风向、风速和山贼同他的距离。每一发箭矢- she -出,地上便会多一个捂着大腿哀嚎的人。在他一口气- she -倒十二个人之后,隶属晋国公府的黑骑卫总算是赶到了这里。
  一直缩在车底的方恒听到轰隆的马蹄声后大大松了口气。事实上比起惧怕山贼,他现在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这辆马车的主人-被众人视为傻子的流光男爵身上。
  从朱三死去到现在,方恒数了数,印象中病弱的男爵靠着短弩- she -倒了十二人。所有人的伤口都在大腿根部,但凡男爵手抖一分,这些人就要成为废人。这个可能让方恒后背冒起一阵寒气,他缩了缩脖子,爬出马车恭恭敬敬守在了李流光的身边,丝毫不敢小看这个被称为傻子的少年。
  方恒自觉听话,也只是换得了李流光漫不经心的一瞥。他来到这个世界已有16年,虽然多数时间被人视做傻子,但多少也接收到一些外界的信息。这个世界等级分明,方恒在他眼中只是下人。下人态度恭敬,实在是一件正常不过的事。
  李流光丢掉短弩,泰然自若地爬回马车。绣着金线梅花的帷帐遮挡住方恒的目光,也隔出李流光独处的空间。抬手捏了捏胳膊上的软肉,李流光不满地皱眉。过去他一直痴痴傻傻,导致身体缺乏锻炼,被养的太过娇弱。这才短短一会功夫,举着短弩的手臂就酸痛不已,需要好好休息一番。
  “方恒术士您怎么在这里?小七少爷呢?”
  隔着厚重的帷帐,李流光听到车外有人询问自己的消息。回答对方的正是方恒,“刚刚慌乱之际恰好躲在这里,小七少爷没事,现在车里休息。”
  向方恒问话的是跟着国公夫人出门的五管家,他之前只顾护着国公夫人,哪里顾得上李流光这个傻少爷,自然也没注意到李流光大发神威- she -杀山贼的事。听到方恒说李流光在车里休息,五管家心中哂然,果然是个傻子,出了这么大的事也还是没有一点反应。不过这种话他也只敢在心里想一想,面上却是一丝不漏。
  “小七少爷没事,老夫人就放心了。咱们人手不足,小七少爷暂时拜托方恒术士您照看了。”
  若是往日,方恒自然是要急着去国公夫人面前刷存在感,绝对不会浪费时间在李流光身上。但之前李流光- she -人太过干脆,给方恒留下了足够深刻的- yin -影,闻言立刻答应下来。
  五管家心中狐疑,脸上不免就带出了一点。他偷偷看了看方恒,又看了眼遮挡严实的马车,猜不透一向精明的方恒术士怎么会变得这么好说话。
  两人心思各异,车内的李流光只是听了一耳朵便对他们的谈话失去了兴趣。他无意识摩挲着手边的短弩,回想着自己的情况。
  上一世他属于别人口中的富二代,高中念完就选择了出国留学。临近大四毕业,他同几名好友约着去野外打猎,结果遇到意外活了不到22年。等他从黑暗中醒来,便莫名其妙来到这里,成为了一名刚出生的婴儿。
  这一世他的出身依然不错,可惜就是身体不好。不知是否成年人的灵魂太过强大,婴儿身体孱弱无法承受,还没过满月,他就几次生命垂危。不得已之下,李流光只得选择分裂同身体的联系陷入沉睡。这些年顶着傻子的名头,他一直努力适应着这具身体。本来多年后灵魂同身体即将契合,却发生了今天的事。好在经过多年努力,灵魂已基本适应了身体,以后不需要再像之前般沉睡。只是他的身体大概会比常人弱一些,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李流光想得出神,不经意被短弩划破了手指。“嘶!”他举起手指,意外发现渗出的血珠沿着手指被戴在拇指的暖玉扳指吸收。李流光微微一愣,下一瞬,柔和的光芒亮起,一个样式古朴简单的界面出现在他的面前。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