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云绪 作者:软枝黄莺儿

字体:[ ]

  《云绪》作者:软枝黄莺儿
  简介:
  一句话概括:且看小王爷如何一步步撩到纯情竹马攻!
  主cp:温柔沉稳将军攻(师兄)*特会撩不负责小机灵鬼王爷受(师弟)
  副cp:风流天下闻的突厥可汗攻*武力值爆表的冷淡暗卫受
 
  标签: 剧情向轻松架构宏伟HE
  =========
 
 
第一章 话唠师弟变脸记
  漠北的风沙,凉州的月,突厥的美酒,雁门关的雪。
  江云涯走过了很多路,看过很多美景,却一直怀念在岐山上那段时光。
  那时,有严师有良友,有花有月,有清风作伴,晨露为朋,有清清静静的生活,还有,总是跟在他身后爱捉弄他的小师弟。
  但他还不能回山。师父说,待你功成名就,再回山拜我。要是一事无成,就不要说是我的徒弟。
  十七岁那年出师后,他投了军,从一介小卒升到小有名气的将军。一步步血里汗里走来,终算是离终点近了些。
  这是他下山后的第四载,这是第一次来到长安城。
  帝京里处处繁华,张灯结彩。和塞外的荒凉悲阔全然不一样。他一时有点不适应这样的热闹。
  这次他稍微崭露头角,带领两千精兵,破了突厥的埋伏。在军中闯出了些许名气。今日的庆功宴,圣上交予晋王殿下主办,犒劳得胜将领与军士。
  江云涯被封为正四品破虏将军。官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既不会冷清得没人应酬,也不会忙得团团转。
  再次谢过同僚的恭喜后,江云涯还是忍不住抬眸看向上席的位置。身着绣金华贵蓝袍的少年眉目清隽,依稀熟悉模样,但那举手投足的神情却是陌生的很。
  他应该知道自己在这里吧。江云涯想。
  三四年的时光,不能算长,但足以改变一个人。昔日没个正形的小孩儿现在已是晋王,长袖善舞,举止妥当,笑都笑得恰到好处,让人挑不出错来。
  如今的晋王殿下,礼贤下士,贤名远播。隐隐与太子有分庭抗礼的势头。
  盛极易衰,他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就是变了,他也还是和小时候一样,骨子里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做什么都要分出个高下。当今太子虽不出众,但也中规中矩,没什么错处。虽和赵绪比起来说,差得远了。
  在岐山上的时候,师父便说,小绪很聪明,将来定能成就一番功业。
  皇帝既是对这个漂泊数十年的皇子心存愧疚,也实在欣赏他的才能。一直在太子和赵绪之间摇摆不定,弄的一堆大臣忙着站队。
  江云涯身在军营,但也见了许多一头心思只想着把宝压在太子还是晋王身上的人。
  他向来是不理这些事,独来独往,旁人看他是块软硬不吃的硬石头,也不再自讨没趣,多费口舌。如此,倒成了军中难得的中立派。
  四周的热闹与他无缘,一人独酌,江云涯并不觉得落寞。不过都是虚情假意的你来我往罢了,还不如樽前清酒来的更纯粹。
  只是时不时不经意地瞥向少年的方向。
  他还是有点放心不下。这么多年,却一直还当赵绪是那个会向自己撒娇耍赖的孩子。以前在师傅面前闯了祸有自己给他担着,现在走错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周围得胜的将领都得了晋王赏赐,再不济也得了几句庆功之语。唯独江云涯什么也没有,倒让倾向太子的几人边安慰他边趁机拉拢。
  江云涯厌倦朝廷争斗,索- xing -寻了个借口,去后园长廊醒酒。
  月明星稀,夜幕低垂。夏夜的凉风吹过,吹散了些酒气。江云涯长呼一口气,陡然转身,看见身后穿着蓝衫的少年。
  少年眉眼已经长开,在月光下朦胧如画卷,好看得紧。
  “见过晋王殿下。”
  江云涯一怔,便跪下行礼。
  少年半晌没说话,江云涯也未起身,四周寂静,不时传来寒鸦几声。眼前是少年的锦靴和拉得长长的影子。
  “起来。”少年声音淡淡的,不怒自威。
  “是。”
  “抬起头,我能吃了你吗?”少年沉默了片刻,忽然道,声音里竟有些委屈。
  江云涯只得抬头看他。
  赵绪板着脸,正狠狠地盯着他,眸中如秋夜星子,清澈夺目,还氤氲着天河的水汽。
  “我还以为,你当我死了呢!”对视片刻,赵绪全没了伪装,恨恨道“这么多年都不来看我,江云涯!你也太无情了!”
  莫名被指控了无情的江云涯哑然无话,从来无甚表情的面上却忍不住扬起了笑意。
  “殿下也是来醒酒?”
  起初的殿下是真的尊称,现在见赵绪这般,像是被泼了水的小猫样子,忍不住也用着尊称来促狭他。
  “不是,本王就是来瞻仰一下江大将军的英姿。”赵绪自然礼尚往来。
  “……”
  江云涯说不过他,见少年拂袖便走,忙了跟上。
  长长的长廊里,花枝缠绕,月色明朗。少年在前面走,用余光瞄着后面跟着的江云涯。
  两两无话。
  最后还是赵绪没忍住,回过头来说,“你不准备解释一下吗?”
  “嗯。”
  “快说啊!”赵绪忍了那么久,受苦的还是他自己。
  他抬起眼眸,月已上中天,自己出来的时辰久了些。
  江云涯正要开口,赵绪却长长叹了口气,秀眉长蹙,道:“我要走了,还得去见那些将领。”
  “好。”江云涯看着他,眼中也漾着如水的月色,不自禁添了几分柔情,把那冷峻的轮廓削弱了不少。
  赵绪走到门廊,还是不放心,怕江云涯自己偷偷走了,便回头喊道:“你不能溜走,在房顶等着我!”
  “是。”江云涯微微颔首,笑着应道。
  这些年了还是没变,就喜欢上房揭瓦。
  赵绪瞪他一眼,等江云涯再次保证一定不会偷跑才向正厅走去。
  像变脸一样,少年神色与方才全然不一,摇身一变,又成了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晋王殿下。
  江云涯看着他的背影哑然失笑,轻身一跃,踏上屋顶,望着天边的月出神。
  当初,在岐山上的时候,赵绪还不叫赵绪,叫林绪。
  林绪最喜欢拉着他去屋顶看月亮。其实月亮哪有什么好看的,只是凑在一起说话。林绪能从山下客来居的烧鹅那么好吃但太贵说到翠婶家皮毛光亮的大母鸡下了几颗蛋,常常半个时辰不带歇的,活脱脱一个话唠。
  江云涯则寡言少语,大部分时间听着他絮絮叨叨。不知为何,江云涯不觉得厌烦,只是一直忍着没问林绪说那么长时间真的不口渴?
  江云涯不过大他两岁,但事事如兄长,闯了祸江云涯担着,罚抄江云涯帮他抄。
  林绪常常调侃道,上辈子你一定不是砍了我爹就是杀了我娘,这辈子是来还债的。
  第一次见到林绪的时候,他还是个脏兮兮的小孩。六七岁的样子,衣衫破破烂烂,脸上一道黑一道白的,和街上的小乞丐没两样。只是那双眸子漆黑澄澈,一点都不胆怯,故作镇定地看着自己。
  师父说,他叫林绪,以后就是他的师弟。
  师傅给林绪收拾好,换上干净衣裳,也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就是面黄肌瘦,看着可怜。
  山上原本只有师傅和他两人,江云涯才八九岁便已帮着师傅生火做饭。领着林绪去自己屋里休息后,江云涯去给他蒸了几个糯米饼,心里想着,要把小师弟养胖一点才行。
  小孩儿咬到饼后眼泪汪汪,夸他,师兄你真是个好人……话匣子像决堤的洪水一样。
  江云涯本着面瘫脸听他夸自己,最后还是用一块绿豆糕堵住了他的嘴。
  再然后,林绪身体没那么虚了,也开始跟着师父学武。他们俩学的不一样,林绪用剑,江云涯用的是唐刀。林绪偷偷缠着江云涯教他使刀。
  在师傅面前,小孩儿乖得和猫一样,但背后就是个闯祸精。不是去偷吃厨房的糕点被捕鼠夹夹到,就是生火烤叫花鸡差点烧了林子。还总好了伤疤忘了疼,反正天塌下来,有师兄顶着。
  江云涯也不知自己为什么对小孩有种莫名的纵容,可能是当林绪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时候,就心软了吧。
  “师兄,你多跟我说几句话嘛。”林绪托着腮帮,百无聊赖。
  “嗯。多说几句?”
  “你笑一笑。”江云涯嘴角上弯,笑容僵硬。
  “师兄,你笑得有点丑。”
  “嗯。”
  “其实还是挺好看的。”小孩安慰道“花婶家的小翠天天偷看你呢!”
  “……”
  【作者有话说:前几章慢热,后面就会撒糖的嘻嘻,】
 
 
第二章 要找姑娘你自己找去!
  江云涯今天穿了一身墨色武袍,身材修长,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时隔多年,再次想起以前的事,仍然忍不住嘴角上扬。
  “等的迟嘛?”少年清亮的声音蓦地从背后传来,江云涯转身去看,少年像一阵风一样,已潇洒地落在他身边了。
  “没有很久。”
  “我故意的!”少年有点不满这个答案,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就是晾一晾你,看你还忘不忘的了我?”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