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眉心敛+番外 作者:鲜虾堡

字体:[ ]

  《眉心敛》作者:蛋卷鲜虾堡
 
  文案:
  古早甜饼,先做后爱,先婚后爱。
  霸道王爷攻x清雅美人受
  攻:尹远
  受:霍思予
 
 
第一章 
  尹远是先帝六子,大楚端王。
  十七岁被封王,后新皇登基,而他也离了上京去了封地川蜀,除了偶尔逢年过节,一般也不怎么回京。
  一别数年,尹远递了一道折子上去,寥寥几句,只道要回京提亲。
  -
  当今天子尹柏看完折子,脑子里回了又回,终于记起来自己这个王弟打小定下的一桩娃娃亲。
  想当年尹远出生不久,就被当时一个誉满天下的道长神机子,演算出了个天煞孤星不得好死的命格。
  而他们的母后偏不信命,偏要神机子演算化解之道,算来算去便算定了一个可破凶劫的生辰八卦。而且破解之人恰巧是上京人士。
  -
  到了那年那月,上京城内有产的孕妇们都被皇家刻意留意了起来。
  而恰巧在那个生辰时分诞下孩子的唯有一人。
  正是刑部尚书夫人,先皇与先皇后心里的大石终是落下了,光速召了刑部尚书霍清来商讨这命定姻缘一事。
  可这世上毕竟没什么十全十美的事,尚书夫人诞下的不是女儿,而是儿子。
  -
  一群人思量来思量去,最后还是把娃娃亲定下了。
  命中无子总比天煞孤星克死他人好多了。
  至此尘埃落定,尚书家的小儿子霍思予便成了端王尹远的“未婚妻”。
  可后来神机子道长西归,而尹远的命格也没有像他推算的那般凶煞非常。渐渐地,那桩娃娃亲倒是有些被人遗忘了。
  -
  当今天子头疼的按了按太阳- xue -,不禁觉得有些牙酸。
  这霍思予如今才满十八,正是风光无限的探花郎,国子监学正。
  那清致风姿,当真是过目难忘。
  可这亲事嘛,毕竟是先帝定下的。罢了,还是让别人去头疼的好,他不管了。
  ————————————————
  霍思予确实不知道自己和端王的纠葛,尚书府都把这事瞒得严严实实的,自然没人会告诉他。
  不过今日,他烦恼的另有他事。
  霍思予科举位列三甲探花郎,一朝闻名,风流恣意。
  如今又成了国子监学正,这前途有了,霍尚书自然得- cao -心- cao -心小儿子的婚姻大事了。想当年定下的这桩娃娃亲不过是为了解太后的忧虑,这些年端王那儿也是顺风顺水的,太后那儿也没什么催促的意思。结果么,霍尚书打算给小儿子说门亲事的事,就这么不胫而走了。
  -
  霍思予才当了没几天官,这就遇到麻烦事了。
  丞相那草包儿子也不知使了什么法子,竟也进了国子监,还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偏偏当他提出请众人去酒楼吃酒的时候,自己还没法拒绝。
  霍思予神色冷淡的坐在席间,看着眼前一盏清酒。
  他的坐姿挺拔,仪态亦是无可挑剔,自有一番清雅温柔的气质。俊俏至极的五官,眉眼也是清致动人,即便带着些许不耐烦的神色,神情却还是温润和煦,端得世家公子的好气度。
  -
  霍思予略略扶额,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王礼,直面他刁难的眼神,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将面前的清酒一饮而尽。
  “王公子,这酒我也喝了。天色已晚,恕不奉陪了。”
  他这话说的已是很不客气,毕竟不是谁被人用油腻恶心又色眯眯的眼神打量半天还能保持好脾气的。
  -
  只不过他这才刚站起来,便觉得头晕目眩,身子也开始东倒西歪。左边过来个身姿柔软的小倌将他扶了一扶。
  王礼玩味的笑了笑,道:“霍少爷酒量不佳啊,才一杯便醉了?可扶好他去二楼雅阁好好休息休息。”
  霍思予倒在雅阁软塌里的时候已是迷糊至极,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
  自然不会留意到酒楼里的动静。
  -
  酒楼里的宾客都被遣散了,原本的喧哗热闹霎时间消弭的一干二净。
  王礼带着狐朋狗友逃似的跑出了闭月楼,他竟不知端王尹远回了上京,也来了这儿玩,还霸道的将他们都赶了出去。
  他原想借着今日难得的机会,好好调教调教霍思予那个清高冷淡的小美人。可如今他只想着逃窜了,这点旖旎心思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
  静谧之中,唯有一人缓步踏上台阶,随手推开了雅阁的门扉。
  ————————————————
  床帐遮着,影影绰绰。
  端王尹远随手拨开了水色纱帐,微垂着眸子打量着床榻之上的美人。
  霍思予自然不是一杯倒,只是那杯酒里下了极重的蒙汗药,此时的他怕是连手指都抬不起来了。
  如墨的发有些散乱,皮肤是极致的白皙。他微阖着眸子,长长的睫毛覆在眼睑之上,略略晃动着。秀挺的鼻梁,水红色的唇,看着十分柔软的模样。他穿着一身雨过天青色的锦衣,腰间系着白玉带,还挂着一块漂亮的青玉佩。
  -
  尹远俊美无俦的脸上微微笑着,随手挑开了霍思予腰间精致的白玉带,扔在了地上。
  那件雨过天青色的锦衣也散了开来,尹远的手一件件剥离着霍思予身上的衣衫,随意的扔在床下,直到床榻上的美人不着一缕,玉体横陈。
  尹远这才俯身下去,亲了亲霍思予的额头,又亲了亲他的眼睛,一路放肆的吻到喉间,灵巧的舌缠弄着那微微突起的喉结。
  霍思予似是有些难受,微微挣扎了起来,偏又动弹不得,只得任由人为所欲为。
  -
  霍思予皮肤莹白,身子如美玉一般,在淡淡灯光下更是诱人。尤其是胸前两点淡粉色的- ru -头,尹远先是伸手拧了一把,后来更是一圈圈的打转,惹得两粒圆润- ru -头颤巍巍的挺立着。如此还不够,他一口将霍思予粉嫩的乳尖含入口中,轻轻吮吸,另一只手亦不停下揉捏。
  “唔……”霍思予原本白皙的肤色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喉咙里更是情不自禁的溢出呻吟。
  可怜兮兮的乳尖被玩得嫣红,尹远这才放过他。顺着少年漂亮的腰腹一路吻了下去,大腿根细腻的皮肤吹弹可破,才被舔弄吮吸了一会儿便留下了又红又肿的痕迹。
  -
  闭月楼的雅阁里,又怎么会少了增添情趣的脂膏呢。
  尹远从床头里取了一罐,指尖略略蘸取了些,香味较为清淡,不至于掩去了霍思予一身清淡的白梅幽香。他微微笑着,分开了霍思予笔直修长的双腿。
  尹远的手指一点点塞入霍思予的后- xue -里,缓缓扩张着,原是一根,很快便放入了第二根,最后才加到三根手指。两瓣软软的臀肉紧紧吸附着他的手指。
  霍思予还是那副迷迷瞪瞪的模样,也不知是不是被疼哭了,那双明净澄澈的漂亮眸子里溢着泪水,看上去格外柔软可爱。他微微张着唇,口中溢着情难自抑的细碎呻吟。
  -
  待扩张的差不多了,尹远才扶着自己的东西,一点点破开了那紧致的- xue -口。
  霍思予如玉的清致脸庞泛着暧昧的粉色,他似是真的很疼,就连额间都缀着汗珠。
  他的双腿被尹远恶劣的折到胸口,圆润饱满的臀部高高翘着,男人那根粗硬的东西早已尽数没入他的后- xue -。
  被脂膏- shi -润过的后- xue -不再干涩,随着男人缓缓的戳弄抽送,甚至开始慢慢习惯……
  -
  “嗯……啊……啊……”霍思予迷迷糊糊的,呻吟随着身体的放纵肆意沉沦。
  他细白的双腿虚虚的架在男人的肩上。原本粉嫩的后- xue -随着男人激烈的- cao -弄逐渐变得水津津的,逐渐变成暧昧的熟红色。
  他的唇色本就是漂亮的润红,如今更是带着动情的魅惑。他微阖着眸子,双手无力的推拒着身上的男人,可是又没力气,反倒被人抓着手腕一把按到怀里。
  -
  霍思予软弱无力的攀附着眼前的男人,暧昧的坐在这人怀里,细白的双腿跨坐在男人劲瘦的腰间。任由这人粗长的硬物在他- shi -润柔软的后- xue -里肆意进出。
  他很难受,难受的不知该如何是好,眼前是迷雾一片,他无意识的将脸凑上去,对着男人两瓣颜色极淡的薄唇亲了亲,又伸舌头舔了舔。
  此举似是取悦了眼前人,尹远用力的按着他,又将身下之物狠狠地往上一顶。
  “啊……”霍思予却不觉得疼,只觉得后- xue -里一阵难以言喻的酥麻,不难受反倒很是舒爽。他的呻吟又放荡又软乎,眼角眉梢都透着软,与平时冷冷清清的模样相去甚远。
  -
  尹远的精力甚好。
  抱着霍思予翻来覆去的戳弄抽送着,换了好几个姿势,直将这美人的后- xue -弄得一塌糊涂,腿间满是他留下的白浊。
  若说遗憾的话,便是霍思予迷迷糊糊的,像个精致的瓷娃娃似的随他摆弄,反倒失了些许乐趣。若是能在人清醒的时候好好肏弄一顿,想必这俊秀如翠竹一般的漂亮少年,定能给他最想要的反应。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