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hp  

(古剑同人)初心 作者:俄罗斯的蓝猫

字体:[ ]

 
 
《[古剑]初心》俄罗斯的蓝猫
 
文案
 
谢衣身为一名大偃师,当年游走下界,寻找解救流月城与下界生灵的两全之法,同时也没耽误从各处犄角旮旯搜罗各种稀奇古怪的材料。其中到底有多少,每种材料又有何功用,谢大偃师自己其实也不全清楚。
 
某天,他又从一黑心小贩手中用重金换来了一堆不知名的七七八八,当时急着赶路就被他顺手扫进了桃源仙居图,其中一块玉石色泽莹白、内中光华流转。
 
此时的谢衣还不知道这块看起来很漂亮的石头有个响当当的名字,叫“铸魂石”,它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摔成的另一截被青玉坛当做禁物宝贝一样供起来,还取了个名字叫“玉衡”。
 
而他更不知道的是在一百多年后,就是这块石头会狠狠地砸向他的脑袋,坑苦了他和一位叫百里屠苏的少侠。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阴差阳错 穿越时空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屠苏,欧阳少恭 ┃ 配角:谢衣,沈夜,乐无异和他的小伙伴,以及其他友情出演的古剑众 ┃ 其它:恭苏,HE
 
楔子
 
从招财进宝号下来,乐无异感觉两条腿简直软似面条,海上漂流得久了,甫一着地丝毫没有脚踏实地之感,反而感觉脚下的青石地面左摇右摆,自幼生长于内陆的乐家小公子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个马趴。再想想这段时间海底那名字霸气内里赖皮的悲催妖怪南霸天,还有那位更加“惊为天人”、“热情奔放”的蜃精大姐,更加坚定地认为此行当真是血泪满满,还好寻回了昭明剑身,要不哭都没地哭去,看来海上多风险,以后还是能躲多远躲多远,现在他只想找一家客栈舒舒服服地洗个热水澡再好好睡一觉。
 
其他人显然也是差不多想法,绷紧的心神一旦放松下来,周身的困倦之意就怎么也掩盖不住,一番吵闹都明显没了往日的劲头,连一向坚韧的闻人羽也没力气与乐无异继续斗嘴。
 
谁料这时,变故陡升。一个冷硬漠然的声音从屋顶传来,“诸位,请留步。”众人抬头,才发现屋脊上竟有一人身着黑色劲装,手执利刃,面容半数被掩于黑色面具之后,令人难以窥见真颜,但周身森寒如冰,杀意分明,显然来者不善。更可怕的是,在他出声之前,竟无一人察觉。
 
闻人羽当下放平长枪,提醒众人,“戒备,好强的杀气!”其他人也纷纷拿出武器,严阵以待。
 
只听那人不徐不疾地开口,表明来意:“在下初七,奉流月城大祭司沈夜之命,前来接收神剑昭明。”语调冷漠依然,不带一丝起伏,仿佛只是陈说一件事实一般。而就是这样理所应当的口吻反而激起了乐无异的怒气。不管平日如何活泼乐观,元气满满,但只有自己清楚,一切都不一样了。多少午夜梦回,醒来后的感觉是那般寒冷,就如那夜大漠的月光般冰寒刺骨。谢衣,那个古往今来举世无双的偃术大师,那个温文尔雅沉稳冷静的师父,为了自己舍命相救,再见无期。
 
“无异,万一......替我去找昭明。”这是师父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那么就让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弟子帮师父完成这个心愿,哪怕千难万险也要做到。不仅他是这般想的,夷则、闻人、阿阮也是这般。现如今,沈夜害得师父身死还不够,还要夺取昭明,这让他怎能不怒。面对眼前的长刀,乐无异反而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恐惧,反而冷静异常地挑衅:“昭明就在桃园仙居图中,想要就自己来拿。”一旁的同伴又怎会眼看乐无异独身受制于人,纷纷运起术法包围住初七。
 
虽然四人配合默契,实力进境惊人,但眼前的强敌显然更加不是易与之辈。每次出手均是迅捷无伦,身法诡秘,灵力强悍几近沈夜,刚一交手四人就落了下风。眼看阿阮灵力不支,乐无异紧张地满头大汗,连忙呼唤偃甲助阵。然而意外的是,以往令无数敌人大感、意外无往不利的偃甲临战竟然不听使唤。
 
众人连番大战,灵力几近枯竭,对手仍然游刃有余,显然未尽全力,己方长途跋涉已是疲累不堪,如果再不能使用偃术,后果定是不堪设想。饶是一向乐观积极的乐无异也不禁心头冰凉,“不行,这样下去绝对不是办法,就算全力对战我们也未必能敌得过这人,跑又跑不过,必须想个办法,就这样吧,拼了!”于是,暗中调整了金刚力士四号的操纵磁场,让其蛰伏待命。
 
终于久战之下,四人体力不支,只是强撑着不倒罢了,黑衣人眼见对手几无还手之力,缓步移向乐无异面前。“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们,将昭明给我,方可不死。”那人话语中毫不掩饰其森然杀意,强大的压力令乐无异感觉自己的肺腑似要炸裂一般疼痛,眼前的景物也一阵阵模糊,几乎抵挡不住面前这人无尽的杀气,却还是勉力坚持着不让自己晕倒。微垂着头测算这距离,三步、两步、一步......就是现在!战局瞬间发生变化,就在初七猝不及防下被巨大的偃甲蝎挥动蝎尾直击向面部分神的刹那,夏夷则抓住机会正待一跃而出,这时旁边的阿阮忽然从包中掏出一物飞快地掷向初七,前面的乐无异就眼睁睁地看着一块像是白色玉石的东西就那么撞向了初七,场中众人只听“叮”的一声清脆声响好似玉碎,然后光华大盛,瞬间就笼罩了那自称初七的人。片刻之后,光芒沉寂下去,那人已经俯倒在地,竟已昏迷。
 
事情发展太快,以至于四人都有点回不过神。片刻后,还是一向沉稳从容的夏夷则第一个反应过来,谨慎地以道法封印初七的灵力,以防其再次攻击。乐无异则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方才太过紧张,现在才发现衣襟近乎被冷汗浸透了,弯下腰仔细打量起地上仅剩碎成白色粉末状的神奇残骸,“哇,仙女妹妹,这是什么宝贝,竟然这么厉害?”
 
阿阮看众人惊叹的眼光聚集在自己身上,不禁有点不好意思笑了笑:“那个东西啊,还是当年谢衣哥哥收集偃甲材料的时候找到的,听谢衣哥哥说好像上面还有什么古怪,一时间也没用上。因为看起来很漂亮,就被我讨来了玩了。刚才看他杀气腾腾,我怕小叶子吃亏,又实在没什么力气了,就顺手丢出去了,还真不知道这东西竟然这么厉害,早知道就直接砸过去了。”
 
性情比较严谨如闻人羽、夏夷则都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乐无异倒是哈哈一笑,拍拍胸脯道:“我刚才赌这一局都快吓死了,虽然相信夷则一定能抓住机会制住那人,但现在看来还是仙女妹妹你最厉害,我们这回还真是好险啊,刚上岸就碰上流月城的追兵,多亏了师父留下来的宝贝......”说到后来,声音还是带上了些略不可查颤抖。只是这颤抖瞒不过朝夕相处的同伴,闻人羽静静走来,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将手搭在乐无异的肩头。感受到同伴的关怀,乐无异轻轻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事,再抬头时已经调整好了情绪,脸上带着不变的阳光微笑,又回到了那个众人熟悉的乐观少年。
 
这时,那边检查初七状况的夏夷则确定敌人已经晕倒,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醒,摘掉那张面具后,却不由失声叫道:“什么?!”另外三人闻声一看,也是齐齐愣住。虽是深夜,然而清朗的月光下那人的容貌却是惊心动魄的熟悉,那俊逸的五官,无双的风华,唯一改变的只是眼下的两点魔痕和愈发凌厉的气势。这番变故显然使刚才莫名脱险的众人再次集体失语。乐无异只感觉自己眼前的景物摇晃得更加厉害,其他的一切都扭曲得愈加光怪陆离,只有那人的眉眼依旧,嘴唇抖了许久,才慢慢挤出两个字:“......师、父......?”
 
此时被大惊大喜冲击的失神的未来大偃师自然不会知道相似的情景在百年后发生在了秦始皇陵,但主角是另一位黑衣少侠,也就更加不会知道未来驶向了一个多么诡异的方向。
 
第一章
 
阿阮连连摇头,不敢相信眼前见到的一切:“谢衣哥哥、谢衣哥哥还活着?”闻人羽也被震得发懵,木木地转向旁边的乐无异问道:“人死不可复生,无异,你不是说你......”
 
乐无异只是呆呆看着尚在昏迷中的人,眼睛眨也不眨,半响才回道:“......不错......当时,我亲眼看到......那个人一挥光刃,斩下了师父的头颅......连眨一下眼的力气都没有,我就眼睁睁看着——刀刃折断,血液喷溅,师父的头颅被那个人提在手中......而我......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做不到......”那一夜,那一个瞬间,早已成为此生难忘的梦魇。恨天恨地,恨那个滥杀无辜残酷无情的沈夜,更恨那个无力弱小的自己,每每一想起那时的情形,心就痛得鲜血淋漓,然而现在那个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就近在眼前,甚至刚刚双方才大打出手。此时的乐无异真想不管不顾地摇醒眼前这个人,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夏夷则眼看乐无异面上惊愕、诧异、不解、郁闷、委屈,种种神情变换不断,精彩万分,就知道这位兄弟已经魂游天外中,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只能摇了摇头,不过倒是也能理解此刻乐无异的心情,毕竟眼见故人死人复生也确实是太过匪夷所思,自己尚且心绪难平,更何况是与谢衣感情更加亲密的乐无异了。正要俯身扶起谢衣,却突然察觉上空有灵力流动,“小心,有人接近,恐怕来者不善!”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们当真不错,竟然能击败初七,当真不愧是谢衣之徒。”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流月城大祭司沈夜随声出现在半空中,夏夷则迅速带起谢衣与其他三人汇合。众人经历大战,早已灵力枯竭,无力再战,再遇沈夜这个强敌都心知此战凶多吉少。但出奇的,大家却感到一丝奇异的放松,大概是眼见谢衣复生的惊喜和与同伴同生共死的义气支撑着吧,虽然明知不敌,但也没人想要放弃。
 
沈夜似不经心地一瞥晕倒的谢衣,望着眼前犹有战意的四人,嗤笑一声,“这出死而复生、师徒相残的戏码,可还算得上精彩?”语气是丝毫不掩轻蔑不屑。
 
乐无异闻言反问:“你究竟对师父做了些什么,何以让师父变成这般模样?”
 
沈夜朗声大笑,好似听到了世间最大的笑话,“师父,你叫他师父,你自诩偃师,却从始至终未能察觉到——你们所见的根本就不是谢衣,不是眼前这人吗?当真可笑之极!”
 
众人闻言惊诧不已。
 
“怎么可能,他明明就是谢衣哥哥,你说谎!”阿阮首先反驳。夏夷则和闻人羽在一旁沉默不语,只因他们也深知沈夜此时已占尽优势,确无必要说谎,以其身份性格更不会如此行事,恐怕其中另有曲折。
 
沈夜也确实如两人所想,在轻易地瓦解了众人抵抗,夺取了昭明和尚在昏迷的谢衣后,一面将瞳的蛊虫植入谢衣体内,催动灵力,令其从昏迷中苏醒,一面好整以待地将百年前的残酷真相缓缓道出。
 
巨大的冲击下,乐无异和阿阮本就伤重的身体更是摇摇欲坠。
 
“原来真正的谢衣早就死了吗?原来是我害死了师父吗?”乐无异的脸色一点点变白,方才眼见师父复活的喜悦激动此刻尽数化为茫然的冰凉,他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眼时,已不见了刚才的脆弱茫然,仅余坚定。“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又如何,我只知我有一个师父,他叫谢衣,是世间最了不起的偃术大师。他曾教我偃术,更教我做人,最后为我身死,这就够了,与他是人还是偃甲又有何干,我为何不信他!这个谢伯伯或许不是静水湖边教我的师父,但我信他并非是心如铁石,有意欺瞒,这一切只是因立场不同、阴差阳错,我为何要怨他!”
 
这一席话大出在场所有人的意料,沈夜第一次认真打量起眼前这个洒脱飞扬的少年,这般天真执拗到真是与谢衣像到了极点。“呵呵,想必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罢了,就让你们心心念念的谢衣来送你们最后一程!”说罢,衣袖一挥,一道灵力便打进谢衣体内,瞬间破解了夏夷则后来所下的封印术法,丝毫没有察觉这具躯体中的魂魄早已换了一人。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