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无风】万木春 作者:子无君

字体:[ ]

[无风]万木春 
 
 
作者:子无君
 
《罗小黑战记》大电影if线,倘若龙游领域之战后,风息聚灵重生,无限作为会馆的监视者与其同居,养大猫的温馨日常。
 
——才怪。
 
是重生后非但没有开挂、处境还艰难了一百倍的反派血泪史。
 
.
 
.
 
.
 
.
 
第一章  〇一.初生
 
.
 
直到无限再一次凝视那双熟悉的黯紫色双眼的时候,还是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是那样的不真实。
 
他早晨还在距离龙游一千多公里外的辛昌出任务,刚刚把一个在人类世界中四处盗窃的惯犯抓捕归案。按理说这类蟊贼轮不到最强执行者亲自出马,但那妖精能力特殊,滑不留手令人头疼,追捕半年无果之后,会馆只得派出无限前往支援。
 
大部分情况下,无限的对手都是需要武力压制的类型,或危险、或凶恶、或狂暴,这种擅长逃跑的少之又少。而他也确实隐隐从这追与逃的过程中感到一些久违的熟悉,在那妖精瞬移之前,无限直接一剑斩断了空间传送,再一拳给他来了个开门红。
 
整个过程历时不到五秒,充满了最强执行者干脆利落的个人风格。无限随手从一旁墙角堆着的装修废料里召出半卷铁丝,把那妖精捆得结结实实,准备交给会馆。
 
“这次算你走运!”那妖精脸颊上还留着无限手指的红印,居然就敢冲他叫嚣,“不就是会馆么,爷明儿个就逃给你看!”
 
无限没有理会这句挑衅,况且对方这逃跑的本事确实不太够看,比起那个人差远了。他这样想着,旋即连自己都是一愣——比谁差远了?
 
还未待他厘清这缕思绪,便有一只灵蝶自虚空中翩跹而来,轻盈地落上了他的肩膀。无限微微偏过头去,居然听到了龙游馆长潘靖本人的声音——风息公园中有妖精诞生,请无限大人速归。
 
这个地名让无限有轻微的晃神,却也奇怪这条消息的用意。自几年前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结束之后,那棵在三栋未完工的大楼中恣意生长、独木成林的大树,便成为龙游市中最著名的景点、亦是灵质最充沛之处,不仅是普通人类市民遛弯放松的所在,更是一些灵力不足的小妖精们修炼的最佳场所。
 
妖灵会馆近些年也在学习人类那套引导舆论的话术,把那些原本敌视人类、却在风息死后不得不偃旗息鼓选择观望的妖精们收归了不少。因此,按理说在风息公园聚灵的第一只妖精,无论从“人类城市中出生的妖精”、还是“废墟中延续的新生命”之类的角度,都应是大好的事。哪怕不够载入史册,也至少能在妖精论坛上霸占数日头条。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需要龙游馆长语气急迫地亲自传信,召最强执行者回归。
 
.
 
怀抱着这样的疑问,无限在交接了犯人之后,便藉由辛昌分馆的传送点来到龙游。
 
“无限大人。”
 
潘靖果然在楼顶的馆长室里等他,脸色和语气同样凝重,转身领着无限推开了隔壁休息室的门。疑问尚未出口,无限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潘靖如此担忧的缘由——那个新诞生的小妖精,实在是太像风息了。
 
妖精聚灵而生,岁时与成长周期都与人类大不相同。因此那个小妖精虽是刚刚诞生,化形之后却已是两三岁的人类幼崽模样,凌乱蓬松的紫色头发散在肩头,当中露出毛绒绒的耳朵尖。
 
他身上只穿着一件宽松的白T,应该是向会馆里哪位员工临时借的,几乎拖在地面,露出细瘦的手脚。同样细瘦的脖子上锁着限制灵力流动的金属环,上面隐隐能看出符文的闪光。
 
一个年轻的女- xing -执行者蹲在他面前不远的地方,试图用手中的奶瓶安抚对方。那孩子却全不领情,弓着脊背缩在墙角,警惕又凶狠地瞪视着她,下巴上全是被那沉重的金属环磕出来的红印子,看起来像只张牙舞爪的奶猫。
 
无限能感觉到,不光是相貌,这孩子身上的灵质与气息,也几乎同他记忆中的大妖一模一样。他皱着眉,问潘靖:“基本情况探查过了么?”
 
“探查过了。”潘靖叹了口气,“本体是豹子,属- xing -木系、生灵系。能力还未完全觉醒,但没有意外的话,就是豪夺。”
 
无限沉默了。
 
那些久违的感觉与记忆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刹那间竟让他猝不及防。“领域”惨白的天空、支离破碎的战场、在人类的钢铁森林中跳跃的豹子、终局时毫无尊严的哀求,以及——那棵在钢板与水泥中生发的巨树。
 
他无法原谅风息,哪怕对方选择了自我惩罚,用一死将灵魂与执念永远留在了故乡的土地。同时他也在责怪自己,作为会馆的最强执行者、与追捕风息的负责人,却没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他不必多言的倨傲撞上大妖不屑解释的沉默,无数次无功而返的抓捕与千钧一发的逃亡,终是了结于领域中的一场死战,迎来了那个堪称惨烈的收梢。
 
思绪一时间飘得太远,无限张了张嘴,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嘶哑:“……是他么?”
 
“还不清楚。”
 
潘靖摇了摇头,目光中的忧色几乎要化作实质。两人一时间都陷入了沉默,不由自主地向休息室的另一角望去。安抚显然没有什么进展,孩子的喉咙中发出警告的嘶吼:“……我的树。”
 
无限一愣:“他说什么?”
 
“他想回他的树。”那名女- xing -执行者收了奶瓶,站起身来,朝潘靖和无限略一欠身,“颠来倒去就只问出这一句,这孩子太小了,现在又很害怕……”
 
“也有可能是装的。”无限面无表情,直接- cao -纵铁片将那孩子提到了眼前,“如果他真是风息,能骗过你们并不奇怪。”
 
孩子在半空中扭着身体挣扎,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女- xing -执行者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是对他的冷漠感到不适,却也没有多言。潘靖叹了口气,问道:“无限大人,怎么办?”
 
“联络总馆,找个可以探查记忆的心灵系执行者来。”无限望着那双黯紫色的眸子,娴熟地下达命令,一如当年负责指挥抓捕大妖的时候,“另外,消息先压下去,除了现在在场的各位,不要再有新的人知道了。”
 
第二章  〇二.探查
 
.
 
总馆派来协助的执行者很快就到了,是一对双胞胎姐妹,能力分别是心灵系的“读取”与锁御系的“投影”。
 
双方互相介绍之后,无限简单向二人说明了情况,又递上一份保密协议,才将她们带到审讯室里去。
 
无怪他这样小心。龙游事件后,人类世界颇震动了一段时间。毕竟哪怕再怎么清除记忆、删除照片,那场大战留下的痕迹也不可能被完全抹掉;而少数知晓会馆存在的、人类政府高层中反对妖精的呼声也大了起来。
 
后来还是老君亲自委派任务,才堪堪镇得住场。种种善后事宜则进行了接近两年,哪怕直到现在,命名为“龙游事件专门协调小组”的部门也没被撤裁,随时准备应对那件事的遗留问题。倘若在这时候透露出主谋风息又活过来的消息,莫说那些原本就支持他的妖精,就是人类那边的反应,也够会馆喝上一壶。
 
如今这个疑似“死而复生”的主谋风息,正被两枚铁片提溜着肩膀,拎到审讯室的铁凳子上坐好。许是闹得累了,他这会儿没怎么挣扎,抱着双膝缩在椅子的内侧,从无限的角度看过去,只从桌子边缘露出一个乱蓬蓬的紫色脑袋。
 
双胞胎中的姐姐在他对面坐下,举起右手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孩子被这声音惊得一跳,猛地抬起头,然后就像被魇住一般,瞳孔慢慢放大,最终变得空茫一片。
 
年轻的执行者动作不停,无数条由灵质构成纤细丝线自她的指尖生出,仿佛接驳的电路一般,连上孩子的额头与后脑。直到此时,她才终于轻轻松了口气,道:“我会进入他的精神世界,我妹妹则会帮忙将我看到的东西投影出来。”
 
“精神世界?”无限微微皱眉,“不能直接阅读记忆么?”
 
“记忆是无法被阅读的。”站在他身旁的另一个女孩摇了摇头,“用你们人类的科学来解释的话,记忆不过是大脑对经历过的事与物做出的反应,而非一段永久存在的影像或是声音,这也是我们会遗忘的原因。而心灵系的能力,多半是监测或直接更改大脑神经元发送的电信号。换言之,我姐姐可以进入他当下的精神世界、读取他的想法,却无法直接看到他的过去。”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