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水杉之刃+番外 作者:三千世(四)

字体:[ ]

千年的妈妈唤醒计划终于见到希望的曙光了,怎么就又冒出来一个千手家的大猪蹄子?
  就在此时,白绝突然探出脑袋:“喂,那个宇智波鼬感觉快死了哎!”
  宇智波带土心中一惊,什么?宇智波鼬要凉了吗?那可是一双万花筒啊!
  想到这里,宇智波带土立刻虚化空间去找宇智波鼬,就算宇智波鼬要死,也要将他的万花筒写轮眼挖出来!
  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鲛没有逃跑太远。
  宇智波鼬跑了几步就踉跄倒地不起,干柿鬼鲛扛着宇智波鼬撒丫子跑路,他来到距离最近的小镇,想着这边普通人多,要是再有敌人袭击,他也方便放开手脚战斗,跑路的机会比较高。
  干柿鬼鲛找了一家旅社,将宇智波鼬塞进去后,就急慌慌地去找了医生。
  ——不得不说,作为搭档,干柿鬼鲛还真的超级合格。
  在干柿鬼鲛去找医生的时候,白绝冒头看了看宇智波鼬的状态。
  确定了宇智波鼬气息奄奄似乎快挂了后,白绝立马跑回去给宇智波带土报信。
  趁着这个空挡,伊泽杉出现在了旅社的大门外。
  他的葎草追踪着残留在宇智波鼬身上的紫藤花香气,同样找了过来。
  伊泽杉早已将大薙刀收入手腕的封印阵里,他一身武士打扮,腰间还带着刀,老板看到伊泽杉后连忙点头哈腰问有啥事。
  伊泽杉说找人,洒了一把钱后,直直朝着宇智波鼬的房间走去。
  刷拉,门打开了,伊泽杉走进去,就见之前还一副狂傲模样的宇智波鼬躺在床榻上。
  闭上眼睛的宇智波鼬看起来感觉很瘦弱,头发散开,仿佛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伊泽杉压抑着怒火,他盯着宇智波鼬许久,然后伸出了手。
  他将宇智波鼬全身上下都扒光了,最后确定没有任何被追踪的痕迹后,才扛着人跑了。
  伊泽杉离开后没多久,宇智波带土跑过来找宇智波鼬。
  然后他愕然发现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宇智波鼬的袍子、戒指和各种忍具。
  哦,床榻上还用手里剑扎着一束紫藤花= =+
  “哇靠!那家伙追过来了!!”
  宇智波带土惊悚万分:“黑绝!白绝!你们没发现他吗?”
  黑绝和白绝同时装死,他们俩都没敢近距离追踪伊泽杉。
  就在此时,干柿鬼鲛带着医师过来了:“鼬先生?醒了吗?让医生给你看看吧?”
  宇智波带土立刻溜了:“绝,交给你们了。”
  黑绝&白绝:“…………”
  干柿鬼鲛推开门,看到房间了一片狼藉,顿时面色陡变。
  黑白双绝合体后装模作样地说:“朱雀被那个人抓走了,我去找,你先等等。”
  干柿鬼鲛面色大变:“我也找!”
  黑绝和干柿鬼鲛开始以小镇为中心四下搜索,很快黑绝就发现了伊泽杉的踪迹。
  就像伊泽杉可以轻易察觉绝释放的孢子之术,黑绝也可以反向追踪伊泽杉。
  不过黑绝发现了伊泽杉的位置后,却不敢靠近,只敢远远地看着,然后火速通知干柿鬼鲛过来抢人。
  伊泽杉的确没走太远,他打算抓着宇智波鼬去一个安静的地方问点事,比如宇智波是怎么搞的,比如现在木叶到底怎么回事。
  雾忍说了不少木叶的糟心事,伊泽杉虽然面上听了,也很愤怒,但雾忍毕竟和木叶是敌对。
  伊泽杉又不蠢,听信敌人的一面之词这种事他是不会做的。
  但像宇智波灭族这种大事,全大陆人都知道,雾忍应该不会骗他。
  伊泽杉知道木叶的守护结界效果,宇智波全族完蛋这件事,木叶一定是知情的。
  伊泽杉百思不得其解,木叶高层怎么会允许这种事发生?他们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按照时间推算,宇智波施法时宇智波鼬只是一个14岁的孩子,这么小的年纪……伊泽杉很自然地推算出,当时动手的人肯定不止是宇智波鼬。
  毕竟区区十四岁少年怎么可能干翻全族?
  ——伊泽杉同步换算一下,不由得汗颜起来。
  好吧,他十四岁时在打黑死牟和童磨来着。
  但伊泽杉打鬼的时候是一个个打的,宇智波鼬一个人打一群宇智波?
  伊泽杉绝不相信宇智波鼬能做到。
  这其中一定有一个点,是伊泽杉没推算出来的。
  所以伊泽杉抓着宇智波鼬,跑到一个山崖上,他将葎草种满山头,然后将宇智波鼬晃荡醒了。
  宇智波鼬醒来时头还很懵,但山风吹过,他很快就清醒了。
  清醒的一瞬间,宇智波鼬立刻判断出自己的处境不太对,他几乎是本能地去抓忍具包里的手里剑,然后他抓空了。
  宇智波鼬震惊地发现自己全身光溜溜的!!!
  然后一个披风落在眼前,宇智波鼬下意识地抬头,这才看到山崖边上还站着一个人,正是之前将自己打晕的千手!
  伊泽杉双手踹在袖子里,他随意说:“防止你被窃听,你的衣服和忍具都留在旅店了,你那个伙伴会帮你收起来的。”
  他扭头,居高临下地盯着宇智波鼬:“木叶为什么要对宇智波惨案视而不见?”
  宇智波鼬抓着披风的手微微发紧,他披上斗篷,沉默了一会才说:“你是谁?”
  伊泽杉卡了一下,哦,对,忘记做自我介绍了。
  “我是伊泽杉。”
  伊泽杉的目光从宇智波鼬的面容上移开,看向远处的黑山与云海。
  “木叶十九年死于战场,因为一些意外穿越空间到别的世界去了,最近才跑回来。”
  伊泽杉重重地叹了口气:“在我记忆里,宇智波还是一个煊赫大族,千手虽然死了不少人,但同样族人众多,实在是没想到……”
  他问宇智波鼬:“四代火影是谁?”
  宇智波鼬怔了怔,这个问题不难回答:“波风水门。”
  伊泽杉皱眉:“不是小纲吗?那五代呢?五代是宇智波吗?”
  宇智波鼬听后深深地看了伊泽杉一眼:“五代火影是纲手。”
  伊泽杉的眼睛微微睁大:“……木叶五代火影,没有宇智波吗?”
  宇智波鼬刚要说话,伊泽杉的脸色就难看极了:“怪不得宇智波会完蛋,怪不得……”
  他认真地看着宇智波鼬:“告诉我火影更替的事情。”
  宇智波鼬慢慢说:“三代火影猿飞日斩,四代火影波风水门,五代火影纲手。”
  宇智波鼬言简意赅地说了每个火影的在位时间和更替时间,说完后他仔细观察眼前之人的神色。
  伊泽杉的神色不难猜测,因为他根本没有隐藏的意思。
  “日斩大叔居然当了二十多年的火影?四代上位一年就完蛋了?”
  伊泽杉掰着指头算了算:“也就是说,从三代接任火影后,一直到前两年,他都还是火影?”
  伊泽杉脱口而出:“他居然没死在战场上?太厉害了吧?”
  宇智波鼬诧异地看着伊泽杉。
  伊泽杉烦躁地将头发挠成鸡窝:“火影位置上的忍者死亡率很高的,毕竟代表村子出战,稍不留神就挂了,但他执政了这么长时间……”
  “他那几个队友呢?”伊泽杉又问宇智波鼬:“团藏大叔呢?他活着吗?”
  宇智波鼬默默点头。
  伊泽杉忍不住来了一句国骂,又看向宇智波鼬:“那秋道取风大叔和你家那个宇智波镜族长呢?他们是不是早早就完蛋了?”
  宇智波鼬抿唇,他小声说:“我没听说过他们。”
  伊泽杉听后心烦意乱:“好的不学学坏的,我就说木叶药丸!”
  宇智波鼬诧异地看着伊泽杉。
  就听伊泽杉嘟囔了一句:“当年团藏差点成为我的老师。”
  当年千手扉间有意让团藏当伊泽杉所属小队的老师。
  伊泽杉不乐意,他的父母刚因为战争死亡,他当时正处于憎恨千手扉间、憎恨木叶高层的年纪,而千手扉间是个典型的以木叶村民生死安危为最重的火影。
  如果当了团藏的徒弟,伊泽杉觉得自己以后肯定会被千手扉间安排在最前线,去为木叶舍生忘死= =
  伊泽杉不要当炮火,他全家死光光,小命那么宝贵,为什么要为一个口号奉献牺牲?
  于是伊泽杉用了点手段,搞了一波团藏,成功让团藏自己辞去了小队老师的位置。
  伊泽杉的方法超级简单,他只是在训练场集合的时候,对宇智波阳岳说:“听说我们的老师是团藏大人~看样子三代火影应该是日斩大人了。”
  同学兼队友诧异地说:“为什么这么说?”
  伊泽杉用天真烂漫的语气说:“因为我的队友是你们啊。”
  一个和村子关系尴尬的宇智波,一个村子最聪明家族奈良,再加上他这半个千手,可不就是木叶顾问和长老的配置?
  躲在暗处观察学生的团藏听到这句话,如遭雷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团藏找千手扉间请辞老师之位,他说自己没时间带学生。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