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水杉之刃+番外 作者:三千世(三)

字体:[ ]

。”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悲鸣屿行冥渐渐改变了对鬼的认知,鬼里面的确有如珠世夫人、愈史郎和祢豆子这样不吃人的鬼。
  富冈义勇:“走吧,我们回蝶屋。”
  三个人加速赶回蝶屋。
  灶门炭治郎一到蝶屋就被被我妻善逸和嘴平伊之助拉到角落里,我妻善逸八卦极了:“你知道吗?鬼杀队的柱们发动了一个超大行动,十二鬼月一下子完蛋了三个!”
  灶门炭治郎听后倒吸一口冷气:“真的假的?”他的脸上刚绽放出笑容,就立刻凝固:“等等,大家都平安吗?”
  “都在病床上养着呢。”
  我妻善逸指了指后面的一排病房:“我估摸最少倒下了四个,不过具体有谁就不知道了,小清她们都被要求不说任何相关消息。”
  灶门炭治郎松了口气:“大家平安无事就好。”
  然后他兴奋起来:“太棒了,那些柱的前辈都好厉害。”
  “但我们最近的任务变多了。”
  我妻善逸翻了个白眼:“因为柱都倒下了,我们需要做更多的任务了,之前伊之助帮你做了不少继子该承担的任务,现在你回来了,明天我们就出发。”
  灶门炭治郎元气满满地应了,他好奇地说:“继子的任务很繁重吗?”
  “对啊,我们有更长的时间修炼,做的任务也是除了柱以外最麻烦最棘手的。”我妻善逸有气无力地说:“尤其现在大部分柱都在养伤,我们的任务就更麻烦了。”
  灶门炭治郎握紧拳头:“要更努力才行啊!”
  看到小伙伴如此精神的模样,我妻善逸一句好累的被堵回去。
  他看向嘴平伊之助,想要得到伙伴的声援,结果嘴平伊之助抓住灶门炭治郎的衣角:“半半分真的来了吗?我要去找半半分战斗!”
  灶门炭治郎有些苦恼:“富冈先生他们似乎要开会,如果开会结束他有时间的话,我帮你问问吧。”
  嘴平伊之助高兴坏了,不断在房间里来回乱转:“战斗!战斗!”
  我妻善逸:“…………”
  金发少年一脸悲伤:“啊,我太难了,现在只有祢豆子的安慰才能打起精神。”
  他伸手去抓灶门炭治郎背后的箱子:“祢豆子怎么样了?快放出来!她有恢复吗?”
  说起妹妹祢豆子,灶门炭治郎很兴奋:“嗯,她会叫哥哥了!”
  打开箱子的门,祢豆子从箱子里爬出来。
  她嘴上没有了竹筒,不仅是她自身不吃人的约束,同时药物帮忙抑制了吃人的冲动,竹筒就不需要存在了。
  少女从小小只变大,我妻善逸看到这一幕幸福地快要晕过去了,他觉得现在自己可以和上弦鬼大战三百回合!
  祢豆子变大后看着我妻善逸和嘴平伊之助,她认出来这是哥哥的伙伴,就露出烂漫的笑容:“哥哥。”
  灶门炭治郎激动地说:“看!会叫哥哥了~”
  我妻善逸激动地握住祢豆子的手:“叫我善逸,善逸,我不要当哥哥,我要当……”
  话没说完,嘴平伊之助一把压住我妻善逸的脸,对祢豆子说:“叫山神大人~”
  祢豆子歪头,继续笑:“哥哥,哥哥。”
  我妻善逸&嘴平伊之助:?
  灶门炭治郎依旧很激动:“看吧~祢豆子现在分得清年龄和男女了!”
  “…………”我妻善逸:“所以她只会叫哥哥叔叔之类的吗?”
  灶门炭治郎竖起拇指,神采奕奕:“还会叫姐姐了!”
  嘴平伊之助:“…………”这有什么意义吗?
  三个少年互相说着各自的事,祢豆子笑着坐在旁边倾听,一时之间气氛很是温馨。
  倒是后面某间病房里,气氛有些严肃。
  富冈义勇跟着悲鸣屿行冥来到病房,一时之间柱全都凑齐了。
  伊泽杉、宇髄天元、伊黑小芭内以及时透无一郎都躺在病床上。
  伊黑小芭内醒着,另外三个还在昏睡。
  不死川实弥坐在最后一张空着的病床上,他脱去了上衣,上身全是绷带,蝴蝶香奈惠在帮忙换药。
  甘露寺蜜璃坐在墙边的椅子上,炼狱杏寿郎正在和不死川实弥说着什么,悲鸣屿行冥和富冈义勇就是这时候过来的。
  “阿弥陀佛。”悲鸣屿行冥的声音很是欣慰:“大家都活着回来,真是太好了。”
  甘露寺蜜璃立刻从旁边搬过来两把椅子:“悲鸣屿先生,富冈先生,坐吧。”
  不死川实弥打了声招呼:“任务完成的如何?”
  悲鸣屿行冥摇头:“一切顺利,顺利的太过了。”
  炼狱杏寿郎双手抱胸,他倒是信心满满:“现在就等伊泽醒过来了,忍小姐,他今天能醒吗?”
  蝴蝶忍正在伊泽杉的病床前做检查,她轻声说:“应该快了,他的恢复力很可怕,最起码身体内部的创伤都没了,但是……”
  她的神色有些- yin -郁。
  “打个比方,正常人体器官,比如肝是半年全部细胞替换一次,但阿杉体内的肝在短时间内重新新陈代谢了两次以上,也就是说,最少一年的时间被他空耗过去了。”
  “这意味着他的身体寿命要比正常人少了一年。”
  蝴蝶忍垂眸,她轻声说:“他身体其他部分也都有或多或少的快速新陈代谢状态,显然在战斗时,他的身体在加速代谢新生。”
  不死川实弥听后恍然大悟:“怪不得他可以在战斗时迅速愈合伤口!”
  他沉思了一会说:“对,我有印象,他被黑死牟的剑穿透了腹部,还被……”顿了顿,不死川实弥的脸色也难看起来:“但是他自己崩断了剑刃,然后几乎是空洞的身体在几个呼吸内重新生成了。”
  伊黑小芭内靠在病床上,听后语气淡淡地说:“可能他开了斑纹吧。”
  他看向蝴蝶忍:“开斑纹者二十五岁之前必死,向天借取力量,终归是要还的。”
  蝴蝶忍的手握紧,她没说话。
  听到伊黑小芭内的话,其他柱都有些疑惑,斑纹是什么?
  甘露寺蜜璃小声说:“和上弦六战斗时,我的锁骨部位的确出现了特殊的斑纹。”
  不死川实弥也说:“我脸上后来也有斑纹,那是什么?”
  蝴蝶忍叹了口气,她正要解释,进来后一言不发的富冈义勇冷不丁冒出一句:“这次是柱的集体行动吗?为什么我不知道?”
  所有柱:“…………”
  悲鸣屿行冥语气淡定地说:“不算是集体行动,主公大人分配了战力,我和你以及甘露寺蜜璃作为后备,防止任务出差错后,鬼杀队无柱支撑。”
  甘露寺蜜璃连忙磕磕巴巴地解释:“没错,我的确接了留守的命令,只是战场距离我停留的锻刀人村子很近,我就赶过去支援了!”
  富冈义勇听后露出了然的神色,他语气沉稳地说:“我明白了。”
  所有柱:“…………”
  你明白了什么啊?!
 
 
第127章 
  咕噜噜。
  一个诡异的声音在病房内响起,蝴蝶忍哎了一声,惊讶地看着病床上的伊泽杉。
  只见伊泽杉人还没醒来,眼睛没睁开,手就自动去揉肚子。
  他的肚子在咕噜噜地叫。
  蝴蝶忍:“…………”
  其他听到这个声音并看到这一幕的柱们都不由自主地乐了。
  不死川实弥笑骂道:“这家伙!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挺厉害的。”
  蝴蝶忍嘴角抽搐,她摇摇头,起身走到病房外,她招呼神崎葵弄来了一份饭。
  也许是饭香味勾醒了伊泽杉,这家伙直接闭着眼睛坐起来,鼻子还不断抖动着:“好香——”
  甘露寺蜜璃忍不住扭头:噗。
  炼狱杏寿郎直接哈哈笑了起来:“哟,伊泽,醒了?”
  伊泽杉揉了揉眼睛,他睁开眼,定睛一看,啊!眼前有饭!
  他立刻拿起勺子和碗筷胡吃海喝起来:“饿死我了!!”
  蝴蝶忍摇摇头:“慢点吃,厨房的火上还有很多。”
  伊泽杉胡乱应了一声,也顾不上病房里的其他人了,他几乎是瞬间就将一碗米饭全塞肚子里,旁边放着的香煎三文鱼也被他囫囵吞下肚,连鱼刺也吃了。
  看到他这发疯一样的吃相,蝴蝶忍额头青筋直冒。
  最后她让神崎葵直接端来蒸米的大锅,里面洒了一层腌萝卜:“吃吧,你刚醒,是太多荤腥对胃不好。”
  伊泽杉来者不拒,他抱着锅开始狂吃。
  蝴蝶忍趁着伊泽杉吃的时候,抽了点血进行化验,她看着结果,表情有点难看:“数据还是很差,不过看起来都好了……”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