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水杉之刃+番外 作者:三千世(二)(13)

字体:[ ]

  珠世夫人摇摇头:“……不,我没告诉过他。”
  伊泽杉心下苦笑,他这个恶人是要当定了哎。
  他叹息着说:“我明白了,如果事情真到那一地步,我会按照您的请求,帮助愈史郎先生变回人的。”
  得到伊泽杉的承诺,珠世夫人松了口气。
  她的神色认真了起来:“关于鬼舞辻无惨的能力,因为我脱离他控制很久了,我也不清楚他为什么可以空间转移,但是有一点是必然的。”
  珠世夫人说:“鬼舞辻无惨可以知道所有鬼的位置,如果距离近的话,甚至能知道鬼在想什么。”
  伊泽杉刚开始不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然而下一秒就听珠世夫人说:“鬼舞辻无惨在浅草没有发现祢豆子小姐的位置,所以才会被灶门炭治郎君抓住马脚。”
  “也就是说,祢豆子小姐不仅没吃人,甚至还通过两年的沉睡,彻底摆脱了鬼舞辻无惨的控制。”
  “她是特殊的。”
  作者有话要说:  珠世夫人是鬼,但她明知道无惨死了她也完蛋的情况下,依旧和产屋敷合作搞无惨,就很让人佩服了。
  所以她的未来,虽然鳄鱼老师那一刀还没下来,但基本注定了,啧。
 
 
第77章 
  伊泽杉离开了横滨。
  通过和珠世夫人交谈,他得到了太多的资料。
  伊泽杉将这些资料全部综合起来交给了产屋敷耀哉,幸而他的乌鸦黑奈体型彪悍,不仅速度快,还聪明,负重强,频繁来回产屋敷宅邸和伊泽杉处,不仅没有累着,还怀孕了。
  对,黑奈乌鸦趁着送信的功夫,跑到产屋敷家的乌鸦驯养处,泡了一群乌鸦中最帅最聪明的大乌鸦。
  据说那只大乌鸦能口吐人言,拥有类人的智慧,有时候产屋敷耀哉身体虚弱不方面露面时,那只大乌鸦就是产屋敷耀哉地代理,会飞到合作商那直接与对方商谈事务。
  伊泽杉将自己亲手绘制的鬼舞辻无惨的画像送回去后,就启程去浅草,调查鬼舞辻无惨的虚假身份月彦先生的事。
  结果等他收到产屋敷耀哉的回信时,发现送信的乌鸦不对,自己的黑奈呢?
  然后这乌鸦告诉伊泽杉:“她怀孕了,以后吾辈和您对接。”
  伊泽杉:“…………”
  哇靠这乌鸦说话好流畅!
  伊泽杉知道鬼杀队驯养的鎹鸦能说人话,毕竟乌鸦本来就很聪明,但大部分乌鸦说话都是短句或者重复- xing -句子,会说重点,会表达自己的喜好,像是四五岁的小孩子。
  但眼前这只大乌鸦说话就和人一模一样了!
  通灵兽?
  在最初的诧异过后,伊泽杉的脑海里过了几遍刚才大乌鸦说的话,然后脸色就- yin -沉了下来。
  “……有崽了?谁敢欺负黑奈?!”
  大乌鸦眨了眨乌鸦眼:“是吾辈。”
  伊泽杉:“…………”
  他的手握住刀柄,面无表情地说:“哦,那让我看看你小子有什么优点吧!”
  刷刷刷,黑色羽毛乱飞,倒霉蛋大乌鸦被伊泽杉用日轮刀描边了十五分钟,飞的气喘吁吁。
  伊泽杉收刀入鞘,哼了一声,不说什么了。
  啊呀,这乌鸦飞的超级灵活,智商也很高,不像是乌鸦,倒是有点像以前队友家养的乌鸦通灵兽了。
  伊泽杉收起大乌鸦掉的羽毛,慢条斯理地说:“正好做钢笔。”
  大乌鸦:“…………”
  大乌鸦给伊泽杉送来了几个消息。
  一个是关于月彦先生的身份探查,鬼舞辻无惨似乎知道自己这个身份暴露了,已经连夜失踪,那个妻子和女儿已经向警局报警,说家里丈夫失踪云云。
  产屋敷耀哉提醒伊泽杉去调查时注意隐蔽身份,毕竟可能鬼舞辻无惨派了鬼在附近盯着。
  其次是伊泽杉种桃子的八川山附近出现了鬼的踪迹。
  产屋敷耀哉已经调派了鬼杀队队员去处理,根据当时在现场的乌鸦探查,和事后隐部队队员的搜索,发现那个鬼似乎是在查什么消息。
  “听忍说的你的样貌变化颇大,这也是幸事。”
  产屋敷耀哉提醒伊泽杉:“鬼舞辻无惨一天不死,你暂时不要回八川山了。”
  伊泽杉看到这里时额头全是冷汗,心中满是庆幸。
  对了,他去追半天狗的本体时,已经头发长草,眼睛似乎也变色了,所以半天狗看到的样子不是双黑的自己。
  而之前在浅草和鬼舞辻无惨面对面,鬼舞辻无惨也认出了自己,说自己是杀死半天狗的剑士,可见珠世夫人说的没错,鬼舞辻无惨可以通过鬼的眼睛看到鬼杀队的情报。
  “太好了。”伊泽杉松了口气。
  他在八川山摘桃时是黑发黑眼,现在是黑发带翠,眼睛也变成了深绿色,单看面容描述就不是同一个人。
  然后产屋敷耀哉还送了一个消息过来。
  “由于你提到鬼舞辻无惨发布的命令是杀死有耳饰的灶门君,我拜托杏寿郎回家查了查资料。”
  “据说初代日之呼吸的剑士,耳朵上就带有耳饰,也许这就是鬼舞辻无惨追杀灶门君的理由。”
  伊泽杉看完后哈了一声,日之呼吸的后裔?
  可那不是时透吗?据说时透无一郎是日之呼吸剑士的后裔,他天赋异凛,拿剑俩月就成为了柱!
  产屋敷耀哉表示他已经派人去探查灶门炭治郎的先辈,虽然灶门家已经被鬼杀死,但山下小镇的居民都认识灶门一家,多少能得到一些情报。
  最后产屋敷耀哉说:“再有一个月就是柱合会议了,在我的诅咒蔓延到眼睛之前,保重自己,让我再看看你吧。”
  伊泽杉看到这里,心下叹息。
  压制了这么久,诅咒还是往下蔓延了吗?补充生命力量只能帮产屋敷耀哉保持状态,却不能根治。
  唯有斩杀鬼舞辻无惨,才可以保证这一点。
  伊泽杉的神情沉郁下来,还需要继续努力啊。
  然后伊泽杉就开始以浅草为中心,在东京都种葎草。
  通过这次探查鬼舞辻无惨的事,伊泽杉发现葎草真的超级好用,几乎是瞬间就能得知自己想要的情报,而且因为是草,也没什么人会警惕一根草。
  唯一麻烦的是葎草搜集的信息非常庞大而复杂,需要伊泽杉自己分辨信息中他要的部分。
  好在伊泽杉经历了沉浸式小电影的考验,被千手那千年来的记忆冲刷后,他在处理复杂纷乱的信息上也算经验丰富了。
  伊泽杉就这么跑了大半个月,眼瞅着再有两周就是柱合会议了,他打算买张火车票先坐车离开现代社会范围,等没便利交通的地方后再高速赶路回产屋敷宅邸。
  这次情报太多,他需要提前去和产屋敷耀哉好好商量一番。
  不过当伊泽杉买了车票,慢吞吞地晃荡到站台时,事情出了一些变化。
  由于伊泽杉最近种葎草种习惯了,他在站台上来回晃荡时,看到站台横梁上垂下来的葎草芽,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一把。
  就是这么一摸,葎草仿佛受惊一样,突然传给伊泽杉一个画面。
  那是一个扎着高马尾的武士,手持长刀,正在将刀锋从一个人身上抽出来。
  伊泽杉先是一愣,紧接着眼睛突兀睁大,他看到了那个倒下的人额头,带着和宇髄天元极其相似的护额!
  宇髄天元是不是说过一件事?他好像,有个弟弟?
  伊泽杉倒吸一口凉气,这还坐什么火车啊?
  他二话不说根据葎草确定了位置后,立刻朝着那个方向赶去。
  幸好那俩人的位置似乎就在东京内,应该是上野那片区域,伊泽杉立刻在商业区的屋顶上急速狂奔起来。
  此刻正是深夜,头顶的月亮似乎有些殷红,然而奔跑中的伊泽杉没注意这么多。
  他背后的不断嘎嘎说着等等吾辈的大乌鸦飞的气喘吁吁,大乌鸦不明白为什么伊泽杉突然发疯一样朝着某个地方狂奔。
  但在某个时刻,大乌鸦猛地浑身一个激灵,嘎嘎的叫声卡在喉咙里,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了。
  伊泽杉从大楼跳下,眼前是一个面积区域较大的公园,里面到处是树林、流水和满是夏草的石子小路。
  伊泽杉的目光直接穿过公园外面的位置,看向了公园深处满是树林的位置,就是那里!
  伊泽杉嗖嗖嗖地穿过树林,四周的一切飞速后退,然后他看到了从葎草那传来的画面。
  背对着他的武士正低头对着濒死的人说着什么。
  伊泽杉毫不犹豫地一刀斩出,由于他以为对方是人,所以没用型。
  然而当伊泽杉的身体冲出来后,那个武士猛地踏步侧身,同时手中长刀一转,刀锋直直冲向伊泽杉的脑袋!
  伊泽杉根本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做出了动作,他落地冲出的方向在千钧一发之际偏了两厘米,就是这一点距离,那一刀擦着他的脸颊捅了出去。
  发丝纷纷扬扬地落下,伊泽杉就地一滚然后单手撑住身体,他抬头一看,倒吸一口凉气。
  ……这这这,这家伙是鬼!!
  更可怕的是这鬼有着六只眼睛!六只眼睛啊!挤在那张脸上,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在伊泽杉看到六只眼的同时,这六只眼也看到了伊泽杉。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