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怪物监护人+番外 作者:故筝(下)

字体:[ ]

  袁盛点了下头。
  面前的浴室门关上,隔着一道磨砂玻璃,牧水只能隐约瞥见里面晃动的人影,其余的就看不清晰了。
  牧水绕到了沙发边上坐下,抱起了小丑乐园。
  乐园还是他离开时的样子,里面的小丑服都没有变幻位置。可见它们有多怕袁盛。
  牧水坐在地毯上,不再看窗外的那些植物,转而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小丑乐园上。
  比起着急、焦灼,又或者是害怕。
  还不如研究这个东西。
  反正害怕也是没有用的。
  窗外的藤蔓拼命地扭动着身躯。
  而那些长有人脸的花朵,也开始慢吞吞地顺着窗户、墙壁往上攀爬,企图攀爬到二楼。
  只可惜,牧水连目光都没有分给它们一点,任由它们怎么舞动,都毫无作用。
  浴室里水声还没有响起,这会儿就连门铃声也都听不见了。
  牧水只听得见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
  内外营造出了一种异样的寂静感。
  而就在这抹寂静感中,牧水听见了极轻的脚步声,从门外走了过去。
  牧水皱了下眉,却没有动。
  但脚步声却轻轻地,走过了一次又一次,来来回回敲击在牧水的耳膜上,让他想忽视都难以忽视。
  牧水转头朝门边看去,脚步声又一次响起,轻轻的,却密集得厉害,像是鼓点落在了地面上。连带着还带过了一道影子。
  牧水有点受不了这样的精神骚扰。
  他猛地站起了身。
  “袁哥!”他大喊一声,然后抱着乐园先冲了出去,企图跟上那道影子。
  乐园里还有无数的小丑呢!
  关键时刻也能顶用的!
  ……
  袁盛听见声音的下一刻,就飞快地打开了浴室门。
  门外已经不见牧水的身影了,只有小丑乐园的顶盖还放在地毯上,孤零零的。
  袁盛快步走了出去。
  走廊里也没有了人。
  墙壁上的装饰画,掉了三个螺丝钉,盘旋着打了个转儿。
  “牧水。”他哑声喊。
  周围没有回应。
  袁盛舔了舔唇,喉头一动,换了个称呼。
  他一边往前走,一边哑声喊:“水水……”
  “袁哥。”牧水微微喘着气,从一个房间出来:“刚才有人过去了……”
 
 
第60章 老师上线
  袁盛眉头紧锁, 眉间拢起了一股戾气:“跑什么?”
  牧水露出无奈的表情, 摊开手:“没办法,一直有东西想引我出去。哒哒哒地在外面走过一遍又一遍。都恨不得在地板上跺出洞了……它们这样卖力,我总要出去瞧一瞧的。”
  说着, 牧水屈起手指头,比划了一下:“喏, 我就看一个白色的人影,像是演恐怖片一样, 咻,从门外这样跑了过去。”
  袁盛垂下目光,落在了他头顶上。
  牧水的发丝柔软, 还有些乱糟糟, 遮挡住了发旋儿。
  “进去,我去看看。”袁盛按在了牧水的腰上,将他一抱, 一推。
  牧水就回到了门内。
  袁盛缓步朝走廊另一头走去, 牧水出声叫住了他:“等等,别过去了。”
  袁盛回头。
  “我觉得有点蹊跷。”牧水说着,皱起了眉毛:“刚才我跑出去都太莽撞了。我们先回去, 等焦严。焦严一个人在里面,不太安全。”
  焦严毋庸置疑是安全的。
  但牧水和焦严在一起,不一定安全。
  袁盛点了下头,跟着也进了门。
  焦严就站在浴室的门口往外面探望,他全身上下就剩了一条内裤还穿着。
  他似乎不怕冷, 站在那里,四肢舒展,更加显得高大健壮。
  袁盛没由来地心头一阵火起:“回去,洗你的澡。”
  焦严看了看牧水,低声说:“守着。”
  然后门关上,紧跟着浴室里传出了哗啦啦的水声。
  袁盛感觉到自己又要失控了。
  他掐了掐自己的指尖,然后转头看向了牧水。
  牧水坐在那里,面容恬静。
  袁盛的心情骤然也就跟着平静了下来,这是极为难得的平静。
  ……
  手指传来一点酥酥麻麻的感觉,有什么东西顺着手指爬了上来。
  牧水低头瞥了一眼。
  一件小小的小丑服扒拉在了他的手指头上。
  雨还在下,雨点就这么密集地落到了牧水的身上,又一次打- shi -了他身上的衣服。
  牧水略有些茫然地打量起周围的世界。
  树木、花草、铁门,还有身后的别墅……他出来了。
  当他跟着那道影子,路过一幅壁画的时候,他就站在这里了。
  周围的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的样子,没有参天的大树,也没有带人脸的扭曲花朵。
  牧水一只胳膊艰难地抱着怀里的乐园,抬起另一只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泥泞的地面上,只留有两排脚印的痕迹。
  除此外,竟然再没有别的。
  真奇怪啊。
  之前他、袁盛、齐星汉、琪琪、焦严,甚至还有菲佣、警察、琪琪母亲,他们都从别墅的大门进进出出。
  大雨是无法完全冲刷走脚印的。
  那为什么只留下了一个人来去时的脚印?
  牧水有些想不明白。
  他摸出手机,尝试给齐星汉打了个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齐星汉还没给手机充上电。
  那袁盛呢?
  牧水给袁盛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很快传来的,还是一样的提示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多半也是没电了。
  牧水叹气。
  他就不应该让袁盛拿走他的二手机,他的二手机总是会在还剩余百分之四十左右的电量时,就自动关机了。
  牧水收起手机,换了个胳膊。
  怀里分量有些沉的乐园,成了唯一和他拴在一块儿作倚靠的东西。
  牧水也不着急。
  从行为心理上来判断,无论是那些带人脸的植物不停攀爬窗户,还是后来别墅里响起的一阵又一阵的脚步声……它们本质上的目的,都是为了吸引牧水,将牧水带出来。
  现在牧水已经在别墅外了,它们自然会露面的。
  不过,问题来了。
  危险究竟存在于别墅里,还是存在于别墅外呢?
  如果别墅是一个乐园式的存在。
  那就代表他们进入的别墅,并不是袁盛真正的住所。现在他背后这一座才是。
  这样也就能说明,为什么地面上只有一排来时,和一排离开时的脚印了。那多半是齐星汉从警局折返回来后,按门铃无人应答留下的。
  他们之所以会进入假的别墅,显然是有人故意引导。
  那么既然他们已经被引进去了,还把他引出来干什么?
  直接在假别墅里动手不就好了吗?
  除非是,之所以特地准备一个假别墅,是为了暂时将他和袁盛、焦严分开,各个击破。
  ……
  这一等就是好一会儿。
  牧水都把别墅上上下下扒拉了一遍了,大雨滂沱,牧水正淋着雨满脑子乱想的时候,放在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袁盛还是齐星汉给他打的电话?
  牧水摸出手机,却发现谁也不是,而是很久没有联络上的老师。
  牧水快速地按下了接听键:“老师……”
  老师的声音从那一头传出来:“你现在在哪里?”
  牧水冻得手脚发凉,脑子有些发木。他有点茫然地报出了自己的位置。
  “你是不是和金水研究院的病人在一起?”对方的嗓音微沉。
  “……不是。”牧水撒了个小谎。
  现在他的确没有和袁盛他们在一块儿呀。
  “我现在过来接你。”那头刚说完,牧水就听见自己的正前方,响起了一道声音:“牧先生。”
  牧水拼命眨了眨眼,将不小心落进眼底的雨水挤了出去,视线重归清明。然后他才看清了缓缓朝他走来的人。
  男人穿着一双黑色的长靴,卡其色的裤子,上身是墨绿色衬衣搭配黑色马甲,头戴一顶礼帽,打扮偏欧化,仿佛刚从一个假面舞会上下来。
  对方也拥有一张西式的面庞,深眼窝,高鼻梁,蓝色眼珠。但他的颧骨和腮帮子都有些高,这破坏了他这张脸的整体协调- xing -,看上去像是一个正方形成精了。
  整个和英俊扯不上关系,就连绅士的气质,也没能拥有。
  和加西亚,差了那么十个卡托帕斯吧。
  咦?
  我刚刚好像想卡托帕斯了。
  不知道他会打喷嚏吗?
  想到这里。
  牧水迅速拉回了自己的思维。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