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心狂 作者:初禾(四)

字体:[ ]

同身受这种情绪去处理这起案子吗?”明恕的声音带着些许冷意,并非冷漠,而是超乎寻常的冷静与克制。
  盛教授第一次看到明恕如此认真的样子,“我只是希望你们酌情考虑他走到这一步的原因。”
  “林皎是被害者,这没错,他的家庭被‘鬼牌’给毁了。”明恕说:“但是盛教授,您也明白,从他将迟小敏利用为他的‘工具人’开始,他就从被害者变成了加害者,况且是他亲手杀死了吕潮。”
  盛教授神情复杂,既惋惜自己的爱徒,又对重案组的“铁面无私”有所抱怨。
  “我理解您的心情。确实,罪恶的根源在于‘鬼牌’,假如林忠国没有死,林皎在一个健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他大概率会成为一个优秀而正直的人。林忠国给他起名为‘皎’,大约也是盼他一生皎洁明亮。事实却是,他犯了罪。”明恕肃然道:“您协助我们工作已经很多年了,但您到底只是顾问,而非真正的刑警,您能够可怜他,但我,我重案组的兄弟不能。”
  盛教授松弛的眼皮微颤。
  “因为如果连我们都无法坚持公正与理- xing -。”明恕说:“那些真正需要保护的人又该找谁来依靠?向谁寻求庇护?”
  自从听到何茂莲的录音,林皎就几乎没有说过话。总是围绕着他的精英气场不见了,他眼中的光亮一点点消失。
  审讯员向他提问,他很少有反应,连眼珠都不怎么转动,好像身体还在这个世界,神志却被拉去了另一个空间。
  嫌疑人一般不会彼此见面,但这规定并非铁律。迟小敏站在林皎对面,轻轻喊了一声“大哥”。
  林皎终于有反应了,抬起头,怔怔地看着迟小敏。
  明恕在监控中盯着二人。
  看得出林皎对迟小敏并非全无感情,全无愧疚,他面部线条在抽动,肩膀由轻到重地颤抖,双手捏紧,下巴和脖颈僵硬地绷着。
  “大哥。”迟小敏说:“你不喜欢风干的香肠,也不喜欢甜味的,今年我做了很多辣味香肠,全都熏过了。我……我本来想下次你来蓝水乡看我的时候,就都拿给你。”
  林皎的唇抿得很紧,像是在竭力压抑着什么。
  “我不是那个婴儿,我都知道了。”迟小敏很平静,这样的平静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说话时,她一直看着林皎,脸上甚至带着很浅的笑,“我……其实到现在,我也不恨你。我没有亲人,从小孤苦伶仃,照顾我的爷爷走了后,只有你关心过我。就算是利用我,我也觉得值了。”
  说着,迟小敏叹了口气,“我最遗憾的是没能阻止你。其实我本来可以……”
  迟小敏低头,抹了下眼角,似乎是说不下去了,过了一分多钟才再次抬起头,“大哥,我不恨你。”
  林皎双手抱住头,用力到手背上的筋几乎要爆出来。
  所有人都听到他哽咽的声音。
  “你给我讲了十年,林叔叔是个多么正直勇敢的人。”迟小敏深吸一口气,声音也变得颤抖,“你是林叔叔的儿子,你的身体里流着他的血。你……大哥,我不信你一丝一毫都没有继承到林叔叔的正直。”
  “大哥,认罪吧。”
  抽泣与沉默充斥着审讯室的每一个角落,迟小敏离开后,林皎像是终于把自己的神志从另一个空间拉了回来。
  他说:“我想再听听那个录音。”
  ——“他要我向他保证,假如他遭遇不幸,一定不可将他调查‘鬼牌’的事告知警方……他这么做,是为了保护林皎……那些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而警察就算能保护林皎一时,也保护不了林皎一世……‘我不是个好父亲,但至少,林皎不该因为我受到伤害’。”
  录音一遍一遍播放,林皎从最初的哽咽变为痛哭流涕。
  没人知道这一刻他心中在想些什么,又或许所有人都能猜到他在想些什么。
  林忠国这一生唯一一次私心是为了保护他,希望他平安地长大。
  给他取名为“皎”,希望他一生皎洁无染。
  可他陷落在最肮脏的污泥里,与父亲的期盼背道而驰。
  他辜负了林忠国。
  这天,林皎向警方交待了全部作案事实,包括因为迟小敏暴露,而仓促杀死吕潮。
  “其实杀死吕潮时,我就动摇了。原来杀人也不是那么复杂的一件事,只要心中的恨与狂足够强,就能将恐惧压制下去。”林皎苦笑,“吕潮是个户外爱好者,我假扮成户外爱好者,他喜欢拍那些惊险的照片,比如在无人管理的悬崖上高高跃起。那种照片想要拍好,有时得花一个下午。我只是在他精疲力竭,没有防备的时候,在他后心刺了一刀,再推了他一把。他的命就没了。”
  林皎似乎在回味当时的情形,“早知道杀人这么容易,我为什么要依靠小敏呢?她……她确实是被我给害了。明队,你猜测我暂停计划,将小敏送去蓝水乡,是因为你回来了,萧局也来了。确实是这样,我怕你们,我不知道我在你们面前会不会露馅儿——事实证明,我确实露馅儿了,露得一塌糊涂。不过也不只是因为你们。我亏欠小敏很多,杀过一个人之后,我就明白,其实没有她,我一样可以复仇,将来,不如就让她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吧。”
  坦白的最后,林皎又提到了自己的母亲。
  “他们都说我母亲抛弃了我,去到国外就再也不回来。我小时候也这么想,但这两年我突然明白,我母亲的离开,是为了去给我父亲报仇。”林皎叹气,“她去的是东南亚,最早一批‘鬼牌’就是卖到了东南亚。她比我勇敢,也比我疯狂。”
  警方在林皎所述的地方找到了吕潮的残尸——尸体的绝大部分已经被动物啃食。
  至于黄妍,林皎的反应和迟小敏一致,“我没有杀她,她不在我的近期目标中。她和蔡心悦的‘鬼牌’售价都在十万元以下,她们连富人都不算。我首先要解决的是那些为富不仁的人。”
  案件的收尾工作还在进行,明恕又去了一趟位于北城区纺织一路的江北二村。
  经过一段时间,这个半新不旧的居民区又有了新的话题,已经没有多少人还在讨论快递驿站老板那离奇的死亡。
  黄妍的家还保持着向韬等人最后一次来勘查时的模样,空气中漂浮着不明显的异味,地上画着重要的示意线。
  明恕蹲在空荡荡的货架边,看着地上的示意线。
  “鬼牌”案牵连极广,即将面临法律制裁的不仅是“匠师傅”以及他们背后的地方黑恶团伙、跨国犯罪集团,还有与他们勾结的官员。特别行动队已经在夏西市等北方城市引起“地震”,这场清缴行动短时间不会结束,很可能会持续到明年。
  可谁能想到,这场风暴的原点,是这个快递驿站的主人?她的死将“鬼牌”曝光在警方的视野中,可她竟然不是因为“鬼牌”而遇害——至少现在,林皎杀害她的可能被排除了。
  那她是因为什么而被杀死?
  明恕闭上眼,脑中浮现出的是黄妍那全是小孔的胸膛。
  小孔是由碎冰锤造成,凶手想借此表达什么?
  快递驿站外没有再拉警戒带,几个居民围在门口,一边探着脖子张望,一边小声议论。
  “警察又来了,凶手还没有抓到吗?”
  “真吓人啊,万一还会作案怎么办?这眼看就要放寒假了,如果还抓不到凶手,我都不敢让我孙女过来住。”
  明恕耳朵尖,眼睛更尖,从黄妍家出来时,看到一个神色不太正常的女人。
  女人看上去接近40岁,烫着近来流行的小波浪,胸前围着一条围裙,本来正站在居民们后面往驿站里瞧,见里面有人出来,连忙转身离开。
  从她的装扮判断,她应该也住在这附近。
  可和真正看热闹的人相比,她不像只是因为警察又来了而赶来看热闹的人。
  明恕站在快递驿站外的路沿上,目送女人走进斜对面的巷子里。
  居民们还未散去,两个自来熟的大姐凑了上来,跟明恕打听案子,“小伙子,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抓到犯人啊?这一直抓不到,我们心里也不踏实啊。”
  明恕摆出面对人民群众时惯有的和气笑容,“案子正在侦办中,会尽快给你们一个交代。”
  难说居民们是被这句话安抚到了还是被这英俊警察的笑容安抚到了,居然全都跟着笑起来,“那就好,那就好。”
  明恕问:“刚才和你们站在一块儿的那位是?”
  闻言,大家都往后看了看,一人说:“你说商大妹啊?”
  有人说:“商大妹?商大妹刚才也来了?”
  “你没看到?就在咱们后面。”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她好像特别关心黄家的事。”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了起来,明恕没有插话,站在一旁听着。
  “是我我也关心啊,这边不做生意了,她家生意一下子就起来了。”
  “她没人家会做生意,之前我听说都要关门了?”
  “也不至于,也有快递公司和她家合作的……”
  明恕听明白了,这个商大妹和黄妍一样,也经营快递驿站,但生意一般。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