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心狂 作者:初禾(三)

字体:[ ]

神情,“方平旭是个孤儿,打小在福利院里长大,曾经被收养过一次,后来又被退了回去,我建议你们从福利院开始查。”
  方远航有些着急,“你就不能把话说明白?”
  楚信耸肩,“小直男,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明恕抬手制止方远航,又道:“那其他人呢?你了解的应该不止方平旭一个人吧?”
  楚信抄起手,神情有一丝狡黠,“如果我告诉你们,海镜寺这种佛门净地藏着一对儿情侣,你们会不会很惊讶?”
  方远航控制着自己不出声。
  “你说的是悟悍和悟世吧。”明恕说:“一个语文老师,一个体育老师,二十多年前先后放弃还算优厚的待遇与社会地位,确实是一桩稀奇事。”
  “他们倒是会挑地方。”楚信说:“世俗容不下他们,他们就挑了个远离世俗的地方。不过悟悍,也就是唐远,当时是有妻子的。”
  明恕问:“这位妻子后来……”
  “死了。”楚信身子往前一倾,颇有深意地看着明恕,“在刘岁出家成为悟世之后,在唐远尚未出家成为悟悍之前,她就死了。淹死在离家很远的堰塘里。”
  明恕眯了眯眼,缓缓道:“还有这种事?”
  “二十多年前的小乡镇,有什么事都不奇怪。”楚信说:“警方的记录是,唐远的老婆是失足掉入堰塘,但到底是失足还是被人推下去,只有当事人才知道。我吧,不怎么相信前一种说法。”
  明恕说:“所以你认为,唐远的妻子是被刘岁和唐远一同害死?”
  “谁知道呢?”楚信的语气又变得吊儿郎当,“我又不是警察,我只负责想象,调查是你们警方的事儿。”
  明恕点点头,“行,调查是我的事儿。那悟念和窥尘大师呢?”
  “悟念……”楚信捂了下额头,“我不知道。”
  明恕说:“不知道?应该是不愿意说吧。”
  楚信也不否认,“我告诉你们的已经够多了,剩下的你们可以自己查,也可以去问别人。至于窥尘大师,我说我和他没怎么接触过,你们信?”
  “至少在名义上,他是你的师父。”明恕说:“你在海镜寺修行也有几年了,说没怎么和窥尘大师接触过,我确实不信。”
  楚信乐了,“爱信不信。你们以为在海镜寺出家很难吗?得像那些正规寺庙一样经过层层审核?根本不是。”
  明恕道:“嗯?”
  “如果得这审那审,海镜寺还会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吗?”楚信吁了口气,“那就是个荒郊野寺,任何人都可以去当和尚。窥尘自己都来路不清,还管得着别人?”
  “照你这么说,在这海镜寺里修行的都不是真正的僧人,而是心中有鬼之人?”明恕眼神渐渐变得犀利,“那你呢?你心中装着什么鬼?”
  话题忽然转移到自己身上,楚信神情略微一动,“不是说不聊我吗?”
  “但听你讲了这么多,我克制不住我的好奇心啊。”明恕笑道:“所有僧人都不是单纯的僧人,你难道是?他们都抱着某种目的而来,你难道只是想去山里撞钟?”
  “好一个撞钟。”楚信笑着摇头。
  明恕又道:“而且对于你的师兄弟,你了解得未免也太清楚了。”
  楚信思索了一会儿,“我看破红尘,去海镜寺当和尚,就算我自己对寺里别的和尚没兴趣,我家里也不放心啊。不查个清楚,我伯父怎么会放任我在海镜寺生活。”
  “这倒是奇怪了,你伯父楚林雄查到海镜寺的僧人个个可疑,还放心将你丢在海镜寺?”明恕说:“这个逻辑我是无法理解。”
  楚信眉间隐隐显出一丝迟疑,随即摊开手,“事实就是这样。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你如果怀疑杀人的是我,那就慢慢儿查,用心去查,我敢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向我的家族请求帮助。”
  与滔滔不绝的楚信相反,俗名殷小丰的悟念一脸麻木,说得最多的是“阿弥陀佛”。
  “他上次就这样!”方远航说:“跟听不懂话似的,不管我怎么问,他都给我来一句‘阿弥陀佛’。”
  “殷小丰不愿意开口,这倒没什么,自有线索帮他‘说话’。”明恕道:“现在大家要转变一下思维,我知道你们对僧人的第一认识都是慈悲,但海镜寺的僧人显然不是。窥尘身份不明,现在行迹不知,而另外五人各有各的- yin -暗面等待我们去挖掘。邱岷的死,一共有两个侦查方向,一是继续以邱岷为中心排查,这里洪传飞是一个重点,杀害邱岷的人必然跟踪过洪传飞,否则TA不可能那么巧就从丫头山带走邱岷。蓝巧。”
  蓝巧应道:“在!”
  重案组人手不够,东城分局女警中队已经应邀加入该案的侦查。
  “邱岷你最熟悉,这个方向由你来盯。洪传飞也许会提供一些有用的讯息,如果他什么都想不起来,那就只有我们自己去挖。”明恕问:“有没有问题?”
  蓝巧说:“放心交给我。”
  明恕点点头,继续说:“另一个方向,我把它放在海镜寺。凶手有可能就藏在海镜寺的僧人里,但到底是谁,现在还无法判断。这里有个难点,就是海镜寺的僧人其实不止我们看到的这五人。另外,海镜寺还有一些香客。这些人都熟悉祈月山,并且有机会去后院拿走工具箱里的铁钉。”
  易飞插话道:“但如果考虑动机的话,还是海镜寺这五人的嫌疑更大。因为长期生活在祈月山里的是他们,因为邱岷等大V的推荐被打搅的也是他们。他们不动手,反倒是那些在外游历的僧人和偶尔前来的香客动手?这说不过去。”
  明恕点头,“确实在理。这五个人的背景都必须摸清楚。另外,对窥尘这个人,各位有没有什么想法?”
  肖满举手,“根据禅房里的积灰判断,窥尘是在告知其他僧人自己将要闭关之后不久就从寺中消失的。禅房里没有任何打斗痕迹,所有东西都很规整,我个人更倾向于——窥尘是以闭关作为幌子离开海镜寺。”
  “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方远航说:“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瞒着所有人离开是打算去做什么?”
  明恕道:“可能- xing -很多,站在僧人的角度,他发现自己时日无多,找个地方了结自己的一生也说不定。但不要忽视一个问题,窥尘这个人身份不明,他是不是七十多岁的老人,我都想打个问号。”
  方远航一个激灵,“也许真正的窥尘早就死了,后来那个说要闭关的根本不是窥尘!”
  众人立马讨论起来。任何案子涉及宗教,都会多一层神秘色彩,祈月山这两个案子又确实蹊跷,单独的线索不发散来思考不行,但发散得过猛,同样不利于案件的侦查。
  明恕听大家说了会儿,道:“萧局给我提供了一个思路,杀害邱岷和将邱岷分尸的是两个人,杀害吕晨赵思雁的是分尸的人,但我总觉得这种可能- xing -微乎其微。”
  邢牧站起来,“我赞同萧局的看法。邱岷和吕、赵的尸检都是我做的,前者身上的锐器伤是死后分尸所致,由工具斧劈砍造成,后者身上的锐器伤是铁钉与尖刀造成。虽然是截然不同的伤,但从创口可以看出,凶手在动手时动作非常利落。这样一个人,你要说TA用手掐的方式杀死了邱岷,我觉得不符合行为逻辑。”
  肖满压低声音对方远航说:“今天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咱们邢老师和小明盘逻辑了。”
  方远航也压低声音,“邢老师挺好一人,你别埋汰他。”
  “我埋汰他了吗?”肖满拍方远航的后脑勺,“称赞都听不懂,你他妈怎么给小明当徒弟的?”
  “你最近别惹我。”方远航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儿已经被几个案子磨坏了,万一我哪天控制不住,一拳就能让你这技术队员归西你信不信?”
  “- cao -了……”肖满本想继续怼方远航,一想这位兄弟最近确实是忙得够呛,便作罢,“行了行了,不惹你总行了吧。”
  “那假设杀害邱岷与将邱岷分尸的不是同一人,情况就更加复杂了。”明恕道:“刚才我给出的这两个大方向其实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凶手仇恨并且只仇恨邱岷一人。但还有种更麻烦的可能是,邱岷是被凶手选中的一人,却不是唯一一人。”
  易飞道:“连环凶杀案。”
  明恕点头,“所以这个案子必须尽快找到突破点。”
  会后,周愿叫住明恕,“明队,我已经详细查过秦可的上网记录,没发现有任何人在网络上关注她,她对自己的身份掩饰得很好,一般人无法通过她在网络上的发言判断她的真实身份。案发之前,她的周围也没有出现可疑人物。”
  “那凶手更可能是从黄汇入手?”明恕迅速将思路从祈月山的案子调转到秦家的满门血案上,“黄汇不上网,通讯记录也没有疑点,凶手大概率直接出现在她面前。”
  周愿自言自语道:“会是秦英吗?”
  随着调查的进行,僧人们的底细渐渐被警方掌握。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