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心狂 作者:初禾(二)

字体:[ ]

房间保持着原貌,冰箱里的食物仍未过期。雍欢说过想整理一下沙春的遗物,目前却还不是时候。
  明恕坐在练习室的古筝旁,看着对面用于固定手机的支架。
  沙春每次坐在这里练习、录制演奏视频时,都在想什么?
  这次一定要成功。
  这次录的视频很棒,一定会有人看。
  再坚持一下吧,不要放弃……
  忽然,裤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明恕回神,发现是萧遇安发来的信息。
  对话框里只有一张照片,黑色封皮的笔记本。
  屏幕上显示着“正在输入”。
  不久,萧遇安发来语音:“对这个笔记本有印象吗?”
  明恕将照片放大,想了半天,立即站起,向一旁的书架跑去。
  上次来这里时,他看到过一个厚皮笔记本,但当时还有别的事,所以没有将笔记本拿出来仔细查看。
  书架上的书并不多,几乎都与音乐有关。明恕将笔记本取下来,翻开一看,里面一片空白,一个字都没有写。
  这是个崭新的,并未使用的笔记本。
  “哥,你照片里的笔记本是在哪里看到的?”明恕打电话问。
  “痕检科,是巫震留下来的。”萧遇安说:“肖满对这笔记本有印象,但一时想不起来。他最近去过的与案子有关的地方一是演艺中心,一是沙春的家,正好你在沙春家,就顺道让你看看。”
  明恕立即将笔记本装入物证袋,再次抬头看向书架,那里面还有另外几个笔记本,“巫震与沙春有同样的笔记本……哥,沙春的笔记本都是浅色系,女生喜欢的那种。”
  说着,明恕已经将笔记本全部拿出来,接着快步走去卧室。
  他还记得,沙春的帐篷里,有一个小巧的硬面笔记本,内外都是卡通人物,相当可爱。
  现在的年轻人,将它叫做手账。
  厚皮笔记本和沙春其他笔记本比起来,显得极为另类。
  “这可能不是沙春的东西。”明恕说,“但如果是巫震的,为什么会在沙春这里?”
  “先带回来吧。”萧遇安说:“交给痕检去鉴定一下。”
  夏天已经到了尾巴上,但最后一波酷暑仍旧让在外奔波的人暗自叫苦。
  巫震刚失踪时,派出所没得到罗修那条线索,因而未能找到医路街来,现在重案组来了,破案的最佳时间却已过去,即便是挨家挨户摸排,效果也不理想。
  即将开学,小孩们正抓紧时间疯玩。这一带都是老房子,巷子特别窄,地上是那种铺了几十年,早就开裂的青石板。易飞刚从一户人家出来,热得要命,拧开水壶想灌一口,就被从后面跑来的两个小孩撞到了腰,水没喝成不说,牙还被磕着了。
  “我- cao -!”向来文明的副队也爆了粗,只见那两个孩子不过七八岁,背着迷彩包,戴着仿军用头盔,腰上别着水壶,向一处老旧的阶梯跑去。
  易飞登时想起前段时间西城区出的一件让人啼笑皆非的案子——七个小孩组队离家探险,装备相当专业,指南针工兵铲帐篷红外望远镜应有尽有,有两个孩子居然还带了降落伞。
  七个家庭的父母都快疯了,满城找人,警方先后出动了派出所的民警,和分局的特警,最后才在城郊一处洞- xue -里找到孩子们。
  当时因为下暴雨,河水暴涨,七个“探险家”躲进洞- xue -,如果雨势再大一些,警察赶到时,他们可能已经没命。
  因为这个案子,市局专门开了会,要求分局、派出所一定要加强巡逻,看到有离家探险迹象的小孩,务必拦下来,并联系其家长。
  重案组不管这种治安事件,但易飞好歹是警察,连忙叫来一名队员,让跟着那俩小孩。
  没过多久,那名队员忽然在小组频道里喊:“这俩小孩不是离家出走,居然是他妈来找尸体!现在的小孩怎么回事?老子刚入队时胆子都没这么大!”
  离医路街老居民区三公里远有个职业学校,半年多以前因为资质问题关停,教学楼已经空了,但职工宿舍还住着人。
  宿舍和教学楼隔着一座- cao -场,本来教学楼的方向才是正门,但学校关停以后,正门就被关了,改开宿舍附近的小门。
  这样一来,教学楼就像是被藏在了深处。
  关停之前,职校还打算在教学楼侧面再盖一栋实验楼,因此教学楼后面堆着大量建筑废料,还有一台乡镇常见的水泥搅拌机。
  那里正是两个胆子奇大小孩的探险目的地。
  一到现场,易飞立即闻到了并不浓烈却非常熟悉的气味——尸臭。
  尸臭的来源,是不远处一个奇形怪状的水泥墩子。
  职校本就偏僻,关停后几乎无人再来,水泥墩子又被藏在烂木头、砖块之下,很难引人注意。
  近日连晴高温,水泥墩子发生了细微迸裂,使尸臭得以泄出。
  得到消息时,明恕正在开车往刑侦局赶,还未挂断电话就立马调头。易飞的声音在整个车厢里荡漾:“墩子已经打开,尸体被装在塑料袋里,已经严重腐败,衣物和体征上看是男- xing -。你猜我们在他长裤的裤袋里发现了什么?”
  明恕说:“别卖关子!”
  墩子打开之后,尸臭就再也压不住,易飞被熏得头晕脑胀,眼睛都有些睁不开,“浪味仙的包装袋!”
  两个小孩一个叫周礼,一个叫许吟,都只有8岁,许吟看着像个小子,其实是个姑娘。
  明恕一问,两人就全招了。
  周礼和许吟是邻居,许吟父母双亡,家里只有个聋哑爷爷,周礼的父母虽然健在,但都在外地打工,有时一年都不会回来一次,家里有年迈的外婆和外公。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爱看荒野探险、鬼屋惊魂之类的节目,老早就想离家探险,却被周礼的外婆外公牢牢盯着,只能在附近转悠。
  一周前,许吟发现职校教学楼下面有尸臭,于是告诉周礼,两人一合计,打算带上装备,去找尸体。
  “等等!”明恕看向许吟:“你怎么分辨得出那是尸臭?”
  墩子尚未打开时,空气里确实已经有尸臭,但并不明显,别说是一个才8岁的小姑娘,就算是成年人,都未必能闻出异常。
  加上天气炎热,教学楼后面有一片腐败的植物,本就弥漫着难闻的怪味。
  许吟的眼神忽然变得怪异,周礼说:“因为她和她爸妈的尸体生活了一周!”
  方远航惊骇,“什么?”
  “我就是能分辨。”许吟笑起来,可那笑容出现在一个小孩脸上,并不让人觉得可爱,只觉得可怖,“我闻得出来,那就是死人的味道。”
  明恕示意方远航立即去查,又联系局里的心理专家——这小女孩不管是否牵扯未侦破命案,心理都必然有严重问题。
  一个正常的小孩,怎么可能在闻到尸臭后,邀约小伙伴一起玩找尸体的游戏。
  因为有水泥的隔断作用,尸体腐败速度较慢,邢牧在初步尸检后摇了摇头,“暂时没有发现存在于体表的致命伤,进行完解剖之后,我才能告诉你死亡原因。”
  明恕看着男尸的衣服。虽然衣服表面已经污浊不堪,但仍能看出,这是巫震在6月21号被监控拍摄到时所穿的那一身。结合裤袋里的浪味仙包装袋,这具男尸很有可能就是巫震。
  现场已经被彻底封锁,邢牧率先带男尸回局里进行解剖和DNA比对,痕检师们留在附近采集可能存在的犯罪痕迹。明恕一步一步退远,看着那台水泥搅拌机,又看了看教学楼,“巫震6月21号的举动像即将寻短见,但刚才那个被害者,必然是他杀。用水泥藏匿尸体,放在这种与荒郊野外无异的地方,如果按普通失踪案来查,恐怕一年半载也查不出来。”
  在男尸的解剖结果出来之前,方远航弄清楚了许吟的家里是怎么回事。
  许吟的父母曾经在沿海城市务工。两年前的暑假,许吟被接去和父母一同生活。那个短暂的夏天,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许吟的母亲与工地上的一名工人偷情,被许吟的父亲发现,两人在租住的房间里爆发激烈争执,许母失手杀死了许父,而后因为恐惧自杀。许吟目击母亲自杀,被吓得晕倒,醒来之后想出门,却发现门早就被锁住了,她根本打不开。
  就这样,许吟在闷热的一居室里与父母的尸体共处多日,直到警察破门而入。
  沿海高温潮- shi -,两具尸体散发着常人难以忍受的恶臭。案件侦破之后,许吟被送回冬邺市,接受了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却已经回不到原来的状态。
  她总是说,自己喜欢尸体,也喜欢尸体散发的臭味,在那种臭味里,她感到快乐与安宁,就像仍然和父母生活在一起时一样。
  “太可怜了。”方远航说,“她这心理如果纠正不过来,长大后会怎么样?”
  明恕没有太多工夫感叹一个小女孩的人生,眼下有太多需要他处理的事。
  尸检与DNA比对均在进行中。
  巫震失踪后,派出所在巫震的日常用品中采集到了DNA,这是目前证实男尸是否为巫震的关键。
  肖满从痕检科赶来,手上拿着明恕从沙春家里带回来的那个笔记本,“明队!这确实是巫震的笔记本,我在上面提取到了巫震的指纹!”
  巫震的古筝学习资料上有沙春的指纹和笔迹,这并不奇怪,可是沙春家里的笔记本上,为什么会有巫震的指纹?
  “巫震和沙春的关系,肯定比我们之前以为的更加密切。”明恕在萧遇安面前走来走去,“巫震的课程本来应该持续到7月初,但他最后一次到‘蒹葭白露’上课是6月13号,原因是对课程不满。像这种一对一教学,所谓的‘对课程不满’指的往往是对老师不满。”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