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求求你别装萌新了[无限]+番外 作者:锲而不舍(下)

字体:[ ]

 什么,大魔王?
  众鬼惊慌片刻,一致扭头看向正挪着小碎步想躲的某中年男鬼。
  某中年女鬼冷笑一声,“上次放我鸽子,这次你就自己去吧!”
  非常合理,大家满意点头。
  于是到了负18楼,电梯门刚一打开,一个捧着剧本的中年男鬼便“热情”地迎上来。
  “我们又写了几个剧本,娱乐圈的金主x小明星,黑道的大佬x卧底,豪门的合约夫夫……您看看有没有中意的?”
  沈清城目光沉沉地看着他。
  男鬼声音轻了些,“古、古代的也有,宫斗的美人传,狗血的花魁带球跑x微服私访的暴君,权谋的……”
  沈清城将一摞剧本抢过来,矜持地抬起下巴,转身,“哥哥、”
  陆戚又抢过剧本扔回男鬼怀里,黑着脸,“别想了,叫哥哥也没用。”
  叫别的呢?比如、
  陆戚眼疾手快地捂住他的嘴巴。
  ……
  【倒计时结束,玩家正在脱离副本】
  【副本“娱乐至死”数据异常,玩家数据异常,NPC数据部分缺失,无法修复】
  【警告,数据无法修复,请及时排查原因】
  这个副本沈清城的奖励仍旧是80生存点。
  而且他用了一百点购买额外的包裹位,就是为了把槐木带回来,所以准确地说他在这个副本的生存点收获是-20。
  别的收获也有,两个槐木牌,里面还住着两只鬼。
  跟不同种类的符纸被默认为同一种东西一样,养了鬼的槐木牌也被系统默认为是和槐木桩子同一种类的东西。
  沈清城发现这点的时候想也没想就把两个木牌扔进了包裹。
  游戏坑他,他没道理让游戏好过,绑两个劳力回来使唤不也挺好的么。
  要是有合适的,接下来他还要继续绑!
  木牌被沈清城随意扔在茶几上,微微动了动。
  沈清城:“出来吧。”
  接着一黑一灰两道鬼影便从木牌中飞了出来。
  第一次见到游戏空间的样子,白石郎君和小红都很惶恐和新奇,惶恐是对沈清城的,新奇却是对这个陌生的世界。
  沈清城看着他们四处打量,奇了,“你们对之前的事情有印象吗?”
  白石郎君迟疑地摇摇头,“我只记得每十年会从沉睡中苏醒,醒来享用完祭品便接着沉睡。”
  沈清城:“就没点特别的?”
  白石:“有,这些祭品有的我知道是村民,有的却不知道是什么。”
  多半是玩家了。
  沈清城看向小红,“你呢。”
  “我、我记得,”小红捏着衣角道,“我们待的地方是副本,大人是玩家,每当有一批新的玩家进来我们待的地方时间就会自动重启。”
  咦,我这个大bug下面居然还藏着个小bug。
  “所以你发现我没被害死就偷偷跟着我,后来发现我是鬼就直接投诚了?”
  小姑娘害怕地点点头,怕大人不要她。
  沈清城倒没那么小心眼,从沙发上起身,“行了,具体事情等我回来再说,我先去找陆戚。”
  他想跟陆戚回现实世界,失忆问题能不能解决总得知道。
  但是,他没生存点。
  作者有话要说:
  美人:剩下的剧本,哥哥我想……
  7:不,你不想。
 
 
第103章 现世
  陆戚醒来时依然是在军区总医院的病房里。
  他被封锁的记忆离开游戏就恢复了, 此时两段互不干扰的记忆清晰地摆在脑海里,让他一时有些无措。
  一段记忆中他清楚地了解沈美人的身份。
  对方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华夏,身份是天师, 并且在他失忆前不久两人感情刚刚升温,他已经打算好回到游戏空间或者现实世界就向沈美人表白。
  另一份记忆里他对沈美人一无所知, 只凭直觉知道对方和他关系亲密。
  他认定沈美人是游戏中的NPC, 是鬼怪。计划好的表白倒是没漏掉,不仅没漏, 连婚礼都有了, 冲动得让他感觉这个人不像自己。
  陆戚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病床前队员张铁早就察觉到队长醒了, 人高马大的汉子趴在椅背上一动不动地守着,见队长始终不睁眼,“队长, 张院士让你醒了尽快去一趟指挥中心。”
  心情复杂的陆戚只好暂时先抛开这些杂乱的思绪。
  他睁眼坐起来,捏了捏眉心,突然想起什么, “终端?”
  “在这,”张铁把抽屉里的终端找出来交到队长手里, “电已经充满了, 随时可以开机。”
  陆戚将终端扣在腕上,没有第一时间开机。
  如果不出意外, 沈美人现在应该待在他的终端里,这点暂时不能让多余的人知道。
  张铁见他没有其他反应,犹豫了半晌,最终忐忑地问:“队长, 你想起来了吗?”
  你想起来自己在上个副本失忆然后直接跟沈哥把婚都结了吗?
  陆戚抬眼沉默地看着他,张铁立刻把眼中的好奇一收, 乖觉地做了个给嘴巴拉上拉链的姿势。
  简单洗漱过后,陆戚坐上了前往指挥中心的车。
  他让张铁把前后座的挡板升起来,这才开机打开终端。
  “你想起来没有?”沈清城问他,他刚熟门熟路地回房间洗完澡,这会儿脸色红润。
  同样的问题从沈美人嘴里问出来,陆戚不能再沉默以对,他道:“嗯。”
  “那,”沈清城心里也是没底,他放下擦头发的手,“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陆戚抿了抿唇,“有。”
  沈清城心提起半截,“什么?”
  陆戚:“关于我们的关系。”
  别的不说就说我俩的关系?陆戚不会想反悔吧?婚都结了!
  对于这点陆戚想得很清楚,失忆这件事是突发状况,对他或是对沈美人都有一定影响。
  他不安,沈美人同样不安,所以才会有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沈美人想出一个婚礼,他顺水推舟,他们急需一个明确的关系将他们绑在一起。
  现在冷静下来将这件事从头到尾梳理一遍,就知道这段关系进展得有多急促。
  他并不是想否认和沈美人的恋爱关系,只是在双方都不安的情况下,这段确定下来的关系仍稍显仓促。
  他想再清楚地将关系明确一遍,在他记忆完整,沈美人确定他足够理智的情况下,他会征求沈美人的意愿,询问对方是否愿意和他交往。
  沈清城没能问到更多陆戚的想法,一是陆戚表示这些回家再谈,二是指挥中心马上到了。
  会议室里张院士和原所长正等着他们,陆戚一进来,张院士就示意门外的研究员把门关上。
  “陆元帅不在,”张院士交代了一句,按下遥控器把投影打开,“我们今天主要说两件事。”
  在说之前他回头看了陆戚一眼,确认道:“陆戚啊,恢复记忆了吗?”
  被第三次问到这个问题的陆戚沉稳回应,“嗯。”
  “这不是挺好的嘛,”旁边原所长捧着茶盅促狭地望着陆戚笑,“咱们研究有进展了,小戚和小沈的感情也有进展了,两全其美。”
  他们告知老陆他家孙子在游戏里把婚事都搞定了的时候老陆可是“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研究有进展了?”陆戚问。
  “这也是今天要说的事,”张院士道,摁了下遥控器,“游戏封锁你们的记忆似乎消耗了不少能量,以至于一些防御程序能量不足。”
  沈清城没说游戏其实是想清除他才搞得“精尽人亡”的,他看着投影上奇怪的登录界面图片,问:“那是什么?”
  张院士对他态度和蔼,“这是我们这次研究的进展之一,方匣游戏登入口。”
  玩家和看直播的观众习惯称游戏为恐怖游戏,但研究所的相关人员却习惯称其为方匣游戏。
  游戏登录界面?沈清城似懂非懂。
  比起他陆戚对这些要敏锐许多,一听便明白了张院士的潜台词,他道:“研究所掌握游戏的登入口了?”
  “没错!”原所长放下茶盅手舞足蹈地说,“我们正在研究脑电波链接器,到时候就可以主动送人进游戏里了!”
  在此之前他们已经能够关闭游戏入口,确保游戏不吸纳新玩家。
  也就是说现在游戏是否能引入新玩家的选择权已经完全掌控在研究所手里。
  沈清城:“那登出呢?”
  “这个还在研究当中,相信很快就有进展了!”原所长毫不气馁,又捧着茶盅美滋滋地喝了起来。
  所以说陆戚失忆是件好事嘛,再来几次说不定登出口就找到了。
  沈清城点点头,陆戚跟他说过,大秦会训练专人进游戏带普通玩家过任务,等登出权限控制在研究所手里,游戏应该又会有新玩家出现了。
  陆戚:“第二件事是什么。”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