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龙套夫夫+番外 作者:快乐喷泉

字体:[ ]

  《龙套夫夫》作者:快乐喷泉
  文案
  程振,网配圈龙套帝,因配过太多次父亲的角色,成了众大神的爹。
  人送外号——共享老父亲。
  某天,网配圈突然出现了另一个跑龙套的,想当圈内所有人的妈。
  程振一开始没瞧上。
  后面才知道,这是他苦追已久的初恋对象。
  欢乐轻松网恋文,打打游戏配配音,谈谈恋爱卖卖饼。
  游戏部分简单,玩的是吃鸡,为了谈恋爱。
  主攻文,受叫谢持(chi)不是谢特,再看错我自杀。
  不要问我为什么一开始不表明身份,因为这样的话这本文三章就能完结。
  内容标签: 强强 网配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振,谢持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东崇市石阳街,不足两米宽的狭窄街道两侧摆满了路边摊,专门贩卖各类吃食,停在摊位前的学生使得本就拥挤的路变得更加难以行进。
  石阳街位于东崇大学门口,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是路边摊最热销的地点之一。
  街尾排起了长队,不少人直奔队伍末尾走去,随着时间的推移,队越排越长。
  “这是卖什么的?”见人多于是来凑热闹的学生向队伍前一个人问。
  “你大一的吧?”前面的人转过头,言语笃定。
  “你怎么知道?”大一新生感到迷茫。
  东崇大学某学长一语道破天机:“连程大少煎饼摊都不知道,不是别校学生就只能是新生了呗。”
  刚入校不久就发现了本校特色的新生言语中充满着期待:“他家的煎饼,很好吃吗?”
  “一般。”学长冷漠道。
  “那为什么这么多人在这排队?”
  “呵,等排到你你就知道了。”
  新生从学长的语气中,听出了恰柠檬的味道。
  “既然不好吃,你为什么在这排队?”新生不依不饶,想要挖掘出火爆煎饼摊下的过人之处。
  “我是代购。”学长冷漠的脸上出现了些许热情,熟练地调出自己**二维码,“想找人帮你取快递、代购,可以找我。”
  惊讶脸:“这还能代购?”
  “加我好友,拉你进群。”
  半分钟后,新生进入了[东崇大学互助群]
  进群的第一条消息,就是和他现在所在的队伍有关。
  [322求代购学生街煎饼]
  [323同求]
  [324俺也一样]
  ……
  代购煎饼,是互助群最火爆的生意,没有之一。
  每天都会有人寻求代购,价格视稀缺程度而定,代购费在一个两元到十元内徘徊,旺季时,煎饼还得限购,每人四个,往往供不应求。
  面前的这位学长,就是专业代购。
  每天一下课就跑煎饼摊上排队,他能不烦吗?
  不过排上一两小时的队,就能给他带来十几到几十的收入,比取快递好挣多了。
  新生开拓了新世界,在了解事情原委后,不由感叹:当代大学生果真是成天吃饱了没事干。
  队伍缓慢移动,煎饼摊的主人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
  看见那张脸的那刻,新生就明白了为什么群里对这家的煎饼,需求如此旺盛。
  程振,煎饼摊摊主,靠一张脸养活了东崇大学无数代购。
  站在煎饼摊后的男人很高,破洞牛仔裤,黑色T恤,腰间还围了件酒红色围裙,这围裙大伙眼熟,学生街最火的那家得意楼里的服务员都穿这个,程振身上这件估计是饭店的人免费送他的,为的就是让他给自家店当活招牌。
  程振脸上带着口罩,看不清长相,许是天气太热,程振把口罩往下扯了点,露出鼻子呼吸,仅遮住三分之一的脸,不难看出他的帅气,在这小小的煎饼摊前,隔绝了空气中的闷热,让人心甘情愿在这排队。
  刚开张不久的程振看着远处蜿蜒漫长的队伍,不由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机械式问面前的客人:“要加什么?”
  女生也就比他煎饼摊高半个头,声线偏细,小声答道:“都加!”
  程振意味不明地闷笑一声,随即收住了,打量了眼她的小身板:“你吃得完吗?”
  “我能吃!”大放厥词的女生为自己感到丢人,说完后羞愧地膝盖一弯,顿时矮上一截,这回只看得见她的发梢。
  “十八。”程振报出价,接着用铲子在边缘一刮,面皮很快松动,对折,拿过边上的勺往饼上抹酱。
  “好,支付宝给你了。”女生晃了晃手机屏幕。
  紧接着,系统提示音响起:[支付宝到账:20元]
  “转错了?”程振口罩下的笑容淡了些,见怪不怪问道。
  “加上面的微信,申请退款,等会给你退回去。”程振用手指了指招牌左下角不明显的二维码,继续说道,“下次别用这招,我微信就在这,谁都能加。”
  这伎俩,至少上百个人用过,起初程振太单纯,真以为她们是不小心转错了,直到同一招用的人多了,他才醒悟过来,这是为了加他微信。
  可惜她们漏算了一点,程振不玩微信。
  加的人多了,程振的微信就变成了专业卖煎饼号。
  眼见快排到他们,新生被学长一把搂住肩膀,高举手机,装作合拍的模样,打开的却是后置摄像头,屏幕里出现的是程振做煎饼的身影。
  新生感到困惑:“学长,你在干吗?”
  学长:“知道我为什么愿意每天来排队吗?”
  新生:“为了代购费?”
  学长:“错。我告诉你,这才是经济的主要来源。”
  程振的照片一张就能卖好几块,拍的好的,价格更是直线往上飙。
  那些会找代购的人买起照片来毫不手软,光是吃到程振亲手做的煎饼还不够,她们也想看看新鲜出炉的程振。
  今天穿了什么衣服,有没有换发型?
  呜,怎么越看越帅。
  借着新生懵逼的状态,学长偷拍了好几张照片,为了挣钱,他甚至咬牙换了个苹果x,拍出来的照片果然清晰,他翻着相册,嘴里碎碎念估价:“这张十块,这张八块,这张有点糊,算了,当赠品吧……卧槽!这张,一百!”
  学长正好抓拍到一张程振抬头看他的照片,盯着镜头,眼神中压抑着不耐,又冷又傲,自带三分野- xing -。
  这是他冒着生命危险偷拍到的成果。
  他有预感,这张照片在群里一挂出去,绝对能炒到天价!
  学长黑心地在程振脸上打了个码,只出一双眼睛,在群里发布消息:[357出售照片,价格私。]
  一瞬间,手机上无数人私聊他,消息炸了。
  东崇大学某代购笑开了花。
  “叮咚。”特别关心提示音响起。
  听见这声音,程振目光一亮,瞥见手机屏幕还未来得及消失的消息,魂都飞了,草草说了声:“等一下啊。”
  将手上的一次- xing -手套一脱,拿起手机走到一旁看消息。
  谢持:[老板,煎饼好了吗?]
  程振的手机打字声啪啪作响,按得飞快:[好了,你随时过来拿。]
  谢持:[我现在有点事过不去,晚半个小时行吗?]
  程振:[行,你过来我给你现做。]
  发了两句消息,回来的程振有些蔫,刚要舀起勺面糊,动作一滞,想到了什么冲着面前的男顾客问:“喂,我这有六个做好的,你要不要?”
  “六个?行行行,我全要了。”客人忙不迭点头,开学季正是煎饼摊生意火爆之时,每人限购四个,他能一次- xing -买到六个,还不用等,便宜大了。
  程振把一早做好的六个煎饼从下面柜子里的保温盒拿出,饼皮温热,刚好入口的程度,再多放一会儿就该凉了。
  夜幕降临,石阳街各摊位老板纷纷点亮准备好的灯泡,将街道照得通明,煎饼摊前的队伍越发诡异,夜晚中,在手机屏幕反光下的一张张惨白脸,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鬼片现场。
  突然,有一个人径直朝队伍最前端走了过去,夜色看不清他的脸,一瞬间,所有羡煞、仇视的目光都投向那个背影。
  人群中一阵骚动,不知是谁发自内心骂道:“日,那个关系户又来了。”
  敢在生意火爆、无论何时都一群人排队的程大少煎饼摊上插队的人,除了谢持不可能是别人,排队的人生气、愤怒,却无可奈何,因为谢持背后有程振撑腰。
  程振是老板,说让谁插队就让谁插队,好在享有这项特权的人不多,也就谢持一个关系户,大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忍了。
  即便是这样,依旧不妨碍他们用谴责的目光“杀死”谢持!
  夜色壮胆,大白天谢持都敢直插进人群最前端,现在是晚上,大家看不清他的脸,但谢持还是有那么些许心虚紧张,他默不作声走到程振旁边问:“做好了吗?”
  程振在人群出现骚动的时候就知道是谢持来了,笑得比谁都温柔:“没呢。”
  谢持身上的白衣在黑夜里显得无比瞩目,晚上风大,谢持把帽子戴上了,拉链拉高,遮住下巴。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