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hp  

姐夫太无情 作者:火棘子(11)

字体:[ ]

  
  一见面童宇就乐了:“家属带来了?辰钰你太卑鄙了!”
  
  师峥玩什么都不输分,而且总能把别人带沟里去,没人占得了他的便宜。可惜,他能守住阵地,松辰钰就不行了就师峥去厕所的一会会儿功夫,他就被一群人恶整得连灌了好几杯,眼看就到上演脱衣舞的境地。
  
  师峥恨得牙痒痒,回来就给他报仇。
  
  一喝就晕就醉的松辰钰腻在师峥身上,两眼迷离:“童宇,有本事跟师峥赌一把啊,不敢啦?”
  
  师峥将松辰钰往椅子上扶,松辰钰非不愿意,玩着玩着,童宇就侧目了:“喂!松辰钰!看把你姐夫挤哪里去了!哎呦,都窝进怀了去了!”
  
  师峥一抖,输了。
  。
 
 
 
 
第12章 又见面啦
【第12章】
    
  师峥将松辰钰往椅子上扶,松辰钰非不愿意,玩着玩着,童宇就侧目了:“喂!松辰钰!看把你姐夫挤哪里去了!哎呦,都窝进怀了去了!”
  
  师峥一抖,输了。
 
  输了,当然要被恶整,师峥这把手气不行,一摸就摸到在腿.根上画小鸟的惩罚。一直被压着恶整的童宇激动了,踩着椅子直接上桌,就嚷嚷脱。要在那地方画小鸟,虽然不是全光,也得脱到只剩下内裤了,师峥没办法,开始解皮带啊。
  
  没想到醉了的松辰钰忽然一拍桌子,大喊一声:“我替他!”
 
  师峥还没把皮带提起来,就见松辰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时跳上桌子,将裤子一褪,只剩白色.内.裤,拿起画笔就在自己腿.根画了一个小鸟——还带一翅膀的!画完之后得意洋洋地挑眼看师峥——腿够长的,这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桌子啊!
  
  师峥惊了,二话没说把他拽下来,帮他把裤子一提,一群人哄堂大笑。
  
  师峥说:“他醉惨了,得睡觉去!”
    
  松辰钰一向都这样,喝不了酒,大家起哄不让走,师峥足足自罚了十大杯才摆脱这群狼。
  
  这游轮的确豪华,布置得跟酒店似的,套房也很华丽。
  
  师峥将腻在自己身上的松辰钰拖回了套房,往大床上一扔,那床弹了两下,松辰钰抓着被子就在那里止不住的笑,也不知道傻乎乎的笑什么——果然是醉了。  
  
  外面正热闹,不过师峥是没打算再出去。
  
  刚才又泼酒又泼饮料又是放烟花,身上味道都不对了。
  
  师峥又把松辰钰弄到浴缸,一边放温水,一边摁住他让他别动。一开始松辰钰还闹腾,等师峥扒他裤子的时候忽然就不动了,脸埋在手臂里。师峥倒没想太多,给他扒得只剩下一条内.裤:“别往下滑啊,会死人的,自己洗,洗完叫我。”
  
  好半天没动静,师峥一看,松辰钰靠浴缸上睡着了。
  
  师峥无语了,把他捞了出来擦干,睡衣一裹,抱到床上一扔,松辰钰就着趴着的姿势继续睡,洗过澡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润了许多,尤其是双颊和嘴唇泛着润泽的光芒。松辰钰的唇形有点翘,再这么半趴着,就跟索吻一样——这哪像个军人?
  
  时间还早,玩手机也无聊,师峥冲完澡后,拉灯就睡下了。
  
  大海的海浪有节奏地拍打着游轮,从窗子看出去,能看到湛蓝的星空。师峥的心情不由得变得豁朗,他侧头看了看旁边的松辰钰,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就这么开开心心也没什么不好的,多丰富,多热闹,二是二了一点,但有时也挺可爱的。
  
  想起松辰钰自画小鸟的样子,师峥忍不住笑出声。
  
  “你笑什么?”松辰钰忽然说话了。
  
  “笑你傻乎乎的样子,以前也不知道是被怎么整的,画小鸟画得那么娴熟。”师峥侧过身,看着松辰钰。
  
  虽然没有开灯,窗子大大的,又有外面的灯光,能看清彼此的表情。松辰钰眨眨眼睛,身子往师峥这边挪了一下。呼吸那么近,近到松辰钰睫毛的颤抖刷到了师峥的脸上。七分醉意,三分春意,松辰钰手一软,趴在了师峥的胸口。
  
  师峥心里很乱,很乱,很乱,乱得像天上的星星一样。
  
  手却放在了松辰钰腰上。
  
  松辰钰的唇,落在了师峥的唇上,软软的,温温的。
  
  师峥觉得自己喝多了,要不怎么连推开的力气都没有,他只能做到,张开嘴唇,迎合着,任由滑滑的舌头进来,恣.意.放.肆。
  
  海浪,一浪一浪地拍打着游轮。
  
  第二天,师峥醒来,看到枕边松辰钰甜甜的睡着,唇角微微翘起,嘴唇已被吻到发青。
  
  这个告别单身的狂欢到底是谁的狂欢?师峥抓起一个枕头埋住了发热的脸,只想把自己扔进大海里,好好清醒清醒,实在无法面对这个凌乱的世界。
  
  不一会儿,松辰钰起床,去卫生间冲澡。
  
  师峥这才飞快起床,想穿衣服,一看身上,全是指甲的抓痕。
  
  自己都这样,松辰钰身上肯定更惨,昨晚自己可没克制,昨天……昨天太混蛋了!想趁机闪出去的师峥停下来,烦恼地抓了抓脑袋,把衣服一披,坐在床头发愣——一走了之,实在不是自己的风格。
  
  松辰钰擦着头发出来了,一见师峥还在,立刻低下头手足无措。
  现在会害羞了?师峥瞅着他,笑了。
  
  这种事,发生就发生了。
  说是冲动也罢,本能也罢,酒这个替死鬼也罢,总之就是发生了,与其想原因不如想后果。
  
  松辰钰当然没借机要求师峥负责之类的,他什么也没说,带着一身的不适回家去了。师峥盯着他的背影,心情很复杂,接下来该怎么办,他想不出来。
  
  就在师峥在想怎么面对以后时,高晗来了。
 
  自从上次高晗受伤后,两人再没见。两人都忙,都是稳重的人,隔几天一个电话,也没有说过什么想念不想念的腻歪话。
  一直很男人地交往着。
  
  见了面,高晗依然含蓄而且矜持,做什么都很从容。
  
  师峥带着他去了一趟议事厅,一起在音乐餐厅吃了一顿漫长的晚饭。
  
  不过,师峥的心情可不像外表那么淡定,自己跟高晗建立了明确的交往的关系,而他却跟松辰钰有了那种接触,对高晗是背叛。就算他瞒着高晗不说,以后怎么办,以后还得面对这种关系啊。
  
  高晗敏锐地察觉到师峥的情绪:“师峥,怎么了?”
  
  要说选,师峥毫不犹豫就选高晗。
  高晗是那么优秀的人。
 
  可师峥跟松辰钰之间,有师诺、有松滔、有利益、有军区、有……总之就是有没有办法一刀两断的纠葛。师峥深吸一口气,笑了笑:“没事,这里的东西吃得惯吗?”
  
  晚上,师峥将高晗带回家,高晗好奇地说:“玩具这么多啊,你家小师诺呢?小孩一天一个样,见了都不认识了。”
  
  师诺早被师峥弄到丈母娘家了。
  
  两人坐在沙发上,很客气地互相问了工作上的事,实际上,这些在电话里都说过了,再问,也是为了驱逐初见的尴尬。两个大男人干说话是有点儿怪,师峥不由得就看高晗的嘴唇,下意识就跟松辰钰的比较起来。  
  
  而高晗的嘴唇削薄一些,唇线分明,更有一种锋利的感觉——高晗整个人都有一种凛然的气质,即使只望一眼,也能看出这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人。出色,所以有他自己的准则,有令人敬服的原则,令人不敢亵渎。
  
  松辰钰的嘴唇,却润泽泛光,总是微翘着,索吻一样。
  
  ——松辰钰,就算外表能赶上高晗的一半,根本就是没法跟高晗比的,就是一个纨绔子弟,没有性格,没有能力,没有持之以恒的韧性,总之要什么没什么。除了,会不怕死的腻过来。
  
  高晗不自在地移开眼睛,喝了水,掩饰尴尬。
  
  望着一启一合的嘴唇,张师峥忽然想,自己跟高晗所欠缺的,就是一把火,他们俩从来没有过任何亲近的行为,连偶尔的牵手都有点不自然。
  
  那晚,只不过一晚,师峥就觉得自己跟松辰钰这辈子都扯不清楚了。
  
  自己和高晗,就是差肌肤相亲。
  
  于是,师峥挨了过去。
  
  高晗显然察觉到他想做什么,握着水杯的手更紧了。师峥一鼓作气,揽住高晗吻了上去。看上去凛然,吻上去却是柔软的,舌,也是温热。师峥将高晗压在沙发上,沉浸地吻着。
  
  砰!
  两人惊醒!
  
  松辰钰站在面前,满脸通红,眼睛冒火:“你们在干什么!”
 
  高晗连忙推开师峥,尴尬得手足无措。师峥脑子也糊了,这种情况还需要解释吗?
  
  就在师峥想说点什么时候,松辰钰忽然举起手中的东西往高晗身上砸过去。一锅煲好的老汤,沸沸扬扬砸下来,高晗虽然闪躲开了滚烫的汤,却没有躲开松辰钰紧接着砸过来的饮料,水泼了一身。
  
  师峥大喊一声:“松辰钰!住手!”
  
  松辰钰眼泪瞬间流出,撕心裂肺地喊道:“师峥,你对得起我……我姐吗?”
  
  高晗一听这话,又羞愧又内疚,就算是形婚他也算是破坏别人的婚姻了。
  师峥大吼一句:“跟高晗没有关系!”
  
  被吼的一瞬间,松辰钰的眼泪就像决堤的河一样止不住了,整个人又气愤又悲怆,不管抓到什么都往高晗身上砸,高晗狼狈不堪,被杂七杂八的东西砸了好几下。
 
  师峥大步过去,想要制住松辰钰,想不到平常弱弱的松辰钰这会儿力气异常大,对师峥又骂又砸,师峥不得不抱住他往沙发上压。
  
  好不容易把泪流满面的松辰钰制得不动弹了。
  
  师峥抬起头,高晗不见了。
  
  师峥腾出手想给高晗打个电话,却被松辰钰死死抓住了,松辰钰的泪如大雨滂沱,声音绝望:“师峥,你怎么能这样?”
  
  师峥的手软了,咬着牙齿说:“高晗,在先的。”
 
作者有话要说:
 
 
 
第13章 隐藏A
【第13章】
  
  师峥腾出手想给高晗打个电话,却被松辰钰死死抓住了,他的眼角流着眼泪:“师峥,你怎么能这样?”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