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hp  

乐可+番外 作者:金银花露(11)

字体:[ ]

  “喂,老二,你还记得那天晚上老四偷偷玩后面的事吗?”老三问他。
  没想到老四突然会问这个,老二有些尴尬地迟疑了一下:“…是什么事?”
  “别装傻了,后来你还射了一次吧……啧,这小嘴真会吸…”老三大幅挺动,?棒连连顶向乐可喉咙深处,让他沉闷地呜咽,脸上又是欢愉又是痛苦。老三边插边说:“嘿,老大后来还进厕所和他搞了一发呢,不知道吧?”
  听到老三的话,老二突然有点烦躁,他一边掐着乐可的腰臀,在那片湿得乱七八糟的股缝间狠狠插着,一边反问老三:“难道你当时就没感觉吗?”
  “当然有,不过…当时觉得跟男人做有点变态…”老三挺腰连连抽?插,乐可抚摸着?茎根部和两颗睾丸,吸得更加用力,同时屁股一耸一耸地配合着老二的?棒。老三皱起眉来,不由自主地按住了他的头:“妈…的……真爽……”他胡乱呻吟了一声,射在了乐可嘴里。
  浓稠的?液将嘴里灌得满满的,还有一些喷溅到脸上,手上,胸口上。乐可将老三的分身舔得干干净净,又贪婪地将喷撒出来的送到嘴里:“?液的味道……好…好棒……”他一边舔着手指一边说。
  “现在我有点后悔当时怎么没有狠狠干他一次了。”看着乐可?乱的样子,老三射过一次的?棒又硬了。他碰了碰乐可腿间的?茎,上面沾满了溢出的?液,他用手指在黏乎乎的龟.tóu上打转,尝了尝上面的味道。不怎么好,但是却让他兴奋不已,忍不住伏下身用嘴吸了起来。
  乐可的身体颤了一下,与此同时,老二顶住了他的花心,开始激烈的操干。插得乐可不停浪叫,一前一后的联合刺激让他发狂,很快就在老三嘴里射了。高潮的快感让他绷紧脚尖,被操得又酸又麻的后.xuè也抽搐颤抖起来,像一张小嘴包住老二的?茎又吸又吮。老二狠狠磨着那点,下身被吸得爽极,忍不住一口咬在乐可的肩背上,又插了几下。在那张饥渴的?洞里射了出来。
  
  
  
  14
  ========================================
  “该到我了吧?”老三用手捋着自己的分身,想把乐可从老二身上抱下来。老二下意识搂住乐可的腰,挡开了老三的手。
  老三挑了挑眉:“怎么?”
  “你也要来?”老二问他。
  “我又不介意里面都是你的东西。”老抱起将乐可,压在桌子上。途中?液不停的流出来,从开始就插在里面的毛笔也随之滑落,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你放进去的?挺会玩的嘛。”老三将笔踢开,将手指伸进了乐可被操得有些红肿的小.xuè里,挖出不少?液,也发现了那颗跳蛋。
  “喂,那个不是我放的。”老二忍不住说。老三看着乐可,黑发被渗出的薄汗打湿,软软地散落在桌子上。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荡呢?”老三吻上他的嘴唇,抽出手指,将分身送进小.xuè。乐可哼了一声,双腿缠上他的腰,已经连续高潮过好几次的肉壁十分敏感,没插几下,乐可就又开始有了快感,他半眯着双眼,不停地喘息。
  老二有些受不了地偏过头去:“这么?荡,不管是谁插都会觉得爽吗?”
  “怎么,吃醋啦?”老三一边插着乐可一边问。他每干一下,粗大的?棒顶在花心上重重地磨一下,直磨得乐可浑身瘫软,一脸的春情荡漾。
  “怎么样,爽不爽啊老四?”老三捏着乐可两颗红肿的rǔ头问他。
  “好…好爽……”乐可含糊不清地回答,“再,用力……用力一点……呀啊!顶…顶到了……”
  “我和老二,哪个插得你更爽?”老三一边用力干着,一边坏笑着问。
  “都……都很爽………”乐可攀住老三的手臂,身体无力地随着他的顶撞摇摇晃晃。
  “那…更喜欢谁插你?老二,还是我?”老三又问,他弯下腰,?棒在乐可的小.xuè里打转,敏感的穴肉被硕大的龟.tóu一圈圈地磨着,爽得乐可浑身直颤,肉壁吸着里面那根?茎,一点也不愿意松开。
  “啊…啊……哥…哥哥好坏……磨…磨得小.xuè里面…好痒……”乐可放浪地喘息着,双腿紧紧缠住老三的腰。
  “说吧,更喜欢谁的?”老三故意放慢速度,在小.xuè里轻轻研磨,磨得乐可浑身轻颤,喘个不停。
  乐可一时答不上来,老三干脆抽出沾着?液的?茎,一脸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非要他给个答案不可。没有大?棒插在里面,空虚的小.xuè越发觉得搔痒饥渴,跳蛋轻缓震动对此更是火上浇油,乐可忍不住抬腰蹭了蹭老三的?茎,被一把按住腰:“说了就给你。”
  乐可看了看老三,又看了看老二,“单独插…怎么知道,要一起插进来才能比嘛…”他一脸?乱地看着老三,凑过去用舌尖舔着他的嘴唇,与他唇舌交缠。流着?水的小.xuè也不时地磨蹭着怒拔贲张的?棒,xuè.口浅浅地含进一点,轻轻的吮吸,又被穴肉挤出去,撩拨得老三再也忍不住了,腰一挺,扑哧一声又将?茎捅进去。乐可爽得浑身一颤,叫出声来。老三也不停一下,就在那穴里顶弄起来,插得乐可叫得一声浪过一声,股间春水泛滥,随着抽?插咕吱作响。
  老二点了根烟吸起来,一边看着二人颠龙倒凤,干得热火朝天。老三将乐可翻身侧躺,抬起一边腿在里面抽送。乐可似乎被这个姿势干得很有感觉,他半仰着头,看着老二,一脸被插到失神的表情,连口水流出来了都不知道。
  “就这么喜欢被人干吗?”老二掐灭烟头走过去,靠在桌子旁看着老三插他。老二夹起他一边的rǔ头玩起来,另一边rǔ头随着顶送的动作,不停地在桌子上摩擦。
  “……不行……恩……啊啊……又,又要射了……”乐可的身体颤抖起来,他狂乱地翘起屁股配合老三的抽?插。老二甚至能看见红肿的小.xuè激烈地吞吐粗大的?棒,插得越深,?水就流得越多,半边屁股都被流出的?液打湿了。老二抓住乐可被弄得湿淋淋的?茎,配合抽?插频率来回撸动。
  “啊啊啊啊……”爽得快要射了的?茎被揉得十分舒服,乐可哭叫起来,浑身都在抽搐颤抖,?棒在老二的抚弄间喷出了大股?液,有一些还溅到了老二的脸上,老二擦掉?液,放到嘴里尝了一下,“味道不错。”他说,被射得湿漉漉的手抚上了乐可的脸,微温的乳白色液体涂在那张失神的脸上、唇上,看起来十分?靡。
  “你这个样子看起来可真变态。”老三笑起来,他抱着乐可坐在椅子上,露出还插着?棒的?穴,那里已经被多次的操干弄得红肿不堪,正轻轻地抽搐着,不停地溢出?水和?液,一直滴到地上。老三拨弄着充血的穴肉对他说:“一起来玩吧。”
  老二笑着,露出?液尚未干尽,正硬得发疼的?茎,没有费多少力气就插进了被塞得满满的小.xuè,乐可呻吟一声,双臂勾住他的脖子。
  那天晚上,三人忘情地做了一次又一次,乐可被干得精疲力尽。到最后,连续的高潮下?茎只能吐出一点黏液来,但两个精力充沛的男人仍旧不知疲倦地抽?插着,被操弄得又红又肿的xuè.口十分敏感,插起来又爽又有些刺痛,随便玩几下那火热的肉壁就抽搐着夹紧了插在里面的东西,像小嘴一样吸个不停,男人们被夹得很是舒爽,也就干得更加卖力,把个穴洞干得松软无比,插得?液飞溅。宿舍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液和精?的痕迹。等晚归的老大回来时,三人早已沉沉睡去。乐可几乎浑身都是?液,被老二搂着,?茎还插在小.xuè里,穴缝里正不停地流出?液来,房间里一股性?爱过的味道。老大笑了笑,上床抱起乐可,将自己早就看硬了的?茎又插进了那还含着老二的?洞里,抽送起来。两人很快就被快感弄醒,老二让乐可坐在身上,老大抱着他,三个人又干了一次,乐可被插得?叫连连,惹得睡在另一张床上的老三也加入了这场?乱的战局,四个人荒天胡地地做了一回又一回。
  从那以后,乐可就经常在宿舍被他们三个插。打开门出去,他们就是好哥们儿好兄弟,情比金坚;关上门,乐可就用自己的肉.xuè满足自己的这几个兄弟,让他们用?棒在里面交流感情。宿舍其他三个人也很疼爱他,每一天饥渴的小嘴都会被?液充分浇灌,喂得饱饱的。
  现在的乐可已经不缺男人的?棒来干他了,有时甚至是两根或三根,他的小.xuè里每天都装满了?液,他的嘴巴每天都会吸着不同男人的?棒,无论在什么时候,他都像只母狗一样摇晃着骚水直流的屁股,?乱地让男人们插进来,用?棒填充空虚的小.xuè,用?液灌溉饥渴的肉洞。或许终有一天会厌倦这样的生活,但是现在,他感到很满足。
  乐可笑了起来,舔了舔沾到?液的手指,将男人伸过来的?棒又含到嘴里。
  【END】
  
  =====================================
  到这里这篇文就完结了
  感谢大家两个月的支持,lz才能坚持把一个六千多字的短篇肉变成四万多字的肉文,这也是lz第一个平坑的文
  结局可能有点坑爹,但是lz也想不到更好的了,嫌短的话咱们番外见
  某些想要1v1的gn,lz尽量留了一点暗示在文里,大家随意脑补后续吧
  话说那个番外lz会不定期更新,估计时间略长,大家这次是真的不用等lz了……
 
 
lz欢乐地撸起了番外!
节操是什么根本不重要了有木有!
这篇是乐可和略显苦逼的老二,lz现在可喜欢老二了!
谁敢说这篇里没有爱lz跟她急【本来就没有什么爱才对……
 
=======================================
番外1:现场直播
一开始,少年只知道隔壁班那个经常在一起上大课的男生叫乐可,但是并没有太多的交集。
只是在印象中记得他是一个瘦小的男生,上课非常认真,总是坐在前几牌。同专业的几个班男生打球时,他也会参加,但是球技很烂,属于在场上不怎么摸得到球的类型。人缘似乎不错,总会有其他同学逗他玩,他会摸摸鼻子,笑得很羞涩。
这就是在同学了差不多两年后,他对乐可的全部印象。直到上次在昏昏沉沉的马哲课上,不小心瞥见的那一幕。
一开始,少年以为乐可是肚子不舒服。
他的脸是一种特别的潮红色,浑身都在不停颤抖,双手紧紧地捂着嘴巴,似乎在极力克制什么。接着又趴在课桌上,将整张脸埋在手臂里。
少年有些疑惑,同时又有些担心,他抱起书,假装在阅读上面的文字,眼睛的余光一直留着乐可坐的那个角落。
过了一会儿,乐可的身体挪了挪,有人从座位上坐起来,似乎一直躺在那里睡觉。少年认识那人,是乐可宿舍的老大。他笑着凑到乐可耳边说了什么,乐可脸上的潮红尚未退去,却又变得更红了。
这是怎么回事,少年有些奇怪,一到下课,那两人就出去了,直到再上课也没回来。
放学后,少年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特意趁人走`光之后看了一下乐可刚才坐过的位置,却看到长椅上明显的液体沾湿后又干掉的痕迹,连地上也有。
下午打球的时候,少年有些心不在焉,因此丢了好几个球,同队的人嘲笑他是晚上撸多了吧,少年不禁想到早上在教室凳子上看到的事情,他笑了一声,喃喃自语道:“不是吧……”
然后回宿舍冲澡吃饭。
可是心里依旧存了个疑惑,仿佛是窥见了一个惊天秘密的一角。
直到那一天……
大概是吃坏肚子了,直到上课铃响了,少年才虚脱一样地站起来,提起裤子扣上。
干脆这节课就不上了吧,他这样想着,按下了冲水阀门。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