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hp  

乐可+番外 作者:金银花露(3)

字体:[ ]

  “这个词在这里作插入语,表示的是强调主语。”
  喜欢哥哥的大?棒吗,想要我怎样插你?自己坐上来吧。
  “选项A很有迷惑性,遇到这种题型要仔细看清楚,不然就选错了。”
  乖乖地含好,哥哥等会保证插得你爽上天。
  “恩……这段话的意思是……”
  小骚货,把腿张开,让哥哥们看一下你是怎么抠你那小骚.xuè的。
  “………”
  我还要,快点,插进来,?烂我的小.xuè!好痒,我要受不了了!
  “老师,你脸好红,没事吧?”少年关切地看着乐可。
  乐可回过神来,他现在燥热难耐:“没事,有点热而已。”
  “今天是有点热,我去开空调。”少年起身关上门窗,他还贴心地给乐可倒了杯水。乐可接过来抿了一口,继续给他讲题。空调的冷气渐渐降低了房间里的温度,但是降不了他身上的燥热。
  少年伸手想拿桌上的零食,却不小心打翻了乐可手边的水杯。哗啦一声,乐可从胸口以下全湿了。
  “哇啊!对不起!”他连忙道歉,乐可提起t恤被泼到的部分,冰凉的水沾到身体的瞬间引起一阵战栗。他看了看身上,白色的衣料沾水之后就变成了半透明,连身体的轮廓都若隐若现。他实在不想挺立的乳尖暴露在学生的视线之下,即使那个学生外表看起来已经是个男人。
  冯虎急忙扯过抽纸要给乐可擦水,乐可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那团纸巾顺着水迹擦过胸口,小腹,乐可觉得有几下拿着纸巾的手指拧到了自己的rǔ头。少年的手一路向下停在了裤裆那里。
  “老师的这里……”少年抬起头,表情看起来有点惊讶,接着他微笑起来,“…好硬。”
  少年的手掌很大,很轻松就把他发硬胀痛的?茎包覆在手中揉搓,指尖还熟练地摩擦顶端的小孔,他还用另一只手抚弄着乐可的两只睾丸。觉得?茎顶端湿答答的很可爱,少年俯下身轻轻叼住。
  “其实从一开始见到老师,我就想对老师这样了……”少年将他的花*上上下下舔了个遍,他一边舔一边说,浅色的?茎又没入他的口中,看起来?靡极了。
  “老师知道吗?一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一定很?荡,小.xuè一天没被操就痒得不行对吧。”少年津津有味地吞吐乐可的花*,乐可抓住他的头发,凌乱地喘息,不知道是该推开还是按下去。
  “偏偏你还总是一副假正经的样子,从进门开始我就知道老师的鸡?一直硬着。”少年加快了速度,用力地吸着嘴里涨大的?茎,将喷射的?液吞得干干净净。
  “味道好淡,来之前玩过了吗?”少年邪笑着吻住他的嘴唇,乐可尝到了他嘴里残留的?液。他狂乱地回吻这个少年,不,是这个男人。他肌肉健硕身材高大,他粗大滚烫的?茎正隔着薄薄的布料摩擦自己空虚的花穴。乐可丢掉了剩下的羞耻,他抬高腰部,好让男人的手指能够顺利插进饥渴已久的后.xuè。已经溢出不少?水的小.xuè马上吸住了侵人的异物,手指的触感让少年有些不可思议。
  “第一次玩到自己会出水的小.xuè,老师好棒。”他边说边轻轻在里面抽?插,滑腻的?水马上沾满了手指,弹性十足的肉壁更是让他留连忘返。
  乐可也察觉了少年根本不是他以为的那样老实,但是也无所谓了,男人的手指在后.xuè里搅得快让他受不了了。他站起来趴在桌子上,高高翘起屁股,已经解开的裤子从腿根滑到膝盖,露出湿漉漉的花穴,“快点,插进来。” 他轻声说。
  冯虎即使再老练,也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哪里禁得住这种挑逗。他扯开绷得发疼的裤子,一把插进去,顶得乐可浑身发软,死命咬牙才没叫出来。
  少年的技术其实并不是很好,但是力道很足。他胡乱抽?插,四处乱顶,爽得要哼出声来,他扣住乐可的一把细腰,贴在他背上,摇摆着强壮的腰部,抽?插不停,一边轻声赞叹:“老师的小.xuè好棒,夹得我快爽死了。”
  乐可被插得说不出话来,他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叔叔和阿姨都在家里面,乐可实在不敢想象这幅?荡的样子被发现会是什么后果。这种偷情一样的快感让两个人更加兴奋,卧室里迷漫着一股?靡的气息。
  “咚咚咚”卧室的门被敲了几下。此时二人抽?插得正是酣畅。少年挺腰大力操干,插得如痴如醉,乐可抬起屁股,爽得欲仙欲死。听到敲门声他惊得脊背一僵,插着?棒的小.xuè也顿时一紧,吸得少年不由得一声闷哼。
  “别夹这么紧,我锁门了。”少年压低声音对乐可说。他对着门大声问:“做什么?”
  “小虎,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冯妈妈在门外关心地说。
  “不用了,老师讲题蛮有趣的,一点也不累。”知道是母亲敲门,冯虎也就不那么紧张了,他又托起乐可的腰抽送起来。没想到他在这个时候还要乱来,乐可用力挣扎,结果被狠狠顶了一下,刚好顶在花心那点,胯间顿时一阵酸软,乐可一个没忍住,闷哼出声。
  “小老师怎么了,是累了吗?”可能是听到了声音,冯妈妈问乐可。
  冯虎又在乐可里面捅了捅,乐可一边瞪他一边回答:“不要紧,刚打了个喷嚏…开,开了空调,房间有点,干。”他忍耐着不断被操干的后.xuè传来的快感,尽量完整地说完一句话。
  “哦,那想吃点什么零食吗,我给你们端过来?”
  “不用劳烦您…了…里面还…还有。”少年摸清了门道,一下下顶撞着花壁上最敏感那点,甚至坏心地用龟.tóu抵住转圈,抵得乐可频频收缩后.xuè,已经快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那就好,小虎,妈妈出去有点事,冰箱里有酸奶和雪糕,记得拿给老师吃。”冯妈妈说。
  “妈妈再见!”冯虎朗声回应,狠狠将?棒捅进乐可收缩不停的小.xuè,插得乐可轻呼一声,浑身颤抖达到高潮,?水射得到处都是。
  “嘿嘿,酸奶和冰棒老师正在吃呢。”冯虎一边享受着肉壁紧缩抽搐带来的快感,一边更加用力地在乐可体内耸动,射了一股又一股。
  冯妈妈高兴地出门了,她不知道儿子关着房门正和请来的老师颠龙倒凤,插得老师汁水横流。泄过一次的?茎刚拔出来,满满的?液就从没来得及闭合的肉洞流出,一直流到老师的小腿,滴到地板上。她也不知道接下来儿子和老师又在床上搞了一回。新请的那个长相斯文秀气又可爱的小老师骑在宝贝儿子身上,?荡地摇晃着屁股,用红肿的小嘴吞吐着儿子粗大的?茎,*合处?液飞溅,甚至弄脏了刚换的床单。她更不知道看起来非常老实的老师会是这样?荡,被儿子操得射了一回又一回。
  
  
  =========================
  下次就是冯爸爸了(如果还写得出来的话……
  朋友吐槽说这章很咸湿
  
  
  3
  天气有点热,房间里早早地就开了空调。
  但是开空调的原因并不仅仅是为了凉快。乐可坐在书桌上,抬起一只脚,将一只油性笔缓缓送入后.xuè之中,为了方便,裤子在进门时就已经被脱掉了。
  “恩啊…”他忍不住呻吟。油性笔黑色的笔杆不是很粗,浅浅地插在湿润的小.xuè之中,又被手指一点点推进深处,黑色的笔身越来越短,最后完全没入xuè.口。看得冯虎两眼发直蠢蠢欲动,裤裆处也早就鼓起来了。
  “不行,先做完我布置给你的题目。”暴露在少年露骨的目光之下的感觉即羞耻又兴奋,乐可捏住笔杆一端,又轻又慢地抽?插起来。
  这种要求是乐可先提出来的。第一次和冯虎上过床后,食髓知味的少年每次补习都会按着他做个不停。有时操得太忘情还会超过补习时间。乐可不想让家长觉得冯虎的成绩完全没有起色,于是和少年规定必须先完成布置的题目才能做爱,但是在此之前,冯虎要求,乐可必须先做点什么来满足他。
  乐可现在已经后悔选用这个方式来激励少年了。坚硬的笔壳若有若无地摩擦着花壁,这样只会唤醒身体里的搔痒,让小.xuè变得更加饥渴,花*也早已硬邦邦地站起来。才插了几下,不够粗的油性笔就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他需要更加粗大的东西来填满后.xuè的空虚。
  冯虎哪里还顾得上思考乐可布置的题目,他直勾勾地看着乐可含着油性笔的小.xuè,饥渴的穴肉颤动着,将笔一点点吃进去,又慢慢吐出来,笔杆上沾满黏腻的?水。老师可爱的小脸上也是一脸?乱的表情,看起来似乎很想要人插他。
  冯虎从裤裆中救出硬得发疼的?茎,粗大的?棒从裤裆里伸出来,直挺挺地立着,乐可看得移不开眼睛,只想着快点把它吃进身下的穴里。
  “老师,”少年放下笔,握住自己的?棒,“你布置的作业我可能做不完了。”
  他故意将分身撸给乐可看,并向乐可展示它的粗大:“但是,我下面的作业做得很好,要不要来仔细检查一下呢?”
  乐可已经顾不上想这次的计划泡汤了。粗又烫的?茎一插进花穴,就被骚浪的肉壁吸住了。少年迫不及待地抽?插起来,并且托起他的双臀,将分身送得更深。乐可小心翼翼地喘息着,努力不要发出呻吟。害怕被发现的焦虑让身体无比敏感,小.xuè被操干的感觉又实在太美妙,乐可随着抽?插节律摆动臀部,使得?棒能更方便干到花穴上的那点。经过这几个月少年和那群男人们轮流操干,他的身体已经很习惯追求快感了。
  “老师的小.xuè简直是极品,又紧又爽。”少年赞叹道,粗大的?棒在小.xuè内进出不停,?水从xuè.口慢慢溢出,随着抽?插流得到处都。乐可用力揉捏自己的rǔ头,双腿也缠住了男人的腰,沉醉在搔痒的媚肉被激烈摩擦的快感之中,穴内那根?棒不知疲倦地抽?插着。正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
  “乐老师,等会能不能到我书房里来一下。”是冯爸爸低沉的声音。
  乐可吓得浑身一抖,正好冯虎猛地干到穴中最痒那点,爽得乐可神魂颠倒,就这么被操得射了出来,强烈的快感使他弓起脊背直打哆嗦,失神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好的…马上去…”
  冯虎无比懊恼地哼了一声,加快了抽?插速度,次次直攻乐可的敏感点,刚经历高潮的乐可无力地让他操干着。小.xuè被插得酸麻无比,频频收缩。冯虎被夹得丢盔弃甲,只插了几下,就将?液浇灌在肉洞深处。
  等冯虎一射完,乐可连忙将他推开。半软的?茎从肉.xuè中滑出的时候,敏感的肠肉还在微微颤动。乐可顾不上细细品味高潮后的余韵并且再来一次了,他扯出抽纸简单地擦拭了一下,连灌满后.xuè的?液也来不及挖出,就穿上裤子去书房了。
  冯虎的妈妈今天上班去了,她是个护士,平时工作也很忙。由于要谈生意的关系,他的爸爸也只是偶尔才会在家。只要家里一没人,冯虎就会放肆地将乐可按在在家里各个角落疯狂做爱,几乎每一件家具每一块地板都留下过?液和?水的痕迹。尤其是这间书房,冯虎似乎非常喜欢在这里操他。桌子上、窗台上、沙发上、椅子上、地板上,想起自己当时?荡饥渴的模样,乐可简直不知道该把眼睛往哪里放,尤其是在面对学生家长时。
  冯爸爸一言不发地看着手中的文件夹,乐可站在书桌旁,忐忑不安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男人和冯虎长得有几分相似,但是更加成熟厚重。虽然第一次见面时十分温文尔雅,但是身为家长的威严还是让乐可很拘谨。何况乐可除了前几次是在认认真真教冯虎功课以外,后来每次都是在用身体教他。
  “冯虎和乐老师相处得还不错吧?”男人一边翻着文件,一边问他。
  “恩…相处得很好,冯虎很听话很认真。”乐可连忙说。
  其实他只会在乐可张着双腿,拨开肉.xuè说快点进来的时候才最听话。乐可比较着父子间的相似度,一边这么想着。后.xuè忍不住又颤了一颤,感觉?液快要流出来了,他使劲绷紧双臀。
  “老师客气了,我儿子是什么样,做父亲的最清楚。”冯爸爸笑了一下。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