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hp  

乐可+番外 作者:金银花露(4)

字体:[ ]

  乐可心虚地别过头去,冯爸爸似乎以为这样拆穿太不给面子,又安慰说:“不过我看了一下冯虎最近几次考试的卷子,确实是有进步的。希望你能一直教他。”
  是教他怎么操穴吗?一想到这个,乐可的身体就开始不安分了,灌满?液的肉.xuè急切地蠕动着,想要把异物推挤出去:“过奖…了,您太瞧得起我了。”
  “冯虎还是个孩子,年轻气盛,希望能多包容他。这孩子挺爱玩,以后有劳乐老师费心了。”男人转过头来,认真又诚恳地对乐可说。
  “哪里,这是应当的,应当的!”乐可连忙说。男人的话让他负罪感强烈,尤其是现在,后.xuè中还装满了他儿子的?液。他一动不敢动,男人马上发觉了他的异常。
  “你怎么了,乐老师?”男人凑近他,关切地说。
  “没事…”乐可摇摇头,稍微的晃动就让他感觉快要失禁了,温热的?液正被挤出湿漉漉的xuè.口,滴到裤档里。而刚才,因为收拾得太匆忙,乐可竟没来得及穿内裤。
  “浑身这么僵硬,是身体不舒服吗?”男人继续问。
  “不…是…”乐可连话都快说不出了,他祈祷?液不会弄湿他的裤子。男人大概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他非常难受但在刻意忍耐,二话不说起身将他抱起,放到靠窗的沙发上。
  男人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乐可终于没能忍住。xuè.口一松,湿热的?液源源不断涌出来。他今天穿的是卡其色休闲裤,棉制的面料马上被沾湿了。连男人也感觉到了手中温热的潮湿,他惊讶地看着乐可。乐可脑袋里轰地一声,只觉得又羞耻又愧疚,恨不得去死才好。
  “乐老师,”男人突然说,乐可已经做好被愤怒责骂的准备。
  “冯虎其实和我各个地方都很像。不论是长相,脾气还是性格。”
  并不像责骂的话,乐可不明白男人的意思,他有些不解地看着对方。男人继续说:“甚至感兴趣的东西也一样。你知道我为什么请你做家教吗?”
  乐可摇了摇头。
  “我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你了。很多人发呆只是在想一些无聊的事而已,”男人凑近乐可,“而你发呆的时候在想什么呢?竟然是一脸失神的表情,是在回味这里被操得欲仙欲死的感觉吗?”
  男人把手伸进乐可两腿之间,隔着着那片湿透的布料揉搓。乐可扭腰挣扎,被男人按住。
  “所以我突然很想知道,这张可爱的小脸在高潮时会是什么表情。真可惜,被我儿子先吃到了。怎么样,他操得你爽不爽?”
  乐可震惊地看着男人,连挣扎都忘了。男人脱下他的裤子,非常下流地舔着他的耳朵说:“乐老师,我想检查一下我儿子的作业。”
  男人的手指挖开黏乎乎的xuè.口,高潮过后的花壁是娇艳的殷红色,糊满了白白的?液。男人将手指伸进穴内,在里面用力翻搅抠挖,?水连续不断地流出来,整个臀部和下面的沙发都弄脏了。
  男人笑着说: “看来我的儿子已经做了很多作业。”他抽动手指,因为?水的关系,小.xuè里又湿又滑,不需要用力就可以插到很深的地方,“老师批改起来很辛苦吧?”
  男人的手指又长又灵活,指甲搔刮内壁的感觉太刺激,乐可忍不住弯起腰来。虽然已经被操过太多次,但是眼前的状况还是让他不知所措。
  居然被学生的父亲用手指插……而且…好舒服……
  他皱着眉忍受肉.xuè被抠挖的感觉。如果是冯虎或是那群男人的话,乐可早就摇着屁股,一脸春情荡漾地让?棒插进小.xuè了。但是现在,他没有那个胆子这么做。
  “冯…冯叔叔,请住……住手。”他压抑着已经到嘴边的呻吟,伸手想要推开男人的胸膛。衬衫下强壮的身躯让他浑身更加燥热,他不断躲避着男人插进小.xuè的手指,嘴里说着:“…冯叔叔,您…您是我的长辈,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乐可徒劳地挣扎着,试图让男人中止这种悖德的行为。只要男人停手,他就马上离开这里,而且绝对不会再来。但是早就兽性大发男人怎么会放过这鲜美的大餐,他抓住乐可的手,扯下领带绑在一起,同时大力拉开他并在一起的双腿,只看了一眼那里,男人就咧嘴笑了起来。
  “还说什么不要不要,?茎早就硬得流水了。乐老师,你果然是个骚货。”
  乐可红了脸,男人用手指轻轻弹着花*顶端,?棒颤巍巍地晃动着,吐出更多?液来。他不安地看着男人,心底最后的道德感让他想夺门而逃,但是日渐?荡的身体却……他忍不住看了看男人鼓起的胯间。好大,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但是他仍旧不死心地小声说:“冯叔叔……别…这样………”
  男人笑了一声,低头就含住了乐可的花*。
  “呜……”乐可捂住嘴,瞪大眼睛看着分身一点点没入男人口中。灵活的舌头刮蹭龟.tóu,轻舔**,连下面的囊袋也被嘴唇吸吮。乐可被吸得全身发软,连连射了三次,被男人尽数吞下。
  乐可直楞楞地看着男人,射?的感觉让他脑子一片空白。男人解开裤子拉链,抽出那根沉甸甸的巨物,乐可马上贪婪地看着它。
  “乐老师,想不想来吸一下这根大?巴?”男人问他。
  乐可犹豫地看着男人粗大的?棒,手却鬼使神差般握了上去。又硬又烫,又粗又长,顶端还分泌出一点水来。好想快点尝一尝它的味道,好想快点被它捅到最深处。乐可来回撸动着男人的铁棒,双手沾满了顶端流出的?液。他俯下身,用舌尖轻轻舔了舔硕大的龟.tóu,又咸又腥的味道让他迷醉不已,忍不住张嘴就吸了起来。
  男人玩着乐可两瓣臀肉,又揉又捏,手指沿着股沟一直滑到xuè.口,分开臀肉,用两根食指轮流浅浅地抽?插。插得乐可搔痒难耐,一边高高翘起屁股任他玩弄,一边更卖力地舔吸着男人的?棒。
  “乐老师的小嘴真会吸。”男人用低沉的声音赞叹,他按住乐可的头,使劲操干着他的小嘴,口水和分泌物将粗大的**弄得湿漉漉的。乐可被顶得快喘不过气来,不知道操了多久,男人闷哼一声,狠狠插进他喉咙深处,又激又猛地射了出来。
  “唔!”乐可大口地吞着?液,几乎要被呛到。没来得及吞下的白浊从嘴角流下来,滴在沙发上到处都是。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垒了,男人将他的双腿扛在肩膀上,粗大的?棒抵住湿漉漉的小.xuè,稍微用力,硕大的龟.tóu就分开xuè.口挤了进来。乐可回过神来,拼命挣扎。他哀求男人:“冯叔叔!冯叔叔!不要,不能插进来!”
  小.xuè里面又热又紧,还在微微颤抖,比上面的小嘴吸得还要爽。男人哪里管他说些什么,雄腰一挺,又粗又长的分身整根没入。
  “不要!”乐可尖叫着大哭起来,插进小.xuè的?茎彻底打破了他的道德底线,让他感到又羞愧又耻辱,然而身体却不受控制地亢奋起来,他就像被强暴的处女一样哭个不停。男人又动了动,插得更深。乐可崩溃哭泣的脸让他兴奋不已,他玩弄着乐可的rǔ头和再次挺立的?棒,又揉又捏,有时还用牙齿啃咬红肿的乳珠。他狠狠地操干着这销魂的小肉洞,顶得乐可东倒西歪。
  “好紧的小肉.xuè,果然是…天生销魂洞……”男人兴奋地喘着气,一刻不停地抽?插着。乐可闭着眼睛,眼泪大颗大颗滚过眼角。男人伸出舌头,色情地舔走这些咸涩的体液。
  “明明身体这么?荡,还哭得像个被开苞的处女。”他放肆地操干着?水直流的花穴。从来没有被干到这么深的地方,而且是用这么粗大的?茎,乐可爽得浑身直哆嗦。
  男人越操越兴奋,他翻过乐可的身体侧躺,?棒越捅越深:“小骚货,哥哥的大?棒操得你美不美?”男人一边猛干一边问他。
  乐可倔强地咬紧牙齿,不说一句话,剧烈起伏的胸口和忍不住弓起的身体出卖了他。看见他的反应,男人低声一笑,换了个角度抽?插,次次直捅花心。小.xuè被操得又酸又涨,好像要被捣烂一样。乐可不断喘息,被强烈的快感逼得五处可逃。
  男人又故意放慢抽?插的频率,浅浅地摩擦着花壁。这种轻微的抽?插几乎让乐可发狂,小.xuè里面开始搔痒无比,饥渴地收缩着,他忍不住抬腰磨蹭着男人的?棒。
  “小骚货,哥哥的大?棒磨得你美不美?”男人又问他。
  “美…好美!小.xuè要被大?棒操化了……”乐可终于丢掉了心中最后的羞耻,他扭着腰,嘴里不断吐出男人们教给他的?词浪语:“哥哥……用力操,操烂…小?穴……快……快点、小?穴还要………哥哥把?液射进来……”
  他的眼角还挂着泪水,此刻却比任何一个dàng.妇还要来得?荡,他骚浪地摆动着腰,撩拨得男人兽性大发,拉开双腿疯狂操干这骚水直流的?穴,结合处的?液在激烈的抽?插下变成了白沫,沙发上到处都是?水和?液。乐可无力地任男人操干着,男人的抽?插又猛又快,在刮过花心的时候还会用力地磨一下,操得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半张着小嘴,爽得口水直流。下体早就被射得一塌糊涂,甚至有一些还溅到了脸上。
  看着男人把乐可插了又插,一直操到失神。在门外偷看的少年终于忍不住了,他从男人把乐可抱上沙发开始看起,已经就着这幅?乱的景象打了三次飞机了。
  ==============================
  
  别怪我卡在这里,后面的部分还在写
  下一章会有父子的肉
  
  
  4
  发现我写了好多冯爹
  还有写1v1时觉得好冷,一写起3p来简直文思泉涌啊!我一定是哪里坏掉了………
  
  =================================
  “爸爸,乐老师操起来是不是很爽?”少年走到乐可身边坐下,从背后抱起这副因为连续高潮而娇柔无力的身体。男人仍旧在乐可的体内操干着,粗大的?茎在小.xuè中进进出出,每次抽?插都带出一点媚肉,又狠狠地被挤进去,水淋淋的小.xuè在抽?插中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异常?靡的场景看得少年两眼发直。
  少年将乐可胸口的?液涂在了他的乳尖上,用指尖又夹又拧。之前就被玩得红肿不堪的rǔ头根本经不起这样的折磨,这感觉又痛又爽,少年感觉到怀中的身体轻轻颤抖起来。
  “他操起来爽不爽,难道你不知道?”男人干着乐可,反问他。
  少年拉扯着两颗肿大的rǔ头:“当然爽了,但是……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被操得露出这种表情…”他不甘心地说,语气中微带妒意。
  “你还嫩着呢,多学着点。”男人一边插一边说,乐可在上下双重夹击下,忍不住又挺直了腰背:“啊啊……又,又要射了……”他浑身直抖,再次降临的高潮爽得他连脚趾头都痉挛起来,挺立的?茎却只是射出了一点稀薄的?水。
  冯虎忍不住又蠢蠢欲动起来,只干过骚浪地夹着他的?棒求欢的乐可,如今很想尝试一下把这具身体插到失神的滋味。男人看出了他的想法,抽出了汁水淋漓的大?棒。乐可不满地扭腰抗议,少年将自己的?茎对准xuè.口,扑哧一声插了进去。
  即使插了这么久,小.xuè里面还是又紧又有弹性,肉壁贪婪地吸吮着少年的?棒,而且还在微微抽搐。这种快感让少年无法把持,一开始想要细细操弄这迷人肉.xuè的想法顿时无影无踪,他一把将乐可压在沙发上,屁股飞快地耸动,操得乐可啊啊浪叫,欲仙欲死。而少年也很难一直持续这种激烈的抽?插,很快就射了出来。
  他从湿淋淋的小.xuè抽出?棒,温热的?液马上从依旧抽搐着的xuè.口流出。乐可无力地趴在沙发上,双眼涣散,仍旧沉浸在高潮后的失神里。
  男人看着儿子的举动,叹了口气:“你啊,太急了,多操几次就不行了。”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