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如果有方言大学+番外 作者:抒余

字体:[ ]

  《如果有方言大学》作者:抒余
  学什么习?恋爱它不香吗?
  【所有都是玩梗无任何冒犯之意】
  【欢迎纠错指正w】
  【秃头鱼在线求评论收藏花花】
 
 
第一章 
  (一)
  我读的大学叫“中国方言学院”。
  它名气不大,所以很多人都觉得它听起来像个野鸡大学。
  “方言?怎么学?”
  “其实就相当于学一门外语。”
  于是问话之人的表情开始变得微妙起来。
  “啊……去学外语啊。”
  秘书长,外语得学啊,我也想学外语。
  “你们是不是还要教理发和大保健?”
  (二)
  我的专业是重庆话,隶属于官话学院。
  语言类学校都不大,但我们五脏俱全。
  隔壁霍格沃茨中国分校有金木水火土五大学院,我们不甘示弱地有七个。
  官话学院、吴语学院、湘话学院、客家话学院、闽语学院、粤语学院、赣语学院。
  学校小也有学校小的坏处,比如经常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那边吵起来了么?语气好冲鸭人家好害怕嘤嘤嘤。”
  “果然是新生,那是四川话系的在早读。”
  (三)
  语言类学校都有自己的特色,我们学校也一样。
  开学第一天,我拖着行李箱,拿着和通知书一起寄到我家的校园地图,迷了路。
  但好在每个岔路口都设有小红帽志愿者摊位,方便迷路新生去向学长学姐们问路。
  我:“您好,请问重庆话系去哪报道?”
  学长:“嘿这地我熟,您打这儿先往北走第一个路口东拐第二个路口北拐就是官院的楼,没记错的话重庆话在官院南门。”
  上北下南左西右东。
  道理我都懂,可是耳朵会了腿不会。
  学长看出我的困窘,热情洋溢地对我说:“我带你过去。”
  我受宠若惊,拉着行李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你们系我好几个发小儿在,关系可瓷实了,打小儿光着屁股蛋儿一块长大,有什么都是一句话的事……欸对了你听说了没咱学校食堂终于要开始卖胸市炒鸡蛋了……”
  “……啥?”
  “胸市炒鸡蛋啊。”
  “鄙人才疏学浅……”
  学长话语和脚步并止,转过身,看着我稚嫩天真的脸庞,叹息一声。
  “西、红、柿、炒、鸡、蛋。”
  哦。
  (四)
  从小红帽摊位出发,直走一段距离,第一个路口右转,第二个路口左转,就是官话学院了。
  学长想把我送到报道处,被我拒绝,两人互换微信后,我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走进了官话学院。
  “今年这些小朋友都血嫩了,可不像上一届那样看起来都彪……”
  我摇头。不是这个。
  “阿吃过啦,干么斯啊?”
  我摇头。也不是这个。
  “李等哈儿报道完了去闷两杯不?”
  我眼睛一亮,脸上的表情变成【计划通.jpg】。
  暑假时我预习过重庆话的发音规则。这熟悉的鼻边音不分,就是这个。
  我拖着行李箱走过去,把手中的录取通知书递过去。
  “您好,我来报道。”
  负责报道的学长表情变得微妙起来。
  (五)
  “同学,我们内是四川话系,重庆话系在对国。”
  (六)
  我艰难地听着,艰难地开口。
  “在哪儿?”
  “哎呀,对国豆是对国老嘛。”
  “能麻烦您讲普通话吗?”
  学长换了一种腔调:“我缩,重庆话系在我们对国。”
  “抱歉,能说下普通话吗?”
  我陪着笑,气氛一下子陷入诡异而又尴尬的沉默。
  良久,学长才重新难以置信地开口:“我刚刚讲哩不四普通话?”
  (七)
  形而上学,不行退学。
  (八)
  我们鸡同鸭讲讲了半天,就在我准备放弃时,命运给我上了一课什么叫做“天无绝人之路”。
  “这孩子一看就零基础,你别为难他。”
  身后传来一股淡淡的烟味,夹杂着一股薄荷的味道,很好闻。但比这味道更吸引人的,是说话人低沉沙哑的嗓音。
  我猛地回头。
  北京的初秋,温度不算太高。那人穿着一件黑色衬衣,最上端的领口解开两颗,露出好看精致的锁骨。
  他撩了撩额前的碎发,微微低头,朝我一笑。
  笑得风流倜傥,我花开后百花杀,如同花花世界里的一只翩翩蝴蝶。
  “新生?”
  (九)
  我内心疯狂尖叫。
  我表面淡如止水。
  花蝴蝶看我没说话,挑挑眉,又问一遍:“新生?”
  我反应过来,不自在地轻咳了一下,点头。
  他歪头看了看我手里的通知书,笑了下:“重庆话的?”
  我又是点点头。
  他笑起来:“我带你过去。”
  说完,他自然而然地拉过我手上的行李箱,转身往前走。
  重庆话系在四川话系的对角,花蝴蝶带着我走过去,把我领到摊位前:“你们系迷路的小朋友,被川话那边调戏了好一阵。”
  负责报道的学姐接过我的通知书,边看边说:“那个林子朔就是你啊,我们一直在等着见真人呢……”
  我一边在报道表上签字一边虚与委蛇:“客气客气学姐谬赞……”
  学姐说着说着,突然意识到不对,转头看了看我身边的人。
  我不明所以,随着她的视线转头,看着花蝴蝶。
  花蝴蝶在我们两人的注视中俯下/身,好整以暇地看着我报道表上的名字,说:“还真是朔风飘胡雁的朔?”
  我听着他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地猜测。
  下一秒,猜测被他落实。
  他直起身子,朝我伸出手:“认识一下,粤院大四,顾秦。”
 
 
第二章 
  (一)
  顾秦?
  顾秦!
  (二)
  粤人顾秦,极喜繁华,容貌鲜丽,家财万贯,好鲜衣,好美食。本为纨绔子弟,然三年粤院国奖得主,实力之巨,不容小觑。
  我在入学前便有所耳闻。
  渝人林子朔,年虚二九,身无长物,略有小技,会考试,会搬砖。本为高考状元,然填报志愿放弃清北,头铁脑残,令人迷惑。
  众人在我入学前也有所耳闻。
  按理说我俩活在各自的传说里,王不见王,他做他的富二代,我做我的好榜样,彼此相安无事岁月静好。
  然而生活毕竟是生活,如果每个人都能诗意地栖居,那也无我等俗世奇人的事了。
  (三)
  中方院的BBS上至今有一条高居不下的热帖。
  ——如何看待大一新生林子朔接受都市新闻报采访时,坦言“放弃清北,只为追星报考中国方言学院”?
  回帖一:人在闽院,刚下校车,利益相关,匿了。和L高中校友,他高中时就喜欢我校顾神,这事大家都知道。
  回帖二:我校不是人均高考发挥失常保研清北年薪百万么,怎么一副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亚子?
  回帖三:【把大家都叫出来,就是为了这件小事呀.jpg】
  回帖四:虽然不认识,但我还是蛮期待见到可爱后生仔的。
  回帖五:读书人的事,能叫追星吗?
  回帖六:……等等四楼这口气?!顾神本尊下凡惹。
  回帖七:顾神好。(你居然说“惹”
  回帖八:顾神好。(你居然说“惹”
  回帖九:顾神好。(你居然说“惹”
  回帖十:【鸡笼警告.jpg】
  ……
  事情后来的发展虽然变得不可控,但一言以蔽之,也很简单。
  林子朔是顾秦的狂热粉头(自封)。
  (四)
  报道之前,我设想过无数种我和顾秦的见面方式。
  如果说我的生活是一部玄幻小说,那么我和顾秦的见面应该是这样的——
  他是位于圣殿之巅的高岭之花,我是出身贵族之家的废材草根。
  他光芒万丈受人敬仰,我斗鸡走马混吃等死。
  我的未婚妻/青梅/竹马/母亲/妹妹被人欺负,我心有不甘,却遇到了他。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