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没用的林瑞之 作者:谈零零

字体:[ ]

  《没用的林瑞之》作者:谈零零
  冷漠攻和弱受的经典搭配。又名狗血人生,原名把受当替身的攻都gg了
  排雷
  非虐攻文。
  披着替身梗和穿身文的两厢情悦的故事。
 
 
  没用的林瑞之只是林家的一个私生子。
  上面有一个叫林泫的哥哥,英俊冷峻,雷厉风行,年纪轻轻就已经全盘接管林家偌大的产业。
  林泫对自己的态度很冷漠,因为自己的母亲是他的继母不说,还是母亲偷情的产物,被偷偷养在乡下十年,在母亲死后,被姥姥送到林宅。
  姥姥那么老了,跪在地上说林家不接管林瑞之,她就不走。
  他跟着一起跪下,抬起头看见林泫的眼睛很讥诮,很冷漠。
  林家主说我为什么要管他。
  他是琴琴的孩子。
  不是我的。
  ……
  姥姥说,求求您收养他,琴琴就只有这么一个孩子,我养不动他了,我没有时间了。
  林家主很爱林瑞之的母亲,林瑞之抬头的时候,一双眼睛怯怯的,很像那个女人。
  林家主笑了,居高临下地冲林瑞之拜拜手,你过来。
  林瑞之离家主很近,于是没有站起来,膝行着过去,但是只动了一点。
  家主的眼睛变得很深,摸着他的头嗓音有点低,好孩子。
  林泫嗤了一声上楼,林瑞之住进了林家。
  还是那种怯怯的样子,头帘长的遮住眼睛,很沉默,站在角落看众心捧月的林泫,林泫的朋友和表哥表姐们有时候会来。
  看着林瑞之的眼神很高傲,林瑞之去端茶倒水,林泫在中间问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林瑞之的眼神很期翼,可以带我一个么。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面面相觑,笑的心照不宣。
  林泫觉得很丢人,滚下去,他冷声。
  林瑞之慌张地退下去,热水撒在手上,捂着手一路跑到楼上。
  楼下响起哄笑声。
  再不敢凑近他们,只是会坐在楼道口,手指扣裤角,扣膝盖,灰头土脸像个乡巴佬。
  在学校也不讨人喜欢。
  林家主说,人如果在哪儿都被人讨厌,就该想想自己的问题。
  林家主摸着林瑞之的头发,又慢慢划到脖颈,像逗弄一只低眉顺眼的小狗。
  林泫对林瑞之这种作态很恶心,但是没必要为难他,自己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林瑞之就乖的像家里那只矮腿京巴。
  又渴望又畏惧的眼神,哥哥,什么事?
  所以很可笑,叫他滚就滚,叫他来就来,就当家里又养了只狗。
  说起来长得也有像,垮着脸又黑又瘦,只是不敢叫,林泫点起一支哑炮,指着林瑞之说你去看看,林瑞之的腿在抖,畏畏缩缩地不敢上去。
  林泫的朋友们就站在旁边看着他们。
  林泫说,不是你要跟过来的么,这点事都做不了。
  林瑞之就一点点地挪过去,站在哑炮旁边,它,它不响的。
  那你怕什么?
  林瑞之憋着眼泪,明明就很畏惧,还听话地凑过去,身后突然一声炸响,林瑞之跨出一步的腿就停住了。
  林泫根本没点燃那个炮,就是为了吓林瑞之的,朋友扔了很多甩炮,响起来声音很大。
  也没炸到林瑞之。
  林瑞之的神情愣愣的,林泫感觉他被吓傻了,皱着眉说,你过来。
  但是林瑞之不动,两条细瘦的腿细细打摆,裤腿浸出- shi -痕,味道刺鼻,他自己也- shi -着眼眶,眼泪滚出来。
  尿出来了。
  林泫一愣,你……
  林瑞之推开他,裤子- shi -了,慌慌张张地跑开,不敢回林家,大冬天就在就在林家附近打转。
  简望明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小孩在自己家门口,因为挨着壁炉,所以门口比外面暖和。
  男孩的裤子硬邦邦的,结着冰棱,走近了还很难闻。
  简望明掏出钥匙开门,想了想说,你要进来么?
  男孩的脸涨的通红,简望明给他自己的睡衣,让他洗澡,最后说,怎么一个人在外面。
  他没问裤子的事。
  简望明见过林瑞之几次,好像是邻居家的儿子,出于礼貌施以援手。
  但是如果你喂了一只流浪猫,那只流浪猫就会来一次,再来一次,赶不走了。
  寄人篱下的林瑞之,对收留自己的林家满怀感恩,无论林家对自己做什么,都是逆来顺受。
  很难受了,就跑到小阁楼里。
  简望明一个人住在偌大的阁楼里,大厅里摆着一架漂亮的钢琴,弹钢琴的简望明很沉静,比林泫小一岁,却更像一个大人。
  林瑞之说,我能叫你哥哥么?
  简望明停下试音的手指,为什么?
  林瑞之的脸很红,不好意思,又渴望被人接受,你,你对我很好。
  就是放他进几次门而已,一个家里的不速之客,简望明很少和他说话。
  简望明的食指按着琴键,低沉的“哆”,一下又一下,你哥哥对你不好么?
  林瑞之低着头,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林瑞之又问,我不能叫你哥哥么?
  可以,简望明说,刚好我想要一个弟弟。
  大多数人,听不出来简望明的敷衍。
  他一般很会表达的自己不耐烦,别人看不出来,他自己也宣泄点情绪。
  所以林瑞之来不及欣喜,他还没有说话,简望明已经开始下一首曲子,斯卡布罗集市,沉静的,慢而忧伤。
  简望明的神情很淡,手指在琴键上缓慢地跳跃。
  林瑞之的鼻子突然很酸,看了一眼简望明,从阁楼里出来。
  简望明再少见到林瑞之,弹钢琴的时候再没有人坐在壁炉旁边看着。
  阁楼的外面停了一辆轿车,下人说,过几天再把钢琴搬走。
  不用了,简望明的语气淡淡,就放在这儿。
  很久不见的林瑞之从自己身边路过,低腰牛仔裤,宽大的T恤,还扎了耳洞,带着闪亮亮的耳钉,左耳一个,右耳两个。
  简望明从后面拍住他。
  林瑞之转过头,看着简望明的眼神很莫名,上下打量简望明,眨了眨眼睛,语气很不耐,你谁?
  染着黑色指甲油,很非主流。
  下人忍不住看了一眼林瑞之,没想到少爷认识这种人。
  前面站在另外几个少年,嘻嘻哈哈抽着烟,也朝这边看过来,明显是在等林瑞之的。
  简望明抿嘴,收回手,向后退了一步,对不起,认错人了。
  林瑞之就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好像真的不认识简望明。
  简望明本来是想说,我走了。
  林瑞之身体里的莫少是他的保护神,又凶又横。
  披着林瑞之的壳子,被很多人喜欢。
  长在和A市有8小时时差的C国,是黑发闭眼的小混血,莫董的老来子,被养的乖张,但本- xing -不坏,遇见看不顺眼的事就爱撸起袖子讨架,流鼻涕的时候就混成小圈子里的小霸王,让莫董又无奈又疼爱。
  生了一次病,突然就懂事了许多。
  平时熬夜打游戏的时间,也早早地睡在床上,喝一口牛奶,不像睡觉,摩拳擦掌的反而像准备打游戏。
  下人说,您明天考试,偷偷打游戏会影响发挥。
  莫少闭着眼睛,呼吸平稳。
  最近睡得也很快,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没几天手里翻着相册,叫来下人问,指着两张自己的照片,这个和那个,哪张好看?
  黑发碧眼,神采飞扬。
  都好看,下人说。
  莫少自己挑了一张满意的,对着做速写,在林瑞之本子上画的时候,做了一点点改写。
  下颔角太方,得画的柔和一点,颧骨好高,- yin -影要打的少一点,当初拍照的时候,其实发型也有点小问题,改。
  ——莫少发挥出一个和自己七分像的美少年。
  最后心虚地大笔一挥,签下自己的大名。
  撂下笔披着林瑞之的壳子,登外网,用自己的账号打游戏,每天晚上睡着以后都会变成林瑞之,感觉很新奇,还能在莫董看不见的地方恣意妄为。
  就是林瑞之的那个哥哥很烦,不可一世,端着范儿,和他那帮朋友一起用鼻孔看人。
  莫少下楼喝水,他也要找茬,莫少不是林瑞之,他脾气坏的很,扑上去就要拳打脚踢。
  林泫把莫少按在地上,眼神很冷,从林瑞之开始不对劲时就想问了,你是谁?
  莫少呸了一声,我是你爷爷。
  披着林瑞之壳子的陌生人,让林泫感到很不适,但是心里又升起点儿别的。
  他松开林瑞之,和你开玩笑呢。
  表情滴水不漏,好像真的是一个好哥哥。
  变回来的林瑞之看着画像感觉不可思议,初发育的喉结上下滚动,真好看。
  林瑞之很羡慕,再长大一点后,莫少画在作业本上的人越来越好看,抱着篮球高个长腿,少年朝气越来越盛。
  和莫少一起长大的林瑞之还是那样佝偻着背,看人的时候很胆怯。
  十七岁的莫少问自己家的下人,男的到了十八岁,是不是就会长痔疮。
  下人看他的眼神很微妙。
  莫少咳了一下,打开电视看电视剧,其实心里很忧虑,林瑞之比自己大一岁,身体上出了一点问题。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