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没用的林瑞之 作者:谈零零(2)

字体:[ ]

  莫少用着林瑞之的身体,都不敢像以前一样又喝酒又打篮球,一直都肿着,动一动就痛的要死,林瑞之说自己得了痔疮。
  变成林瑞之,从得心得意,变成了受罪。
  莫少按林瑞之的话,要涂药膏,裤子褪下一半,手拿着药表情很纠结,犹豫着怎么动手。
  难为情。
  林家主从屋里进来,眼睛很深。
  莫少尴尬地提起裤子。
  林家主走近他,我给你涂。
  一种不应该摆在继父身上的神色,呷玩般搂着莫少,手放在腰上摩挲,力道很重。
  在林瑞之的腰上,有两道掐痕,下手也很重。
  一只手挡住林家主。
  莫少面色已然冷了,挡开林家主,从家主怀里挣出来,紧抿唇瓣,冷硬地说不用。
  林家主笑了。
  这种氛围让人很难忍,莫少向门口走去。
  身后林家主拽过自己,压在床上,莫少的手摸到台灯砸过去。
  然后就没有了意识。
  林瑞之出来了,莫少被挤到半空中,看着床上的两个人。
  头一次,他以这样的视角看着林瑞之,皮肤不是很白,四肢细瘦,腰也很细,躺在床上惊慌失措地看着林家主。
  林家主头上的伤口不深,额角被灯罩的铁丝细细划出一道口子,他的神情很不悦,看着林瑞之,被勾起怒火。
  林瑞之摸着血痕,吓得发抖,家,家主。
  林家主把人压在床上,吻的很深。
  等林家主走以后,林瑞之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模样,莫少蹲在他旁边,忍着什么。
  问,你们为什么是这样?
  他从来没见过,继子和继父,像今天这样躺在一张床上,做的事很恶心,让人看不下去,甚至怒着。
  林瑞之说,下次,下次你遇见他,你就,忍一下。
  莫少笑了,凭什么?
  对不起,连累你。林瑞之哭了。
  莫少说,你和他是自愿的么?
  林瑞之手指卷着被单,摇着头,却说,是我自己选的。
  哦,莫少站起身,那你告诉他,下次遇见我,敢动我一根手指,我弄死他。
  求你了,林瑞之低下头,哭的涕泗横流。
  他不能告诉任何人自己身体里还住着莫少,没有人会相信他,所以人只会把他当成疯子,送进疯人院。
  那样被关着就像死了一样。
  莫少回去后试了自己的第一个女人。
  生理上亢奋,心理却兴致索然。
  又换成男人,压在身下,脑子里是一双细的腿,细的腰,和带着泪痕,仰起的侧脸。
  林瑞之。
  ……
  瑞之。
  林家主的地位很高,就是放在C国,也是惹不起的人物,莫少和这种人抢男人,年龄也是弱势。
  他十七岁,想当一个画家,却报考财经大学,扔掉画笔磕金融公式,学得比谁都用功努力。
  继承莫氏,是莫董去世的那一天,二十岁的莫少终于摆脱开白天里虎视眈眈的董事们,坐在林瑞之的旁边,流出眼泪,林瑞之看不见,但是听见了。
  别哭,林瑞之说。
  如狼似虎的一帮人,各各居心不良地盯着莫氏,莫少应付的很疲惫。
  莫少说,我只剩你了。
  前二十年被莫董保护起来的莫小公子,初经历商界的腥风血雨,咬着牙挺,做事越来越狠厉,越来越多人怕他,照镜子的时候感觉很陌生。
  莫少上了最新的财经杂志,年少有为,前途无量。他变成林瑞之以后买了那份杂志,又不想显得太刻意,就摆在林瑞之的桌子上,混着其他的书。
  第二天自己的那一页图片被夹在相册里。
  林瑞之写“帅!”
  莫少就笑了,心里溢着的东西让他很甜蜜。
  日后C国媒体传开前途无量的莫少很自恋,喜欢上报纸和杂志,照片必须拍的好看,要他自己亲自选。
  莫少,您也太苛刻了。摄影师干起P图的营生,心很累。
  莫少说,好好P,要好看,但也不能失真。
  怎么不能苛刻,这可是要给别人看的。
  终于能抽出个空来,日理万机的莫少坐飞机来到林家,这条路他熟的很,路过一座阁楼,从后面绕过去,不高的小楼梯,可以直接到二楼的窗口。
  千里迢迢来到这儿,可惜看见的东西很碍眼。
  大白天拉着窗帘,也拉的不严实,露出一条让人刚刚好好能看见里面的小缝。
  几年前见过的这样的林瑞之那么青涩,现在却像一条蛇,在男人身下,脖子和脸那么红。
  只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一眼。
  怎么能一直这样,和一个被自己叫继父的人,睡在一张床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到现在。
  恶心透了。
  莫少又问林瑞之,你们为什么是这样的?
  林瑞之的反应很慌。
  他已经尽力避着让莫少看见这种事了。
  莫少看在眼里,心里很冷,嗤笑着说,真脏。
  这么一听,冷然的和林泫有些相似。
  都是那种嘲虐的,冷漠的,甚至厌恶的。
  林瑞之摇头,想说我没有。
  可是没有什么呢,都是正在发生的,不能否认的。
  他离莫少的方向远了一点,不是一直都护着我的么,为什么要对我说这种话。
  很伤人。
  莫少无声地笑,又靠近一步,保持着亲昵的距离,换了个话题,我昨天遇见一个人……
  其实没有遇见,昨天下飞机,怒了一天,想了很多方法,但是不知道怎么才能让林瑞之变成他一个人的。
  林家主就像一座高山,莫少和他迎头相对,只能让莫氏撞得头破血流罢了。
  那是爸爸的心血,自己不能这么做。
  后来林家主死了。
  林泫坐在漆黑的屋子,一支一支地抽烟。
  林瑞之很小心地走进去,吃点东西吧。
  滚,林泫的嗓音沙哑。
  林瑞之点开灯,坐在林泫的腿旁,低着头,过长的刘海遮住眼睛。
  我父亲给你留了百分之五十的财产,现在高兴了?
  林瑞之怯懦地摇头,都是你的东西,我,我都给你。
  为什么?
  林瑞之不说话。
  林泫很疲惫,贵公子的模样也变得颓废,你出去。
  林瑞之只能缓慢地站起来,挪到门口的时候,憋了很久以后说,哥哥,我会陪着你的。
  莫少的父亲死的时候,莫少就很伤心,还哭了,林瑞之很怕让林泫感到孤独。
  他很尊敬地把这个人当做哥哥。
  希望他能一直都是矜贵的样子,高高在上,什么事都不入他眼,什么事都打不倒他。
  林泫愣了一下,笑得讽刺,滚出去。
  从小都是这样,自己做什么都只能让人讨厌,林瑞之落荒而逃。
  可是莫少却能轻易地让别人喜欢上他。
  明明用着同一张脸,莫少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就是和林瑞之不一样。
  莫少说,瑞之,我和肖约了明天去游乐场,我如果没变成你,你就去。
  林瑞之扣着衣角,好。
  肖是自己的学长,林瑞之喜欢男人,对着温柔的学长没有抵抗力,在练歌房的时候看了一眼,心里就扑通扑通的,一见钟情。
  努力了很久,学长眼里都没有自己。
  有一天突然就熟络了。
  心里明白学长见到了变成林瑞之的莫少,关系才变得这么好。
  乡巴佬的模样,只是换个灵魂,就能让人温柔以待。
  自己怎么都得不到的东西,莫少用着自己的壳子,轻而易举地得到了。
  忍不住有一点嫉妒。
  林瑞之站在游乐场,肖走过来,看见林瑞之时眼神就慢慢冷下来。
  林瑞之局促地跟在他身后,在游乐场逛了一圈,肖很客气,也很疏离。
  和莫少在一起的时候,肯定就不是这样。
  林瑞之学着莫少说话的语气,叫肖的名字。
  平时都是叫“学长”。
  肖点了点头,林瑞之想着莫少会有的动作,走在肖的前面,大喇喇的,我们去哪儿看一看。
  肖拽住他,皱着眉说,不要学他,用他的模样,做这种动作,很难看。
  很蹩脚,让人不适。
  林瑞之愣住了,你知道他了?
  原来学长知道,莫少和自己,是两个人。
  肖收回手,也觉得自己刚才说的太唐突。
  只是覆水难收,说都说了。
  肖没有回答,说我有事,先走了。
  林瑞之在肖身后,又羞耻又难受,眼睛里蓄着眼泪,被这样差别对待真的很难过,况且学长还说,这是莫少的身体,让自己不要用他的模样,学他。
  等他回去,林泫坐在沙发上,看见他的衣服,笑了一下说,不是很讨厌我给你买的这件衣服,怎么今天穿出门了?
  衣服是莫少给林瑞之挑的,林瑞之从来没有和林泫说过,自己讨厌这件衣服。
  如果是林泫送自己的东西。
  林瑞之肯定喜欢的不得了,把它放在柜子里舍不得穿舍不得洗,怎么可能讨厌。
  林泫也从来没送过自己东西,不会对自己笑。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