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没用的林瑞之 作者:谈零零(3)

字体:[ ]

  林瑞之咽了一口唾沫,一言不发。
  难得显得- yin -沉。
  林泫说,不要闹脾气,坐过来。
  林瑞之第一次和林泫平起平坐,听林泫温声细语,原来林泫也能这样对人,林瑞之已经不知道心里的是怒是妒,还是冷。
  不经意的,莫少抢走自己好多东西。
  林瑞之能和莫少说话的时候,先问出来,为什么他们都知道你?
  空气安静很久,莫少才说,我不可能装的和你一模一样,时间久了总是会被看出端倪,我瞒不住。
  莫少说,你不高兴么?
  本来有些东西就已经握不住了,还有一个人漫不经心地和自己抢,林瑞之白着脸摇头。
  莫少很愉快地笑了。
  他是故意的。
  这个林瑞之招惹的人太多,林家主才去世多久,他就在学校里黏黏哒哒地,又看上了一个。
  不把男人拖上床就不死心的模样,想千方百计跟在肖后面,卑微地让人气结。
  还有每天也不知道在讨好林泫什么,明明就非亲非故,又有林家主的事发生,还巴巴地想当人家弟弟。
  真的就是想做弟弟么。
  莫少揣测地很恶意。
  一看到林泫和肖有对林瑞之态度松动的想法,就赶紧出现。
  杜绝所有对林瑞之来说皆大欢喜的场面。
  你看他们个个都不可能喜欢你,你身边只有我对你好罢了。
  林瑞之却没感受到这些,他只是觉得冷,眼睁睁看着自己快一无所有的冷。
  十几年前养成的习惯,特别难受的时候就逛在阁楼附近,今天去的时候,阁楼里亮着暖黄色的光。
  夏天的门敞着,挂了薄的防蚊帘,能看见里面侧对门坐着的人,在弹钢琴。
  感觉到门口站了人,就停下来看向门,招了招手。
  林瑞之走进去。
  简望明说,你没什么变化。
  林瑞之低头,看见简望明坐着的轮椅,愣了一下。
  简望明的神色很淡,不再寒暄,弹起斯卡布罗集市。
  林瑞之有记忆的,最后一次来阁楼见简望明,就听的这首曲子,所以记忆深刻。
  斯卡布罗集市是简望明母亲最喜欢的曲子,在简望明小时候一个音一个音教过来的,也是坐在现在这个地方,小简望明在母亲怀里,按了人生的第一个“哆”。
  只可惜这种温柔的记忆不多。
  现在的简望明刚从一场劳累的家族内斗中脱身而出,经历了丧父之痛,对自己剩下的亲人疲惫不堪。
  只有弹起这首曲子,才能唤醒自己对那个女人为数不多的温情,以至于不那么厌恶。
  为人子女,想起母辈就咬牙切齿,是不应该的。
  心里想的事复杂曲折,弹的东西也支离破碎。
  可是听的人什么都不知道,还听得很陶醉。
  林瑞之觉得简望明是一个有魔力的人,这栋阁楼和这架钢琴因为简望明而变得格外亲切,林瑞之每天不厌其烦地往这个地方跑。
  简望明的话依旧很少,林瑞之只能听他弹琴,听着听着落下两行泪,吸着鼻子。
  头顶被扔下一块手帕,林瑞之捏着手帕很羞愧。
  简望明说,过来,教你弹琴。
  林瑞之凑过去,手指在琴键上不知道按了一个什么音,刺耳。
  简望明打掉他的手,想学什么?
  林瑞之揉着自己的手背,眼泪已经停了,斯卡布罗集市。
  简望明弹过的曲子里,只有这一首自己能叫出名字。
  简望明手搭在琴键上,你先这样。
  林瑞之照做,简望明的手心,盖在自己的手背上。
  林瑞之颓废的脸最近难得有点神采焕发。
  莫少问,最近怎么这么开心?
  我……
  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最后定格在简望明低着头手覆在自己手背上的一幕上,林瑞之突然顿住,犹疑地摇了摇头。
  他很怕被莫少抢走所有的东西,所以给自己留了一个角落。
  放一件只有自己知道的东西。
  每次要去阁楼的时候,都心虚地叫莫少的名字,没人应答了,才会去找简望明。
  他出现的时间不一定,但从来不在晚上变成自己,近傍晚的时候,也是时在时不在。
  林瑞之对着空荡荡的房间,问,莫少,你在么?
  如果莫少在,这时候会欣喜地答应他。
  但是今天没有说话,站在旁边默不作声。
  林瑞之没听见莫少,这才起身,莫少跟着林瑞之一路进到阁楼。
  面色很- yin -沉。
  某一天的林瑞之比平时来的早,走近简望明的脚步轻,简望明。
  和以前一样,看人的眼神有些怯。
  这个时候简望明是在看书,他指着茶几上的玻璃水壶示意林瑞之倒水。
  林瑞之坐过去倒一杯水,递过去。
  简望明食指勾在杯底,一挑,扬翻水杯,声音很怠倦,你是谁?
  擦水的“林瑞之”慢慢坐直,褪掉脸上的伪装,嘲弄地看简望明,他连这个都和你说?
  一个莫名其妙突然冒出来的人,林瑞之瞒着肖和林泫的事,反而告诉这个人。
  一看就很难搞,冷硬又不友善,林瑞之是怎么认识这种人的。
  简望明从林瑞之嘴里听说过,不过是一个很简陋的故事。
  A1和A2,C和D。
  A1喜欢C,D,但是C,D喜欢A2,明明都是A。
  简望明对这种故事不感兴趣,但是记忆力很强,听过的事一遍就能记住。
  还会分析理解。
  “林瑞之”走进来的第一步,简望明看他的第一眼,就融会贯通了。
  世间之大,无奇不有。
  十几年前最后告别的那一面,也得到解释。
  凡事深究起来就会很复杂,简望明又不想听这个A2姓甚名谁了,重新拿起书,你出去。
  莫少不走,说又是教钢琴,又是畅谈心事的,怎么,你真的林瑞之感兴趣?
  简望明说,再不走,赶你出去。
  油盐不进,偏偏林瑞之对这个人很特别,让莫少心慌,做不得以前那些对着肖和林泫的表面功夫。
  口不择言,简家的太子爷,就偏要过来和我抢一只破/鞋么?
  简望明终于抬起头,莫少笑了,没有男人能容忍自己的东西脏一点点,看吧看吧,林瑞之。
  你这种人。
  除了我,谁会要你。
  简望明说,你喜欢他?
  A1和A2,A2喜欢A1。
  莫少又恶意又敌意地看他,他是我的。
  你的,简望明笑了,眼睛却结着冰,滚。
  简望明如果真的想要一件东西。
  一没人抢的过他。
  二自己手里的东西,别人别想说一句,好的坏的,都不行。
  目前对林瑞之兴趣很淡,只是觉得坐在自己面前的人很蠢,敲锣打鼓,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提着一只破/鞋。
  好像你说那只鞋不好,别人就不会伸手去够一样。
  一连串的不速之客。
  搞得简望明心情恶劣,当初在门口,就不应该放林瑞之进来。
  把他从门口赶走,管他冰天雪地里穿着- shi -裤子还是干裤子,臭气熏天的哭到脱水,都不应该和他说一句话。
  这股怒气烧的太旺,林瑞之找过来,简望明把他拦在门外,以后不要进来,你在打扰我。
  林瑞之的神情很呆愣。
  没想过简望明会这样说。
  顿时就觉得羞耻,脸涨的通红,一个劲小声地说对不起,仓皇狼狈地离开。
  转过身的时候一声呜咽,眼泪受不住地滚下来。
  莫少也消失了。
  连着一个月,林瑞之过得很孤独。
  学长找到他,莫少在哪儿?
  林瑞之在杂志上见过莫少,学长的眼神很急切,看着自己很冷,好像是他把莫少藏起来一样。
  林瑞之把杂志给他。
  学长有些惊艳,一页页地翻着杂志。
  莫少不见了,林泫也都不再理自己,好像平时的几句话,是因为莫少,才施舍给自己。
  那嫉妒就越来越重。
  明明我才是林瑞之,他顶着我的脸,抢走我的东西。
  我一无所有。
  是不是变成莫少那样的人,就会让人真的喜欢自己。
  林瑞之穿上莫少平时会穿的衣服,对着镜子,摸索莫少的神态,学他的语气。
  去找学长,但是东施效颦,一眼就能被人看出来,肖对林瑞之这种做法很无奈。
  可是很想莫少,他看着和莫少曾经顶着的脸,透过林瑞之的身体,一双眼睛像望着莫少的灵魂,很温柔。
  林瑞之不介意,只是偶尔会特别难受。
  但是算啦,这个世界只要有人给他一点点爱,哪怕不是对自己的,他就能靠着那种施舍过来的温暖过活。
  林泫在林瑞之的屋里发现各种各样的符咒。
  他掐着林瑞之的下巴,拿起那些东西问,这是什么?
  林瑞之慌张地避开眼睛。
  为了让莫少消失,林瑞之做了很多事。
  喝符水,拜道士,求来符咒。
  可笑的下下之举,发生在林瑞之身上的事本来就不可思议,他只是太想让莫少从自己的身体里消失,才破罐子破摔。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