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没用的林瑞之 作者:谈零零(4)

字体:[ ]

  没想过真的会有用。
  两个月,莫少都再没有出现。
  真的很不甘,他不是特别坏的人,只是莫少一出现,就显得自己很可笑,十多年低眉顺眼尽力讨好,可林泫的那双眼睛高高在上,就是瞧不起自己。
  对着学长,殷勤的很,可学长也看不上自己。
  这样两个自己无论如何都够不着的人,莫少一出现,就都碰到了。
  他林瑞之凭借自己认识的人,弹钢琴很沉静的简望明,原来也是讨厌自己的。
  林瑞之这种人,是真真正正的,让所有人都喜欢不起来啊。
  一开始没体会到那些差别对待还好,一但知道了,就忍不住滋生恶劣的想法。
  想让把自己衬得像小丑一样的莫少,永远消失。
  变成他,偷一份爱意给自己。
  可是被发现了。
  林泫的眼神很厌恶,你怎么是这种人。
  林瑞之被他的眼睛刺伤了,鼻子酸的不成样子,脸因为嫉妒也显得丑恶,我没有做错,这个身体本来就是我的,莫少他只是一个外来者,我不能让他抢我的东西。
  你的东西,林泫冷笑,反问,肖?
  林泫说,肖是你的?
  林瑞之后退了一步,是我先喜欢他的。
  林泫松开手,又显出高高在上,嘲弄的模样,你再怎么假装,也永远不会变成第二个莫少,你得不到“自己的东西”。
  林瑞之从林家冲出去,咬着牙,眼睛里都是泪水。
  在阁楼二楼窗口的简望明自上往下看路过的林瑞之,目光冷淡。
  林瑞之也泪眼婆娑地抬头,正对上简望明,想像以前一样进阁楼里去找简望明,他虽然不说话,但能听自己说很多。
  可是那天简望明说了那样的话。
  林瑞之不敢开口,站在下面和简望明遥遥相对。
  简望明关住了窗户。
  符咒被林泫烧了,莫少也没有出现。
  林瑞之还是林瑞之。
  蹩脚的扮演莫少,像只小可怜对别人的爱如啜甘露。
  好像没人爱他,他就活不下去了一样。
  本以为会一直这样,莫少却出现了。
  黑发碧眼,五官很深邃,身高腿长。
  站在大厅里很有存在感,闪闪发光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肖,林泫,林瑞之,都看着他。
  肖走近林瑞之,低声说,瑞之。
  晚上睡觉,再也不能变成林瑞之,或者见林瑞之,让人焦灼,他忍不下去,来到A市,想见林瑞之。
  林瑞之苍白着脸,第一次见自己,不是惊喜,也没有欢迎。
  莫少的笑意慢慢收敛,心里厌弃地看着林瑞之身边的两个男人,面上滴水不漏的友好热情,呐,我就是莫少。
  林泫看了一眼林瑞之。
  肖始终看着莫少。
  大厅里几个人其乐融融,林瑞之在其中显得格格不入,正主回来了,他这个赝品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再没有人看他一眼。
  林瑞之恍惚地走出大厅,别墅里的欢声笑语,三个人聊的投机。
  比起林瑞之,林泫更喜欢莫少这样的弟弟,肖,本来就不是喜欢自己的。
  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不是搂在怀里的玩物抱枕,要有温度,有感情,因为自己是林瑞之,就喜欢自己的人。
  喜欢的是林瑞之。
  小时候就没有人爱自己。
  自己是偷偷摸摸被生下来的私生子,躲在乡下活着,姥姥一看到自己,就想起不知检点的女儿,保守的老人对着林瑞之没有好脸色。
  晚上睡觉的时候,搂着林瑞之说,你怎么就能干出这种事,现在人没了,给我一个老人留下这么大麻烦。
  姥姥把自己当成妈妈,絮絮叨叨地念来念去,快死的时候送自己到林家。
  到了林家,也不尽如人意。
  林家主说,如果人在哪儿都不招人喜欢,就该想想自己的问题。
  林瑞之穿着破旧的裤子,脸上还被乡下的风吹的龟裂。
  因为我太丑了。
  林瑞之说,叔叔,我也想和哥哥穿一样的衣服。
  变的漂亮一点,和林泫一样,就没人说他是土包子,不爱和他玩儿了。
  林家主摸着他的头,好像在看另一个人,一些东西是要换来的。
  二十几年活到现在,就像一个巨大的,笑话。
  林瑞之拍打阁楼的门带着哭腔,简望明,你能让我进去么,我什么都没有了,我想见你。
  我肯定是做错了事惹你烦了,对不起,但是现在让我见见你吧,我很难受。
  简望明的魔力,就像淙淙流水,曾经抚慰过林瑞之的多少伤口。
  以至于一疼起来,就会想起简望明,被又推又拒,也要凑过去,因为你是唯一一个,不让我疼的人。
  让我进去吧,简望明。
  阁楼的门被打开了,跑出来一个慌张的女人,衣衫凌乱,奇怪地看了一眼林瑞之,夺门而出。
  楼上的声音很吵闹,刚才有人在砸东西。
  林瑞之走上二楼,躺在床上的简望明脸很红,弯腰在忍。
  第一次见这样的简望明,有的人正如生命内的一座高山,或者皓朗的明月,就像人想到自己的男神女神,都是摒弃人间烟火,世俗的东西很难套在他们头上。
  简望明的存在对林瑞之来说,很近,又很高。
  近在于简望明寡言少语,但是绝大多数,对自己很容忍,虽然冷淡,却好过其他任何人对自己的态度。
  高也在于简望明的冷淡,对什么东西都漫不经心,轻描淡写,好像没有任何事能激起他的失态。
  就像现在,沉静冷淡的简望明,怎么会这样呢?
  被人下了药,脸红着,很难忍。
  林瑞之走近简望明,突然就很大胆地,碰着他。
  这种做法其实很低贱,乘人之危,值得羞耻。
  这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呢?
  林瑞之冰冷的手指挨在简望明的手背上,简望明睁开眼睛,静静地看他,一言不发,只是呼吸重了一下,林瑞之并不知道。
  林瑞之说,简望明,我,我也可以的。
  脸比简望明好不到多少,却是因为耻意。
  简望明却说,你做错了什么?
  林瑞之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简望明压在身下,简望明的呼吸很烫,一下一下地啄林瑞之的脖颈。
  林瑞之顺从地抱着他。
  就算做这种事,脸上的表情也不多,林瑞之捧着简望明的脸,难受的抽噎出来,简望明就凑过去,吻得很深。
  恍惚有被爱着的感觉。
  这种爱欲参半,荒诞不可言的一切。
  醒来的时候简望明已经穿戴好,坐在轮椅上看自己,昨天的时候,大概知道简望明的腿只是轻伤,且快好了。
  身上干燥,好像已经被人清理过。
  林瑞之的脸通红,不敢抬头看人。
  简望明说,我会补偿你,钱,车,房。
  林瑞之迷茫地抬起头,不,不用。
  简望明就不说话了。
  林瑞之感到很羞耻,好像自己是出来卖的,虽然不是,但也不是多光明磊落的事。
  林瑞之在被窝里套上裤子,拿着T恤局促地出门,对不起,打扰您了。
  边下楼边套T恤,走得很急,飞也似地逃。
  简望明一直看着他,直到门“啪”的一声响,才百无聊赖地用指尖轻轻划拉着栏杆。
  触手冰凉,能让人想到的东西不多。
  林瑞之病了。
  发着烧,胖子也哑了,混混沌沌地坐在饭桌上,莫少一直住在这儿,和林瑞之,林泫,坐在一张饭桌前。
  还请了肖。
  林瑞之以前很难接受这种场面,今天却不闹也不哭,神色恍惚,一口一口地吃自己的米。
  其他三个人聊的很开心,都学的财经,对商业方面的事都有自己的心得。
  聊的一个笑话,莫少笑完以后就看见林瑞之憔悴的神色,极轻的勾起唇角,又很快压下去,却是发自内心的关心,瑞之,你怎么了?脸为什么这么红?
  手摸上去,额头很烫。
  莫少的脸冷了,发烧了,怎么对着空调坐?
  因为很热,感觉自己要烧起来了。
  林瑞之迷糊着,对莫少的触碰有些反感,侧身要躲过他,却打翻杯子。
  热水浇在肚子上,莫少拉他起来,给他抻起- shi -衣服,露出的小半截腰旁,两道青紫。
  莫少的脸更黑,往上卷衣服,青青紫紫没块好皮,热水烫不出这些痕迹,做这种事的人嚣张的就差在林瑞之身上签自己的名字。
  饭桌顿时都静了。
  林泫也站起身,勾起林瑞之的衣领,看见的东西很碍眼。
  谁?林泫的声音紧绷着。
  林瑞之吓得腿软,但是无处可去。
  莫少说,肖,我们现在有事,你先回吧。
  肖走了。
  气压很低,林泫压着声音说,林瑞之,又是谁?
  又是谁。
  林瑞之慌张地抬起头说不出以所然。
  林泫给了他一巴掌,早知道你是这种,贱/货,我那时候就不应该……
  不应该什么。
  林泫没再说,他说,贱/货。
  以前也骂自己,但没这么恨。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