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没用的林瑞之 作者:谈零零(7)

字体:[ ]

  什么时候,就成情侣了……
  简望明说,你对我,我对你,我们是平等的。
  你不需要去讨好我。
  在我面前不用去克制自己的脾气,你把自己看高了,别人才能用你希望的高度去看你。
  林瑞之看着简望明,鼻子突然很酸。
  简望明,林瑞之抱住简望明的腰,我喜欢你。
  和喜欢别人是不一样的,简望明也是不一样的,有谁能想到,那样冷淡的人,对林瑞之来说,是最温暖的人。
  哦,简望明摸上他柔软的头发,怎样的喜欢?
  无数次见过的,在灯光下弹斯卡布罗集市的简望明,在简家寡言少语的简望明,和简母说“不会好了”的简望明,时隔十余年的再次见面,喝着细密的门帘冲自己招手的简望明。
  冷淡,疏离。
  实际上是脆弱的,倔强的,孤独的简望明。
  我想保护你,林瑞之流着眼泪。
  他很爱哭。
  虽然我懦弱,普通,拿不出一技之长,长得不好看,但是我会竭尽所能地对你好,守在你身边……
  像是男人对女人的告白。
  简望明居然能让林瑞之这样的人,激起无尽的保护欲。
  不是那样讨好的态度,就让人很舒心。
  简望明说,以后可以和我商量,可以和我提条件,但是不能再像今天一样。
  林瑞之嗯了一声,止住眼泪,问,那为什么,莫少要给你打电话?
  ……
  简望明说,他祝我们幸福。
  毕业季真的很忙,就算没什么课,林瑞之也要三天两头地往学校跑,今天拍完毕业照,林瑞之穿着学士服回阁楼。
  打开门的时候看见林泫和简望明正对坐着。
  显然简望明是不耐的,林泫在林瑞之回来以后嗤笑了一声。
  林泫对简望明说,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可能想不到他有多脏。
  简家的少爷,家里的猫吃一只老鼠,都要因此扔掉,要是知道我这个弟弟做过什么,你还能让他住在你身边么?
  林瑞之心里一慌。
  林泫接着说,你知不知道,林瑞之在多小的时候,就已经爬上我父亲的床……
  林瑞之跑过去,捂住简望明的耳朵,不要听,不要听。
  林泫很讽刺地笑了。
  林瑞之说,你怎么知道。
  我看见了,不止一次。林泫说。
  林瑞之崩溃地闭着眼睛,你出去,你会毁了我的。
  林泫猛的站起来,一字一顿地说,自己做的事,自己不敢说?
  装的纯洁无辜的模样,甩了一个,再去傍另一个,林瑞之,你下贱。
  林瑞之说的很小声,断断续续,我不是故意的。
  简望明拿下林瑞之的手,林先生,你该出去了。
  林泫说,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那么脏的东西,你也要他?
  简望明已然烦了,滚。
  林瑞之的脸上爬满泪水,跪在简望明腿下,我不是乐意的。
  第一次见林家主,那眼神就是怪异的。
  林家主说,林瑞之,想要东西,是要交换的。
  那时候才多小,懵懵懂懂,只是觉得家主对自己好。
  慢慢长大了才开始觉得怕,但是能和谁说,谁能听他说。
  十八岁迎来的第一件事,是在自己的屋子里。
  他的力气那么大,自己挣扎了那么久,都逃不开。
  有一次,就有两次,三次。
  逃出去,又被抓回来。
  莫少说自己脏就算了,为什么林泫也是这样。
  怪不得那时候在大厅里,林泫说,又是谁。
  他早就知道了。
  而且一直都觉得是自己,脏的不行,下贱,和他父亲睡在一起。
  但是林家,是什么样的林家。
  林泫不知道么。
  就算报警,就算告诉全天下人自己是被侵犯的,是迫不得已,但是谁能帮自己。
  都是觉得自己下贱而已。
  林瑞之对林泫说,他逼我的,我是能去死,还是怎么的。
  你告诉我。
  所以从一开始,就告诉自己,凡事,忍一忍就好了。
  这种事,又不是我的错。
  凭什么要让这种事毁了我,让我丢了我的简望明。
  简望明擦掉林瑞之的眼泪。
  林泫笑,兴致索然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不甘心,林瑞之让自己变成罪大恶极的恶人,但是他却跟着别人,对别人感激涕零。
  没人能阻止林家主这种疯子。
  他爱林瑞之的母亲爱到发疯,对林瑞之就也恨的发疯。
  带着恨和欲。
  他不死,林瑞之永远只是一个玩物。
  林泫隔着门缝看到的一切都像噩梦一样缠着自己,也令人罪恶。
  在医院是自己拔掉了父亲的氧气管,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对别人再如何,也是自己的父亲。
  林泫对林瑞之恨死了,是他来到林家,让自己的父亲变了样,是他死皮赖脸缠着自己,让自己害了父亲。
  他永远不会原谅林瑞之。
  哪怕林瑞之对这些一无所知。
  林瑞之是活在无辜里的,最大的恶人。
  阁楼里最终只剩下两个人。
  林瑞之抱着简望明哭的伤心,一直觉得自己脏。
  这是真的。
  他配不上简望明。
  简望明捧着他的脸,林瑞之,现在在你面前的这个人,也不好,他自大,刻薄,没有一个朋友。
  瘸着一条腿,背后是一个声名狼藉的家。
  但是有一点,他爱你。
  如果你也爱我。
  我们就扯平了。
  简望明第一次说这么多话。
  十四岁隔着窗户第一次见林瑞之,看见他远远坠在林泫他们的身后,走走停停,怯懦又渴望。
  那时候男人的情绪很不稳定。
  简母把自己送出去。
  简望明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阁楼里,偶尔也看林泫他们结伴儿走。
  现在多出来一个林瑞之,和自己一样。
  所以就像开屏的孔雀,在林瑞之走过的时候一遍遍弹琴,他知道自己弹琴的模样好看。
  林瑞之偶尔往阁楼里看一眼,然后低着头走过。
  那天在阁楼外,林瑞之蹲在自己的门前,狼狈的,需要一个人伸出援手。
  简望明掏钥匙的手在细微地抖。
  只是没人看出来。
  然后低头看林瑞之,你要进来么?
  如果你这个故事的所有的话里面,有看到简望明说林瑞之麻烦的,嫌弃林瑞之的。
  不要信。
  那都是口是心非。
  因为在简望明第一次让林瑞之进屋的时候。
  林瑞之就已经是说不得,骂不得,碰不得的,简望明的所有物了。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