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金科玉律 作者:人间卧底(上)

字体:[ ]

  《金科玉律》作者:人间卧底
  文案
  - xing -感法学狗,在线普法,速看!!!
  有很多马甲的老男人攻x翩翩少年有点小心机受
  席澍清(攻)x喻熹(受)
  喻熹:老师,请问您愿意跟我一起违背公序良俗吗?
  席澍清:恭喜你,你的脸成功地激起了我的犯意。
  金科玉律:原形容法令条文的尽善尽美。现比喻必须遵守,不能变更的守则,信条。——源于百度百科
  讲一个法学生的故事,会穿插一些普法的情节和法学梗。(能看得懂哒!!!)
  师生,年上,正剧走向。
 
 
第1章 一波- cao -作,措手不及。
  七月下旬,正是暑气蒸人的时候。时值正午,喻熹才伸了个懒腰,起床了。
  倒不是说他是个作息颠倒的肥宅,其实他跟肥宅一点都沾不上边。
  刚刚解放的高三狗,将近三个月的暑假,都是信马由缰的瞎玩,可他毕业旅行玩到原计划的一半就玩腻了,于是自己主动回来学车考驾照,科目一过后就天天起早去驾校练车。
  昨天吃晚餐时喻妈妈提醒他本科第一批录取情况在今天查询。
  他虽然明确的知道自己的分数,但是对于升学的最后一场接力赛也不能说是十拿九稳的。
  喻熹填报的第一志愿填是位于南方的一所还算小有名气的理工类大学,第一专业是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这是该校的王牌专业之一。
  这是他千挑万选,认为自己对其还有那么点兴趣的专业。对于他的高考分数来说,有点悬,但他还是想冲一冲,万一真的冲上了呢?
  他跟教练请了一天的假,说自己要回去解决人生大事。可不就是嘛,查了后就真的是尘埃落定了。
  喻熹高中学的理科,属于那种有一点点小聪明,但比较飘飘然不踏实不肯下苦功夫,成绩虽在上游,但时不时也会出现滑坡现象的类型。
  总之就是个学渣之上,学霸未满的典型学生,他在没考之前就直接放弃了复读这个选项了。
  喻熹这一觉睡得极美满,想着这一刻终于来了,醒来了才觉多少还是有点紧张。
  随手拉开窗帘,看了看窗外,烁玉流金,路上连三两个行人都没有,行道树也显得悻悻恹恹。
  而屋内冷气正凉,温度舒适,似乎一切都刚刚好。
  他打开电脑输入查询网址搜索,默念着水逆退散,按照流程输入准考证号等等,两分钟后,页面弹出来,他愣了愣,重重眨了眨眼。
  退出重输,再次进入查询。
  不对,这网速快得有点诡异,不正常,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再一看,学校,专业,跟第一次一样的结果。
  他突然觉得背后- yin -风阵阵,自己也仿佛原地石化了。他连忙拿遥控关了空调,坐直坐正,手指僵硬的再刷了一次。
  再定睛一看,没错,被录取的大学是第一志愿没滑档。
  可专业不是,不是就不是吧,但法学???WTF?!!!竟然调到了法学专业!!!
  他挠头并破口大骂,“这调剂,要调也别调得两专业八竿子打不着吧,苍了个天,我是理科生啊!!!”
  趴了好一会儿也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头发俨然变成了鸡窝,欲哭无泪,他现在真得好好缓缓。法学是个什么鬼专业?在他的印象中难道这不是个文科类的专业吗?这调剂还能再不靠谱点么。
  他接着查了查这个专业,唰唰唰地出来了好多大段大段介绍- xing -的文字。
  勉强耐着- xing -子从头到尾看完了一篇,得知原来法学一般是文理科兼收的,这个专业还有个据说是天下第一难考的司法考试,也难怪能连续几年蝉联毕业即失业红线警示榜冠军,不容易啊。
  真是造孽,唉。喻熹带着这些给他带来极大冲击的信息,浑浑噩噩的开门去洗漱了。
  喻熹也不知是被这些他看来是十分不幸的消息还是被扑面而来的热浪冲昏了头脑,稀里糊涂拿起洗漱台上的洗面奶在牙刷上挤了一坨就往嘴里送。
  ......
  “呸,啊,呸!!!什么玩意儿!”他急忙吐出来漱口。
  “什么什么玩意儿?查了没?怎么样?”喻妈妈闻声走来,她腰间系着围裙,手里还拿着带油渍的锅铲,显然也有点心急的想知道结果。
  “F大是稳了,但也一言难尽。”
  喻熹抬起头,他生得一副好眉眼,高眉骨,剑眉黑而有劲,一对卧蚕又自带萌点,水沿着他轮廓清晰的面颊和下颚滑落。
  翩翩少年郎现在有些头大。
  “嗯,怎么说?”喻妈妈得到这个结果后定了定神,显然是舒了口气。
  她又开口道:“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别人家的孩子都是蹲点查的,也不知道早点起来查,你这作息时间...”
  又来了,“哎,妈,一会儿再跟你细说,锅里菜糊啦。”
  午饭时他还是跟喻母和喻父说了那个一言难尽的结果,喻母只是皱了皱眉,说“当时填志愿时是你说先保学校再保专业的啊,填服从调剂也是你的意见。”
  喻熹心想,是吗,但我也没想到是这么个调法啊。
  一波- cao -作,措手不及。
  “我看这专业也挺好,男女比例失衡问题应该不大,就算是失衡也是女生多,儿子,近水楼台呀。”喻父笑着开口,似乎想调节调节沉闷压抑的氛围。
  “说什么呢你。”喻母用胳膊肘肘了一下喻父。喻熹抬头给了他一个白眼。
  “这学校可以转专业么?实在不喜欢进校后再转专业吧。多留意一下相关方面的信息,看看需要哪些条件。”
  对了,还可以转专业,听到喻母这番话,喻熹的眼神亮了亮,回血一半。
  饭后拿起手机,发现各种大群小群里早就炸开了锅,他先潜水大概看了一遍,发现他确实不是唯一一个被上帝遗弃的可怜人儿。
  甲同学:“我滑档了,竟然滑到了我妈给我填的第三志愿,X师大,专业是小学教育[流泪][流泪][流泪]”。
  众所周知英语偏科的乙同学:“我更惨,被调剂到了英语专业...”
  “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有没有打算复读的啊?”
  丙同学:“比惨大会?我九个志愿全滑了,焦灼ing,只能等补录了。”
  丁同学:“二本的我就看看[再见][再见][再见]”。
  真学霸戊同学:“就我一个人对学校和专业都很满意么[呲牙][呲牙][呲牙]”
  众同学:“滚”
  “gun滚”
  “滚滚滚”
  戊:“......”
  喻熹:“@乙同学,我被调到了法学专业,唉。”
  乙同学:“总比我强吧,你那好歹是个很有特色的朝阳专业。”
  戊同学:“就是,学好了以后可以当律师哇。”
  某女同学:“律师?你们知道何以琛么?很帅哒[花痴][花痴][花痴]”。
  喻熹:“呵呵哒,等我当上律师帮你打离婚官司啊[微笑][微笑][微笑]@戊同学”。
  戊:“...”
  喻熹又跟他们插科打诨瞎侃了一会儿,这群一起相处了三年的同学们,最后一次聚齐见面还是上个月回学校拿毕业证的时候,有些人可能这一别就是一辈子,今后都只能隔着屏幕聊了。
  时间的长河湍流而下,一泻千里,带走踟蹰不前的人们,把人群冲散,冲在了位置不一的河岸。
  最后的最后,原本致力于祖国航天事业的人选择了金融工程,大大咧咧的糙汉子去了师范,文静内敛的萌妹子选择了学医;
  如愿以偿的学子们喜溢眉梢,与梦想失之交臂的学霸选择了复读,家境殷实的选择了出国留学,高不成低不就的也必须在弯道里作出落幕前最后的选择。
  一切看似都在意料之外,却也都在情理之中。必须得承认,在高考的这场无硝烟的战役中,绝大多数人的付出与收获都是成正比的。
  往后的一个月,签收录取通知书,办升学宴,查新生攻略,收拾行李,到祖国的四面八方去,去自己与命运双向选择的土壤里生根发芽。
  喻熹也不例外,按部就班,其中值得一提的是他在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把科二到科四都顺利的一次通过了,也拿到了驾照,终于可以合法的驾驶小汽车了。
  拿到驾照的第二天他就自告奋勇的当司机,准备开车送喻母去上班,喻母的内心当然是拒绝的。
  她是个骨外科医生,医生嘛,是最珍爱生命的群体之一,她一直认为新手上路,非常可怕。
  理虽如此,但她又不想拂了儿子的心意,怕浇灭了他对新技能持有的热情。于是她慢慢地坐到了后排,故作镇定的对喻熹说:“没事儿,你开吧,你妈我好歹是个医生,自救和急救我都会!”
  喻熹:“...”
  事实证明,喻熹练车时的确没偷懒,车技是绝对过关的,城市道路嘛,又不是去赛车,能出什么事儿。于是在他剩下的暑假时间里,接送喻母的任务就被喻父名正言顺的交给他了。
  离开学还有几天,喻熹在闲时上F大贴吧查了查新生转专业的相关信息,还挺全面,但是当他全部看完时,深觉自己肯定是没戏了。
  要求太严格了,条条框框一大堆,而且只能在第二个学年也就是大二时转。这生米都半熟了,到时候谁还会那么执着啊。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