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总裁天天闹离婚 作者:一城风雨

字体:[ ]

  《总裁天天闹离婚》作者:一城风雨
  文案
  男装第一品牌司寇集团总裁凌钰车祸失忆了,
  由引领时尚潮流的高冷型男变成土味东北老舅,
  甚至怀疑昔日捧在手心疼爱的小娇妻别有用心,
  要架空他贪图他的财产,
  于是凌总裁向小娇妻提出离婚请求。
  杜卿万万没想到车祸后老攻会失去记忆,
  失忆就失忆呗,竟还天天闹着要离婚,
  看在凌钰生病的份儿上他一忍再忍,
  最后老攻不仅虐他猫,还当着公婆的面“打他脸”(误会)。
  鲭鱼夫夫离了,杜卿用一纸承诺书将老攻扫地出门,
  凌总裁失忆症也好了,然后问题来了:
  如何把伤心的小娇妻追回来??
  作死大美攻 VS 娇气哭包受,日常沙雕向,狗血,大家都没智商的样子。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卿(受),凌钰(攻)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杜卿在公司跟高管们开会,手机突然在桌面上嗡嗡嗡地震动。
  为免思路被打断,杜卿把电话摁掉,隔一秒钟对方等不及再次拨进来,还是那个陌生号码。
  正汇报业绩的分店销售经理微微躬身:“杜总您先接,我这边暂停等着您。”
  杜卿拿起手机走出会议室,电话那头传来个焦急的女声:“请问是杜卿杜先生吗?这里是市一院,您先生出车祸正在救护车上……”
  杜卿抬头望向天花板,活动活动僵直的脖颈,懒懒问道:“嗯,要打多少钱?”
  对方没反应过来,卡壳了。
  杜卿在心里吐槽如今的电话诈骗越来越不专业,随机应变能力太差,正想挂断,那女的突然提高音量:
  “杜先生您误会了,这里接治的伤者名叫凌钰,手机号码备注您是他的哈尼小甜心,身份证上住址是***,方便的话请您速来办理入院手续。”
  信息完全对得上!
  杜卿无力继续装逼,伸手扶住墙才勉强站稳身子,深吸一口气说:“他……他是我爱人,我马上到。”
  撇下一屋子等他开会的员工不管,杜卿回办公室拿起包就往门外冲。女秘书忙追上去,因为太急还崴着脚了,“杜总,需要给您安排司机吗?”
  杜卿头也不回地吩咐:“两分钟后把车开到楼下等我。”
  女秘书一瘸一拐地跑回座位上通知司机备车,等杜卿乘电梯下来走出旋转门,司机刚好扶着车门等候。杜卿一屁股坐进去:“去市一院,走最快的路线。”
  司机给杜卿开车有些时日,小杜总从来都是和和气气不紧不慢的,今天状态瞧着很不对劲。司机熟练地驾驶着豪车,脑袋里胡乱猜测:该不会是凌总在外头玩出事儿叫杜总逮着了吧?那可真是一出大戏。
  临近中午路上车少,不到半小时就顺利抵达市一院。车刚停稳杜卿推开门跳下去,司机忙问:“杜总要不要我陪您上……”
  杜卿已经跑远了。
  他平时不怎么运动,从车库跑到医院问询处不仅累得气喘吁吁,额前也冒出一层薄汗,“有个出车祸的,在这边抢救,叫凌钰。”
  一旁的女护士抢着答道:“他在四楼,我领您上去。”
  说罢她又偷偷打量杜卿几眼,心道这男人怎么长的,比女人还俊俏,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杜卿心乱如麻,走路都腿软。说起来凌钰会开车出去都是因为他,他这两天感冒不太舒服,早上跟凌钰抱怨还要去新店剪彩,凌钰说这种小事交给老公办就好,谁料想就能祸从天降被车给撞了。
  签字时护士见杜卿紧张得手抖,眼眶里蓄满泪水,给他接杯热水放在手边,安慰道:“刚才伤者送过来时我看到了,应该没生命危险,您别太担心。”
  杜卿轻声说句谢谢,再无二话。在情况尚未明了之前,他不敢通知家里长辈,怕他们承受不住;也不想让公司的人知道,他已经够慌乱的,没必要弄一堆人来添乱。
  等候的每分每秒都是极度煎熬,终于手术室门上的灯灭了,医生从里头出来,杜卿站起身未及开口,医生说:“伤者家属是吧?他脑部受到撞击,还有些外伤,目前还没清醒,如果能醒过来就没有大问题。”
  杜卿哑着嗓子问:“我能进去看看他么?”
  医生侧身让开,两名男护士推着凌钰出来,杜卿看到脑壳上裹满绷带宛如猪头一般的老公,眼泪顺着脸颊滚滚滑落。他握住凌钰的手跟着往病房走,男护士见二人伉俪情深的样子便没制止。
  午饭杜卿也没心情吃,一直守在凌钰身边。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来,再要紧的工作都被他无条件延后,直到好哥们萧东问:“你们司寇是不是打算关门大吉?两个老总都不在公司又跑哪腻歪去了?”
  “东子,凌钰出车祸,我在医院陪他。”
  “卧槽,这么大事怎么不早说?!在哪个医院我现在过去。”
  其实杜卿前脚刚走,萧东后脚就到了司寇大厦。他闲得蛋疼就喜欢过来撩撩美女,反正两位老总对异- xing -不感冒,资源闲置着也是浪费。
  结果到饭点还不见人影,萧东寻思着给杜卿打电话问问,一问居然问出个惊天大瓜,差点没把他吓死。
  等萧东赶到病房,杜卿正在一旁看护士给凌钰换吊瓶。萧东做好充分心理准备才进的门,饶是如此还是被凌钰的惨状弄得心惊肉跳。
  “啧啧啧,伤成这样都没挂,这般能耐的也只有你家老凌。”
  杜卿脸上泪痕未干,听到刺耳的浑话恨恨瞪萧东一眼:“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萧东瞧凌钰不顺眼杜卿是知道的,二人不睦的根源就在杜卿身上。萧东和杜卿自初中起就是好哥们,工作后凌钰死缠烂打把杜卿追到手,如愿步入婚姻殿堂,萧东认定是凌钰把杜卿抢走了,见面总要损他两句过过瘾。
  可如今凌钰还重伤昏迷着,萧东居然这么不着调,杜卿十分后悔让他过来。
  萧东见杜卿似是刚哭过,也察觉自己过分了,他轻咳一声,问:“你是不是还没吃饭呢?我出去给你带点。”
  别说饭,杜卿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秋天本就干燥,他嘴唇已经起皮了。“不想吃,我没胃口。”
  “医生不说醒过来就没事吗?不吃饱你哪有力气照顾他。”
  萧东又安慰杜卿几句,小跑着出去买饭,杜卿依旧坐在病床边紧握凌钰的手。明明有许多话想对老公说,一开口却忍不住想哭,他只能默默地陪着他,祈祷他能快点醒。
  医院周边尽是些简陋的快餐店,萧东挑家品牌连锁店打包一份馄饨一份炒饭,回到病房逼杜卿和他一起吃。
  杜卿强忍着心痛硬塞下去几个馄饨就说饱了,害得萧东也不好意思多吃,他正收拾餐盒呢,忽然听到杜卿惊喜地尖叫:“刚刚凌钰手指头动了!”
  萧东也不由得激动起来:“我去!他是不是要醒啦?”
  话音刚落,凌钰缓缓睁开眼,盯住杜卿思索半晌,迷惘地问一句:“你是谁?”
  杜卿转过脸与萧东面面相觑,萧东咽口唾沫骂道:“靠,老凌被撞失忆了?”
  失忆就失忆,总比醒不过来好。
  “东子,你帮忙叫下医生。”杜卿把萧东打发走,一头扎进凌钰胸前放声大哭。
  凌钰被胸口那片- shi -意搞得心软软,尽管没想起这个英俊的男人和他是什么关系,还是抬手摸摸杜卿的后脑勺安慰他:“这么大人还跟小孩儿似的哭鼻子,羞不羞?”
  杜卿哭到说不出话来,没人能理解他这大半天的痛苦煎熬,甚至都考虑过万一凌钰好不了,那他怎么守住几十年的活寡。
  医生过来查看情况,问凌钰几个傻乎乎的问题,然后对杜卿说:“可能是撞击导致的后遗症,记忆暂时紊乱,一般好好休息几天就能恢复。”
  杜卿心头一块大石才算彻底放下。
  凌钰的伤集中在头部,清醒后他不乐意躺着,非要靠在床头输液。杜卿把枕头竖起来帮他垫在背后,做这些时两人上半身紧贴着,凌钰身体忽然僵硬得堪比木乃伊。
  为缓解尴尬他只能没话找话,问萧东是谁。杜卿说萧东是他朋友,想了想又加一句:“也是你朋友。”
  凌钰表情微变,靠在床头沉默片刻,等杜卿去解决工作上的要紧事,他把萧东叫到床边压低嗓门问:“小杜真是我老婆?”
  萧东暗骂,小杜是个什么鬼称呼?你不整天都叫卿卿大宝贝小甜心的么?他白凌钰一眼,“他不是你老婆难道我是?”
  凌钰失忆后- xing -格倒变好了,没和萧东斗嘴,继续问道:“他说你是我朋友,那你应该是看着我俩结婚的对吧?我有个疑问,你说他长这么好看为什么要嫁给我,是不是……贪图我的钱?”
  萧东的火气一下子窜起老高,要不是凌钰已经被撞成猪头,他铁定要把他揍得摸不清东南西北。“老凌你还是不是人?就算你受伤失忆也不该这么编排杜卿吧,什么叫贪图你的钱?你他妈以为你是世界首富呢?”
  “世界首富差点,但我是咱们区首富我还记得。”
  看他拽得二五八万的样子,萧东恨得牙痒痒:“好,你有种,屁都不记得还惦记着你区首富的身份!当初是你哈巴狗似的黏着杜卿他才跟你结婚的,咋地叫车撞一下你后悔了?你丫怕不是装的吧,在外头有人想借机把杜卿换掉?”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