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你之于我如鹿向林 作者:泠萸

字体:[ ]

  《你之于我如鹿向林》作者:泠萸
  文案
  脸帅长腿攻&美貌法医受
  狗头宇:自诩可咸可甜小狼狗,实则聒噪闹腾神经;护食指数★★★★★ 觊觎他的饲主会有危险。
  季鹿鹿:看似孤僻淡漠高岭花,实则温和善良渴爱;宠溺指数★★★★★ 面对自家爱犬予取予求。
  冷哥是条有故事的狗,不吃狗粮,不吃罐头,爱好喝茶、修仙,吐槽指数满天星。
  这是一个神经病拯救孤独症的故事,轻松无虐,喜食小甜饼的宝宝们请不要大意的点进来吧。
  神经病和孤独症的土味情话——
  我以为我在流浪,原来我在找你。
  我以为我在等光,原来我在等你。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天宇,季灵霄 ┃ 配角:冷哥,杨澈 ┃ 其它:年下,轻松无虐,短篇
 
 
第1章 可娶可入赘
  “冷哥,我回来了。”
  “……”
  “冷哥?”
  “……”
  “老混蛋!”
  落地窗下双眸微磕静若打坐的冷哥终于给出一点回应,却是一声简洁有力的哼斥:滚!
  高天宇不跟更年期的狗大爷一般计较,拎着行李箱进了卧室,一边收拾衣服一边跟并不想聊天的冷哥聊天。
  冷哥还在为他临时出差把自己丢给一个完全不了解自己习- xing -喜好并且十分难闻的外人生气,完全不想理他。
  高天宇叨叨咕咕的洗完澡,又晃出来近距离讨狗嫌:“冷哥,别玩儿自闭了,说说你对临时监护人的看法。别再用鼻子评价人家了,好不好闻与人品无关,你不能因为讨厌消毒水味儿就对人家有偏见。”
  冷哥磕着眼皮不做声,一副要将自闭进行到底的姿态。
  高天宇完全不受影响,一边泡茶一边自说自话:“我觉得他人挺好的。你这么难伺候,人家都没中途撂挑子把你送寄养中心去,足以证明他是个认真负责,善良宽容的正人君子。”
  冷哥撩起眼皮,冷冷的看着他。
  高天宇察言观色能力一级棒,立即笑容可掬的给冷哥顺毛:“我错了,我对新家的装修很满意,不需要拆装服务。别生气了,喝茶。”
  冷哥收回视线,继续修仙。
  高天宇从茶几下面摸出一个小号狗盆,用头道茶涮了一遍,倒了七分满,端到冷哥面前。
  冷哥这才勉强接受他的道歉,低头舔盆子里的茶,耳听高不着调用少有的认真口吻道:“我观察他很久了,他人真的不错,你试着接受他吧。”
  冷哥抬头看他,目光深沉,若有所思。
  高天宇予以肯定般点了点头,正色宣布:“是的,我决定结束单身生活,把季警官娶回家,开始新的人生。”
  冷哥:“……”
  认真不过三秒的高天宇顿了顿,觍着那张笑起来有些痞气的帅脸道:“如果他不想嫁,我也可以带狗入赘。”
  冷哥:“…………”
  你带着狗盆求收养希望大一点,你倾心的“季警官”是真爱狗人士,尤其喜欢活泼亲人的大型犬,扬起你的大尾巴给他汪一个,说不定就被引狼入室了。
  助邻为乐反遭狼惦记的季灵霄正在单位加班,近来案子比较多,队里催着出尸检报告,季灵霄一忙起来就把邻居今天回来的事忘了,光记着对方托付给他的狗没人溜喂。等他工作告一段落,洗去一身腐臭,早就过了冷哥的进餐时间了。
  平素稳重自持的季科长行色匆匆的进了食堂,状若急召大家出现场。
  “又来案子了?”打了饭还没容得吃的窦嘉捧起饭缸,弱小可怜又无奈的向季灵霄请示,“师傅,我能带着饭在路上吃么?我怕低血糖吐在现场。”
  坐他对面的女同事反而豪爽的像条汉子,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含糊不清的说:“别啰嗦,赶紧垫吧几口。”
  季灵霄本就不是开朗健谈的人,当下又急着回家喂狗,回了句“我带点吃的回家”就走开了。
  十分钟后,季灵霄拎着一盒水煮鸡胸肉离开了食堂,那道依旧匆匆的背影修长而挺拔,着实不像需要吃减脂餐的人。
  窦嘉收回视线,放下饭勺摸了摸自己软嫩Q弹的肚子,蓦地生出几许怅然:“袁姐,你还吃的下啊?”
  “就算姐从此绝食也饿不出一米八,二尺一的身段儿。姐是凡人,跟你家老妖师没法比。”自甘平凡的袁姑娘一口一勺汤拌饭,全无心理负担,“你也一样,顶多从圆豆荚儿饿成扁豆荚儿。行了别惆怅了,赶紧吃饭吧。”
  “我师傅只是生的好看,为人很正派的,一点也不妖。”哪怕受了刺激,可可爱爱的圆豆荚儿也是向着他家老恩师的。
  “三十六岁的大男人,脸比妹子小,腰比妹子细,熬夜加班不脱发,这不是妖孽是啥?”
  “这……这叫天生丽质难自弃。”
  “噗~!”
  “袁姐,你干嘛呀?都喷我饭盆儿里了。”
  “对不起,你的天生丽质难自弃太戳笑肌了,再去打一份吧。”
  错过晚高峰的季灵霄在距家不足一公里处遭遇了堵车,起因是两个路怒症老司机狭路相逢,两车擦出了火花,后面堵了一串进退两难的无辜车辆,一动也不能动。
  确定短时间内无法通行之后,季灵霄就锁车觅食去了。
  在常光顾的面包房遇到同住一栋的邻居,季灵霄第一反应不是打招呼,而是停下来,与母女俩保持距离。
  孩子心思单纯,没有看出什么,乖巧的道了声叔叔好。
  孩子的母亲瞥了季灵霄一眼就拉着女儿走了,一出店门便开始数落:“看不出人家不想理你吗?没点眼色。”
  小姑娘回头看季灵霄,却见不想理人的邻居叔叔朝自己笑了笑。那是个一个友善的笑容,只是其中还掺杂着一点孩子无法解读的情绪。
  在这条主要靠周边住户维系的小商业街遇到邻居是很稀松平常的事,季灵霄从面包房出来就又遇到两个,确切的说是一个青年和一条大狗。
  青年本就肩宽背阔,高大的惹眼,还穿了一身亮色速干衣,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扥着牵引绳跟他玩拔河的狗也很惹眼,那是一条比大丹还要大一圈的短毛细犬,从腰背四肢的肌肉线条就能看出是个跑起来追风掣电的主儿。
  这次季灵霄没有驻足避让,主动打了招呼:“高先生。”
  高天宇光顾着跟冷哥较劲了,没听见背后有人叫自己,还在凝眉瞪眼的数落冷哥:“去哪儿溜不一样?我给你开台跑步机,溜不吐你!”
  冷哥扥着狗绳嗷呜叫,一副骂骂咧咧跟人吵架的模样。
  “咱俩谁没正形?我去健身房健身,你去公园干嘛?”高天宇压着声音骂,“你自己老不正经,还往我身上泼脏水,脸可真大!”
  冷哥瞄了眼朝他们走过来的季灵霄,骂骂咧咧的声调一转,改为冷眉冷眼的哼哧。
  “闭嘴闭嘴!”高天宇急吼吼的打断,“你那张狗嘴比乌鸦嘴还乌鸦,我都让你咒的绝后了,还敢顺嘴胡吣,你看不得我好是不是?”
  冷哥狗眼一眯,忽然收了力。使劲扥着牵引绳的高天宇猝不及防的向后一仰,在倒转的视野里看到季灵霄迈了一步,似乎想上前扶他,却不知为什么又打住了。
  回健身房拿东西的路上,高天宇气冲冲的走在前面,冷哥叼着季灵霄送的鸡肉走在后面,略一抬眼就能看到高天宇圆寸头上多出来的小脑袋。你别说,还挺好玩。
  努力保持理智的高天宇忽然炸了,回身就吼:“好玩你妹!你个老混蛋,心机狗,害我出糗很得意是不是?”
  被心上人看到他跟狗吵架已经够糗了,他TM还吵输了,被心机狗扔了个跟头,摔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他的阳光帅气,英俊潇洒,就这么轰地一声摔成了满地狼狈。
  “都跟你说了我要追他,你不帮我就算了,还让我在他面前出丑。你自己说,这事儿办的对吗?”高天宇越说越生气,圆寸头上那层短短的发茬儿都炸起来了,相比淡定如斯的冷哥,他更像一只炸毛狂吠的大狗。
  冷哥把衔在嘴里的袋子放在地上,朝驻足打量高天宇的行人吠了两声,把行人唬走了。
  高天宇并不感激它坑完自己之后的贴心,抄起地上的袋子就走,啮着后槽牙道:“我不舒坦你也别想痛快!”
  当高天宇把这盒辗转半城的鸡胸肉送给他的教练时,冷哥心疼的不是鸡肉,而是万般不易的自己。怎么说呢?别人家的饲主是饲主,它家这个是坏小子,不光坏,他还不着调,小心眼,幼稚起来不可理喻……日常不想要他了怎么办?
 
 
第2章 强行交朋友
  高天宇第三次邀请季灵霄到家中吃饭时,季灵霄终于认识到,这位搬来不过数月的新邻居不是普通的热情好客,他已经热情到令人困扰了。
  季灵霄不得不放弃礼貌却无效的婉拒,直言告诉对方:“高先生,如果您真想感谢我帮您照顾狗,可以在晚上九点以后放点轻柔的音乐。”
  他们居住的小区隔音一般,高天宇酷爱的摇滚乐又很具穿透力,没有耳塞的帮助,患有轻度神经衰弱的季灵霄很难在邻居睡下前休息。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