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不配+番外 作者:兔大王(下)

字体:[ ]

不上歌手,但是修音以后完全ok。
  不知不觉,《我和我的家人》也要开播了。
  笛平守在手机前心如擂鼓,期待自己的综艺秀。毕竟苟富贵是他的一个心结,他鼓起勇气,想要与苟富贵一决雌雄。
 
 
第74章 你叫的时候比唱歌好听
  配合《我和我的家人》做完网络宣传以后,笛平开始等待晚间节目的播出。节目的预告已经放了好几天了,林侃在饭桌转身离开的镜头出现了几十次。还没开播,节目的话题度就因为林侃的“不礼貌”高居不下,林侃被人追着骂了几天,笛平看了也挺心疼。
  笛平做综艺很多年,甚至以前就靠做综艺吃饭。他太清楚一个节目从录制到播出里的弯弯绕了,所以林侃的片段被拿来当作爆点是一定的,就算一个艺人在节目里没有爆点,剪辑也会通过截取不相关的两个片段拼接,或者将别的语音嫁接到不同步的片段上,制造话题。
  哪怕是正片,也避免不了被导演下令恶意剪辑或者夸大的可能- xing -。这么一想,节目为了话题度,制造笛平和苟富贵的矛盾也不是没可能,只是要看,节目偏向哪边了。
  笛平唉声叹气地开始等待正片播放。
  主持人说完口播以后,正片开始,几乎和笛平录制时看到的顺序一致,随后,因为林侃的举动,画面中断,焦点聚集在演播厅。苟富贵抛出话题,笛平提出反对意见,然后是其他嘉宾的看法……
  大约几分钟以后,笛平打开热搜,果然,有关节目的热搜已经在二十几位徘徊了,这都是节目组买的热搜,目的是为了让节目第一期吸引观众的目光。不出笛平所料,不一会儿这些安利节目的热搜就上了高位,点开都是关于节目内容的赞美。
  笛平不断刷新,没一会儿就看到了自己想要的内容。有关自己和苟富贵的。
  一看热搜上升的速度,笛平就知道节目组也在这里花了功夫,但是节目组并没有发布通稿,在节目第一期就明显偏向苟富贵或者笛平,节目组只是推了一把热度。
  首页是一个粉丝较多的观众的看法,言语间有些不满苟富贵给林侃盖章“对家人不礼貌”,顺便赞美了笛平的言论。
  林侃的粉丝自然给这条wb点赞,让更多人看到,对于苟富贵的言论,林侃粉丝不乐意了,一边解释林侃不是这样不孝顺的孩子,一边将林侃及粉丝做的公益搬出来,安利林侃的作品和公益项目。
  风棱自然也在关注节目的舆论风向,看到热搜内容不利于苟富贵,风棱的宣传也在忙碌。不一会儿,许多营销号放出有关节目的讨论,直言节目录制是真实不掺假的,所以苟富贵只是对于当时的场景发表了真实看法,并不是针对林侃。苟富贵的粉丝们一拥而上,开始刷“真人秀就是有各种各样不可预料的状况罢了”“苟富贵没有提前看过内容,当然不知道啊”
  还有粉丝开始暗搓搓地模糊重点,引导路人去相信“笛平和林侃是一个公司的,更了解林侃也是情有可原”
  节目还没放完,话题就上升了,这是节目组喜闻乐见的场景,在节目内容往后播放时,笛平和苟富贵的言论只是正常的对节目内容的评价,所以这一期节目最大的爆点还是林侃以及嘉宾们对林侃的评价。
  笛平觉得节目组还算温柔,在第一期没有把嘉宾意见不合作为重点,而是把宣传重心放在了林侃身上。
  网络上的讨论还在继续,大多数人因为笛平的言论对笛平产生了好感,不少观众直言笛平温柔。
  观众1:还以为笛平是来搞笑的,没想到说出来的话句句在理啊,感觉笛平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不会把人从一开始就想的很坏。
  观众2:林侃真的,好耿直啊,知道在拍节目也没有刻意作秀,害得他这几天被骂惨了……
  观众3:忽然迷上笛平了,真的给人好舒服的感觉,之前看笛平越看越想笑,现在感觉越看越喜欢,不愧是wt看中的男人。
  观众4:苟富贵好没礼貌啊,感觉节目里说的笑话也很尬,他没看完就开始说孩子对父母怎么怎么,不就是认定林侃不孝顺不礼貌了么,怎么和电视台一个德行啊,就知道搞噱头。
  看了观众的评价,笛平开始放心,看来他的综艺表现还不错,至于苟富贵被人怎么评价,笛平无感,并不因此幸灾乐祸,他喜欢良- xing -竞争。
  就这样,笛平再次去录制《我和我的家人》,没有了之前忐忑的心情,而是更加自信了。
  因为节目播出,各位嘉宾都被讨论到,所以大家不免说一说观后感,茗嘉悄悄地和笛平说:“我看到你和苟富贵那个热搜了,没事吧?”
  笛平笑着摇摇头:“没事,综艺嘛都这样,要炒几个话题。你最近怎么样?我看你新剧官宣了。”
  茗嘉自从和笛平合作,之后小火了一把,接着就一直在不温不火的状态。他的公司不大,没什么资源,演员更新换代快,观众今天叫你老公,明天老公就是别人了,算不准。所以茗嘉也算被公司耽误了。不过他- xing -格比较内向,这样的安排对他来说也算安稳。他并没有很强的事业心,能接拍几个剧已经很满意了。
  “在这行几年,看的多了,觉得太火也不是好事,我公司力量小,和别人起冲突也麻烦,就照现在这样走完合同也挺好的。”茗嘉这样说道。
  笛平听了,百感交集,他以前何尝不是怀揣着这样的想法呢,然而你不动,别人也要逼着你动一动,笛平一戳一蹦哒,一步一步地竟然也造就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这一次节目录制是连续两天,《我和我的家人》已经拍摄完毕了,接着拍完摄影棚内嘉宾的言谈就可以全部拿去剪辑完。一想到要录制两天节目,嘉宾们都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
  魏檀已经回到了片场,正好拍摄单人的戏份以及和别的演员的对手戏,等笛平回去以后,再继续拍摄。笛平不在,魏檀也有机会和马斌谈论一下之前注意到的林森照片里的一个细节。
  “苟富贵那天录制节目以后当天就会了西京,没有留宿,确实比较反常,有狗仔跟着他,但是拍到他回了小区,之后觉得没什么新闻价值了,就没继续拍。狗富贵和林森好像也没有交集,俩人不联系,魏哥,你是不是搞错了?”马斌拿着资料汇报道。
  魏檀摇摇头:“不会错,那张新闻图里林森面前桌上的手机确实是苟富贵的,我记得磕坏的那个角,因为磕坏以后是我捡起来还给他的。”
  林森和苟富贵在夜店玩,说起来魏檀也觉得挺奇怪的,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莫名其妙就有了联系。苟富贵的私生活和林森不一样,他除了拍视频和上节目,几乎没有业余的私生活,要说他们玩在一起,魏檀真的费解。
  不管怎么说,魏檀总觉得心里有个疙瘩,不查清楚他总觉得不安稳。尤其是看到《我和我的家人》的评价,笛平和苟富贵在一起比较,魏檀怕笛平又会吃亏。
  “风棱没什么动作吗?”
  马斌回答:“没有,就是正常的营销控评,很正常。”
  魏檀揉揉眉心,收下资料把此时搁置在一边。
  ……
  结束两天的节目录制,中途只回去睡了一觉而已,结束录制后,在场的嘉宾都有些精疲力尽,面如菜色。
  笛平不愿与苟富贵有过多的交谈,只是想快点会安市,睡一觉然后开工。
  正在和小米确认航班的时候,苟富贵路过,随口问道:“笛老师还有行程?”
  笛平敷衍:“嗯。苟老师辛苦了,早点休息。”
  苟富贵看了两人一眼,微笑着走了。
  笛平走后,苟富贵立马问了平时知道艺人行程,负责卖消息给粉丝或者代拍的黄牛,得知笛平去了安市。
  他打开笛平的网上发布的行程表,发现并没有写相关行程。安市,好熟悉,似乎前几天在网上看到过。
  车上,苟富贵一直在翻找有关安市的消息,终于让他翻到了一条八卦,讲的是魏檀在安市拍摄《浪侠》,这条新闻因为“太假”,并没有引起讨论,可再一深入调查,苟富贵立马确定了,魏檀和笛平正是一起在安市。
  魏檀真的接了《浪侠》?苟富贵皱起眉头,按道理说魏檀是不可能接这样的网剧的,除非……
  苟富贵一抬眉,忽然把这些线索串连了起来。
  原来如此。他勾起嘴角一笑,心情忽然放松了下来。
  他能把一个阻碍扫清一次,那么第二次又会怎样呢?那种掌握全局的感觉又回来了,苟富贵心里越发舒坦。
  ……
  笛平回到了安市,睡了昏天暗地的一觉,然后继续拍摄。
  晚间在房间,笛平盘着腿慢吞吞地看剧本擦头发。根据拍摄进度,有时候剧本也会相应修改,于是笛平就要重新梳理一下台词。
  看剧本看烦了,魏檀又在拍单人戏份还没回来,笛平拿出手机开始拍视频打发时间。
  然而打开消息栏,他发现关闭私信的他收到了官方通知。
  “亲爱的用户不露脸君您好,感谢您对榴莲小视频的支持,榴莲小视频app将于十月举办榴莲盛典,由于您快速增长的人气,符合本届盛典的评奖要求,提前恭喜您获得榴莲小视频本年度新人奖,希望您能联系我们,参与本次颁奖典礼,在现场接受我们的表彰。”
  笛平瞪大了眼睛,他得了app的新人奖?确认消息以后,笛平哭笑不得,他总不能亲自去参加颁奖典礼吧,不然他的马甲不是掉了?笛平摇着头笑了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于是随手搁置在那里。
  魏檀回来后,笛平把这个消息当笑话说给了魏檀听。
  小米也跟着在一旁听了一耳朵,连忙说:“平哥,我帮你去领啊!听说一万块钱呢!我喜欢的一个博主也在现场!你不去我帮你去呗,反正人家也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到时候我戴个口罩,没人认出来!”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