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养霸总们那些年 作者:人间观众

字体:[ ]

  《我养霸总们那些年》作者:人间观众
  【本书】C大学霸童彤一朝穿到穷困帅哥何连天身上,没稳定工作,房租到期,欠债五千,还带了个面黄肌瘦的娃……
  在某宝没上线的2002年,机遇随处可见,带娃摆地摊、卖盒饭、开小店、办民宿……买房投资。
  和卖盗版光碟的小摊贩畅想几句未来科技,开启互联网大佬新世界;好心鼓励了街头发传单的地产小喽啰——这人顿悟转身月销百亿;给了虚度光- yin -的拆二代一碗心灵鸡汤,醍醐灌顶造就从无失手投资人……就连昔日那个小拖油瓶,也被言传身教成鼎鼎有名的天才少年。
  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却偏要用才华逆境翻身,授人以渔、积德行善,直到坐拥千亿资产,成为了当代精英大佬们心悦诚服的“再生之父”。
  众人:国民爸爸我要给你生猴子!!!
  何连天:莫挨老子!
  ———————————————————————
  平行宇宙,请勿考据,如与现实雷同纯属巧合。
  排雷:女穿男!无cp!
 
  内容标签: - xing -别转换 励志人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连天(童彤) ┃ 配角:何小路,罗大千,韩平平,木逢春 ┃ 其它:完结文:如昔有唐
 
 
第1章 01帅哥奶爸
  “爸爸,路路好饿……爸爸,醒醒啊……”何小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晃动着爸爸的手臂。
  爸爸?
  童彤勉强睁开眼睛,明明没戴眼镜,为什么看东西那么清晰。一个瘦瘦小小的孩子鼻涕眼泪糊一脸,似乎正努力叫醒她?
  是她,还是他?
  露在短袖之外的手臂修长健美,皮肤白皙,骨节粗大,这不是她曾经的粗黑短胳膊,甚至不是一个女人的手臂。
  童彤忍着眩晕,用这手臂支撑起上半身。
  看到爸爸“回魂”,何小路吓了一跳,又喜极而泣,扑过去抱住爸爸,委屈道:“爸爸,饿。”
  童彤的脑海之中瞬间涌入了这个身体的记忆。不过现在顾不上研究那些细节,童彤敏锐的发现抱着自己的那个孩子小脸苍白,小身体在颤抖,肚子一直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这孩子看起来连3岁都没到,多久没吃东西了?
  自己这个身体也饿的眩晕。
  童彤站起身,180的身高瞬间带来了全新的视野感受。环顾四周,锁定了阳台附近的一个电饭锅,以及旁边透明塑料袋里散装的小米。
  记忆之中,整个房间里能吃的就只剩下这些东西了。
  “路路乖,爸爸这就做饭。”童彤安抚了一下小男孩,依着原身记忆,在阳台上洗了米放入电饭锅,开了最快熬粥的档。
  这并不是一个正规的公寓,而是城中村里的自建房。一共盖了四层,他们在顶楼,房间里也不分什么卧室客厅,只有单独隔出来的卫生间。更不可能有完善的燃气和厨房,是阳台上给装了个洗手池子,若想做饭就自己搭台子用电炊具,电费自理。
  童彤,现在的身体名叫何连天,男,二十五岁,无固定工作,四处打零工勉强维持生计;儿子何小路两岁半,三个月前妻子车祸身亡。他们父子所在的这屋子里,除了洗手池子边廉价塑料案板上的菜刀,池子里堆放的几个碗碟,唯一的炊具就是这个电饭锅了。能吃的也就是熬了这顿不够下顿已经见底的小米,油盐酱醋全都是寥寥无几。
  这日子是不是穷的过不下去了?
  “爸爸,你的病好了?”何小路迟疑的看着在电饭锅边上发呆的爸爸,“今天是1号,房东阿姨会来。”
  “哦,别担心。”童彤的声音依旧沙哑,怀疑之前原身是生病发烧晕厥,再醒来已经换成了她。但是这种离奇情节,给不到三岁的小孩子也说不明白。承不承认自己是孩子爸,孩子也要管啊。大多数女- xing -都有圣母心,尤其看不得幼小孩子无依无靠。
  不过眼前这个两岁多的小孩子,为什么感觉与普通小孩不太一样,他清楚的知道日期,还记得什么房东阿姨会来。
  童彤看着这孩子灵气十足的眼眸,想起了自己的大侄子,两岁多的时候完整的句子都很少说,更别提如此有逻辑的清晰言语。
  这孩子,智慧水平似乎与她小时有的一拼呢。
  没错,童彤是十五岁就以省状元身份考到帝都上了C大的学霸。幼年早慧,三岁识字,四岁学英语和德语,五岁入学就直接从二年级开始上。小学中学一共上了十年参加高考。若不是为了考状元上C大,再早几年她就已经可以考上一本。
  但是上天给了童彤聪明的头脑,却在外表塑造的时候偷了懒。具体就不形容了,总之,对不是那么好看的女生,人家会形容可爱;对童彤,见过的只能说麻烦你将脸上像素调低一点,不化妆千万别出门,哦不,化妆其实也没啥用,是不是考虑多挣钱早点整容。
  所以因为容貌受委屈的时候,童彤总是想,如果有一天能得到出色外表,让她拿已经拥有的一切去换,她都愿意的。
  童彤对自己变成了男生其实并没有太多的不满或抵触,尤其是当看到了镜子里几乎满分的颜值之后,立刻觉得男生也挺好啊,死了老婆有儿子也行啊,穷的家徒四壁喝粥度日没有隔夜的粮食,这都可以接受的。
  他现在不仅了有了好容貌,身为童彤时的好脑子也在,只要努力打拼,一定会早日致富奔小康。
  “爸爸,粥是不是好了。”何小路指着电饭锅闪烁的提示灯,唯恐爸爸发呆到晕倒。
  童彤赶紧关了粥锅拔了插销,父子两人一人盛了一碗粥,坐在板凳上喝,咸菜也没有,洒了一把糖进碗里,就干喝粥。
  何小路却喝的很满足,第一次喝到甜甜的粥。
  昨天早上,爸爸带了两个包子回家,说是头晕不舒服倒在床上睡觉。他吃了一个包子,想将另一个包子留在爸爸醒来后给爸爸吃,结果爸爸一直睡啊睡,身体滚烫。直到包子凉了,天都黑了,爸爸依然没醒。何小路忍不住饿,将那个冷包子也吃了,依偎在爸爸身边睡着了。
  再醒来,天又亮了,何小路又渴又饿,可爸爸还是没有动静,身体却渐渐发冷。
  等啊等,天又要黑了。
  还好爸爸终于醒过来啦。何小路隐约觉得爸爸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了,可是给他熬粥喝的就是好爸爸。吃了粥,肚子暖暖的,嘴里甜甜的,何小路轻车熟路自己去卫生间解决了一下。还好天气暖和,他下面只穿了一条小单裤,小胳膊小短腿穿脱裤裤顺利完成,都不用麻烦爸爸帮忙。
  他已经是大孩子了,可以照顾自己了。
  童彤看着小男孩小大人一样,吃饭上厕所穿脱衣服全不用大人- cao -心,顿时感觉自己又赚了。这日子老省心了,只要家里有粮食,教儿子自己用电饭锅煮粥恐怕都是没问题的。当然电器的危险程度也要提前讲明白,否则出事就麻烦了。
  “爸爸,你教我用电饭锅,好不好?”何小路仰着头,眼巴巴望着爸爸。
  “为什么要学呢,爸爸给你做饭就行。”童彤于心不忍。
  “爸爸去工作,路路在家做饭。”何小路用有限的词汇努力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这孩子真懂事,童彤更加坚定了好好顶着何连天这个壳子生活的决心。
  看了一眼墙上的挂历显示今天是2002年7月1日,床头柜上的小闹表已经是下午六点多。天啊,现在居然是2002年,重回到二十年前!这会儿手机才刚刚出现,中国移动成立两周年,话费贼贵。吃了上顿发愁下顿饭的何连天,家里最贵的电器就是电饭锅了,而且这锅还是房东大姐暂时借给他的。
  对于早已习惯智能手机处理许多事情的童彤,在纸笔都没有的房子里,信息极度匮乏,有点抓瞎。这年月台式机为主的网吧尚未普及,手提电脑还是上万元的天价128M的内存。而且,城中村的发展比外边正经的城市脚步仿佛落后了多年,也就房东家里有老式巨大壳子的电视机。
  如果出门给人打工,时间被老板控制又如何兼顾养娃呢?这么小的孩子尚未到送去幼儿园的年龄,况且他也没钱送孩子去幼儿园。不仅没钱,他还欠了亡妻好友秦雪5000元钱尚未归还。这时候帝都大学本科毕业生平均工资每月不到1000元,这笔外债相当于别人半年到一年的收入,沉甸甸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何连天的记忆中根本就没有文凭这样东西,或许当初九年义务教育都没完成,便是保留着初中文凭,那也不支持在帝都找个正经高薪朝九晚五的工作。
  这年头某宝网都没有上线,不拘学历收人才的快递公司尚未成气候。以前何连天能找到的工作无非是凭着身为男子,去建筑工地打打零工,街边上发发传单。帝都正经超市里的收银员、理货员,起步门槛那也需要中专学历。
  现在天已经黑了,将幼小孩子独自留在家中,自己出门溜达碰运气显然不科学。童彤一边刷锅洗碗,一边漫无目的从阳台往外看去,与城中村隔了一条马路,灯火阑珊处,依稀好像是C大的教学楼。
  原来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城中村,居然就在C大附近呢。呵呵,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童彤忽然有了赚钱的主意。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童彤翻遍了家中各处,只凑够了不足百元的零钱,块八毛,最大面额五块,连张十块的都没有。
  何小路不知道爸爸为什么突然翻找家里的钱财,只跟在他边上瞪大眼睛看着,学着数钱。
  童彤发现何小路对数字很敏锐,而且知道将面值一样的放在一堆,从面额最小的,到面额最大的钞票一一罗列,天生很有秩序感。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