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戏精校草今天也在缠我 作者:花卷不投降

字体:[ ]

  《戏精校草今天也在缠我》作者:花卷不投降
  文案
  半个佛修·一往情深戏精大神AD攻 X 口嫌体直·表白墙霸主全能皮皮辅助受 的大学日常~
  ※
  沈瑜是个拿过全国总冠军,霸过师大表白墙,吃过处分拆过家,打过群架跳过江的全能好少年。
  何渡是个深藏不露的戏精。
  第一次见面,他问沈瑜:“能带弱小的我上个黄金吗?”
  第二次见面,他看看输到急眼的沈瑜,登上自己大号:“不就是王者一千分,来,我带你。”
  沈瑜:?
  ……
  第N次见面,何渡面无表情地略过一干桃心眼小学妹,沈瑜心想,嚯你们佛修真是视红颜如白骨,端的是心如止水。
  第N+1次见面,何渡说:我喜欢你,喜欢了很久。
  沈瑜:容我拒绝。
  被校草反复告白→从拒绝到拒绝不能QUQ
  今天也是被戏精校草缠到顶不住的一天。
  ※
  大学校园。
  ※看文指南:
  1.攻追受,很晚才确定关系,攻很宠,受口嫌体直,攻受有羁绊
  (高亮 真的很晚哦 章节带五角星的是情感/关系质变 可以跳章看看自行判断能否接受吧)
  2.1V1,HE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瑜,何渡 ┃ 配角:接档文《设计总监叕翘班了》沙雕职场甜饼 ┃ 其它:
 
 
第1章 六亲不认的混混
  再来一次的话沈瑜绝对不会任由韩牧赖床。
  因为不赖床他们就不会出门晚,出门不晚他们就不需要抄近道。
  不抄近道,也就不会遇到近道被堵死这么尴尬的情况。
  “在哪儿打架不好非要跑胡同里来。”沈瑜叹了口气,远远看着把狭窄的胡同占满的一坨小混混,“就不怕撞翻了大妈腌的酸菜再也走不出这条街么。”
  “他们怎么走出这条街我不管,问题是咱们现在怎么走出这条街啊?”一边的韩牧愁眉苦脸,完全没有与混混同呼吸共命运的自觉。
  “是非之地,贸然惊扰,不吉不智。”沈瑜叹了口气,“就现在这个状况,咱们要是穿胡同肯定会被找茬,混混可都是六亲不认的。”
  “但是十分钟之内到不了网吧的话,咱俩还是只有死路一条。”韩牧也叹了口气,“六亲不认的混混跟六亲不认的海哥,你选一个吧。”
  “靠。”沈瑜皱起了眉。
  海哥是师大英雄联盟校队的队长,又名阳光与正义的化身,叒名迟到者的催命人。
  之前有次训练,沈瑜对天发誓他和韩牧只晚了一分钟,海哥硬是一整天十几盘游戏,一次都没有支援过他。
  那天沈瑜被对面抓得几乎放弃这个游戏,海哥则面带慈祥的微笑轻拍着他的肩膀说:年轻人,以后记得守时哦。
  从那以后,沈瑜为免迟到,逢训练必抄近路。
  谁知道流年不利,抄近道还能抄出这么多状况。
  沈瑜光速权衡了一下利弊。
  穿过六亲不认的混混只需要几秒,虽然有点危险而且还得带着韩爷,但是他对自己的身手还挺自信的,六亲不认的海哥带来的痛苦可是会持续一整天。
  但是现在只剩十分钟了,即使抄了近路可能也躲不过六亲不认的海哥了,如果这样的话冒险去招惹六亲不认的混混是不是不太划算……
  “看什么看!”
  胡同里一声怒吼打断了沈瑜的思索。
  沈瑜抬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得最近的两个混混已经转过脸来,凶神恶煞地看着他们。
  左边那个看沈瑜视线飘过来,又吼了一嗓子:“说你呢!看热闹是吧!皮痒是吧!”
  说着此人示威般挥了下手里的武器。
  一根……擀面杖。
  年景这么不好么,流氓都低配到这种程度了?
  沈瑜瞬间脑补出了H道小弟白天四处收保护费晚上在小吃店打工擀饺子皮的场景。
  ——只要998,集收租劫道居家日用于一体的多元化擀面杖带回家!
  思维过于发散往往有坏处。
  比如在这么个杀气腾腾的场景下,沈瑜嗤地笑出了声。
  韩牧和擀面杖的脸一起绿了。
  士可杀不可辱,擀面杖的表情迅速完成了从“老子只是吓吓你们”到“你俩今天别想完整回去了”的转换。
  “我就跟你说是非之地,贸然惊扰,不吉不智吧。”沈瑜看着气势汹汹走来的擀面杖哥,用胳膊肘碰了下韩牧。
  “你摸着良心想想是谁惊扰的啊!”韩牧惊恐地喊道。
  “他好像要来揍我们了。”沈瑜好像没听到韩牧的吐槽一样继续说,“怎么办韩爷。”
  “能怎么办,跑呗!”韩牧都快要尖叫了,“海哥会原谅我们的!”
  就在这时,胡同那一坨混混里,忽然有人说了句话。
  “往哪儿走呢,你爷爷在这边。”那人说。
  沈瑜第一反应是,老子爱往哪走往哪走,你管得着?但他随即意识到“他爷爷”这句话的对象不是自己。
  因为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擀面杖和他小弟的脸色同时变了,然后他们一起转回身,重新往混混堆里走去。
  浑身上下都写着“如临大敌”。
  沈瑜的脚步停了停。
  这位爷爷声音懒洋洋的,还挺好听,而且语调气定神闲,好像个世外高人,透着一种……让人想要看他热闹的气质。
  沈瑜和韩牧对视一眼,脑内已经出现了相视一笑比出OK手势的表情包。
  虽然还有十分钟迟到,但他们默契地没有任何动作,小心翼翼望向爷爷的方向。
  混混一共有五六个,围成一圈,那位爷爷就站在圈中间,他估计有一米八五,身材挺瘦,腿很长,黑色长袖,黑色长裤。
  在混混们的遮挡下沈瑜看不清爷爷的脸,但他觉得单凭身板气质,爷爷应该能当得上“玉树临风”这个词。
  “他们不会要群殴吧!”韩牧看着混混再次围成一圈,压低嗓子惊叫了一声,“瑜哥,咱们要不报警吧?”
  沈瑜看他一眼,乐了:“别着急,这场还说不准谁殴谁。”
  “啊?”韩牧震惊了,“这可是1V5啊!”
  “五个打一个的场景下这些臭鱼烂虾还只敢围着爷爷对峙,你猜为什么?”沈瑜问。
  “怕胡同里的大妈报警?”韩牧猜测道。
  这个清奇的回答让沈瑜愣了半天才说出话来:“你再想想?”
  “因为……”韩牧拧着眉思索了下,一拍大腿恍然大悟,“我懂了!因为他们没把握能打得过爷爷!”
  大概是终于说对了答案有点儿激动,韩牧的音量不是一般的大。
  沈瑜都还没来得及点头,就被他这巨响亮的一嗓子喊得笑容僵在了脸上。
  场面瞬间安静了。
  混混这种生物,是典型的头可断,血可流,面子不能丢。
  所以说,韩牧刚刚那句话完美冲撞了他们的混生信条。
  沈瑜感觉不妙,他抬眼,只见擀面杖和他小弟就跟慢动作似的,再次缓缓转过头来,连脖子上每一块肌肉的牵动都能看得清楚。
  从另一面围着爷爷的那几个混混也一块儿看了过来,视线里仿佛飘着几百把冷飕飕的小飞刀,唰唰唰把沈瑜切了个透心凉。
  “我他妈是不是跟你说了不吉不智!”沈瑜往后退了半步,低着嗓门吼道。
  “我错了瑜哥!我不吉!我弱智!”韩牧悲伤地说。
  士可辱不可辱第二次,擀面杖这回走过来时杀气腾腾,身边仿佛带着一圈火焰特效。
  沈瑜看着架势不妙,拉了韩牧一把,压低声音:“韩爷,等下你直接跑,我给你断后,要是过了十分钟我还没出现,记得帮我跟海哥求个情。”
  “要是过了一个小时你还没出现呢?”韩牧紧张地问。
  “那你等晚上没人了回来找我吧,带个黑塑料袋,捡的认真点儿,别在地上剩根手指头什么的,吓着小朋友。”沈瑜说。
  嘴上说得轻松,沈瑜眼睛还是专注地盯着混混那边。
  打架这种事忌讳分心,要是被人抽冷子来上一棍,韩牧就真得带着塑料袋来装他了。
  就在这个瞬间,沈瑜突然看到被围在人群中间,除了一双长腿什么也看不见的那位爷爷抬了抬脚,整个动作像慢镜头一样,精准而清晰。
  接着,擀面杖的动作从很有气势的抡着膀子缓步前行,变成了一个失去重心的小跑,随后是飞扑,最后BIA的一声啃在地上,摔得扎扎实实。
  还飞出了一条小弧线。
  “我草。”沈瑜笑出了声,内心却很是震惊。爷爷的腿法好像比他还强那么一点儿,他踢不出这么精致漂亮的狗吃屎,当然,这个也需要擀面杖的配合。
  不过重点是爷爷也太勇了,这就一脚踹上去了?对面可是六亲不认的混混!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