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Palpitate 作者:敢心

字体:[ ]

 
Palpitate
作者:敢心
 
文案
 
小心翼翼而又急切的心动。
 
相对静止,绝对心跳。
 
哽在心头的杂草变成荒原,铺天盖地的生长,在恐惧、新奇、隐密、浓烈中滋长壮大。
 
满嘴火车重新复读还是你爸爸攻x绝不承认自己是还主动表白害羞受
 
是he
 
内容标签: 强强 花季雨季 因缘邂逅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商榷,祁连 ┃ 配角: ┃ 其它:
==================
 
  ☆、“相逢即是缘!”
 
  听闻到你的消息,他还是能心脏猛的被揪起,还是能翻越颠倒的时差,还是能跨越太平洋的水汽,还是能送上一碗没放了几片姜丝的姜丝可乐。
  可是,他没有想到。
  就在街角的咖啡店里,推门进去的时候风带响了铃铛。
  他问询着关于他的消息,来不及去接那杯咖啡。
  “小心。”
  他愣在了原地,抬头去看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眼睛。
  试想过的千万种邂逅的场景,对着镜子排演过千万词的语句到头来都凝结成了哽咽。
  “你过得还好吗?”
  这句话太庸俗了。
  “好久不见。”
  呸。
  “我好想你。”
  轻浮!
  原始的爱意,原始的渴望告诉他的身体,他需要一个拥抱。
  商榷克制住了。
  还是对方先开了口:
  “要坐坐吗?”
  祁连从柜台后面走出来,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想来又僵硬了一下。
  商榷看那动作,还是和他学到的坏习惯。
  祁连去门口把“正在营业”的牌子换成了“暂时休息”,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
  两个人坐在靠在窗户的位子,阳光能洒进来地方。
  正好收音机里突然冒出来一段旋律:
  喜欢你给我你的外衣
  让我像躲在你身体里
  喜欢你借我你的梳子
  让我用柔软头发吻你
  喜欢你车窗上的雾气
  彷佛是你的爱在呼吸
  喜欢你那微笑的眼睛
  连日落也看作唇印
  我喜欢这样跟着你
  随便你带我到哪里
  你的脸慢慢贴近
  明天也慢慢地慢慢清晰
  我喜欢你爱我的心
  轻触我每根手指感应
  我知道它在诉说着你承诺言语
  喜欢你车窗上的雾气
  彷佛是你的爱在呼吸
  喜欢你那微笑的眼睛
  连日落也看作唇印
  ……
  盛夏的光年,有少年的背影,低垂的枝桠透出的光,爬上木屋的青苔。
  正坐在庭院里择菜,手机响了,他站起身甩了甩手,却还有舍不得离开的水珠粘腻在了手指缝隙之间,也不拘于小节,只往裤腿上擦了擦便拿起了手机。
  “喂?”
  “你真不读了啊?”
  “要不我把退学申请再给您拍一份啊?”
  “行了,还以为挺光荣的?收拾收拾了回。”
  鹿鸣在江北市的最南边,依山靠着水。人杰地灵说得就是这块,县里有俩高中,硬是压过了江北一溜儿高中成了省重点。
  八月天里日头毒,烤的沥青的马路牙子腾热气,像是一幅油画一样,空气和那些个路边的摊贩扭曲融合在了一起,生出眩晕感。
  反正已经成年了,商榷没了顾忌拽上了书包骑上了自己的小秃驴就从山里出来了,时隔一年再去上高中他没什么不适应的,就是学的东西变了一轮而已。
  至于为什么会有人给摩托车起秃驴这个名字,可能是因为买车的人脑壳长包了。
  出门前想了想,把本来戴上的墨镜给摘了,这么去学校有点张狂
  。
  先去见老板,再随便在校外找个出租屋。
  按照实高的模式是每年寒暑假都得给学生开课,美其名曰补课,现在正赶着期末完了还能给学生们放几天假。
  卡着这个点可以说是完美。
  商榷他爷爷奶奶都是住在山里的老中医,没事不出门,他要回去复读的话也跟之前读高中一样照例自己在外面租着住,反正有人给钱。
  他做这些事熟,也没必要找房产中介,直接照着校外电线杆上贴着的招食宿打过去就成,叼着笔靠在摩托上一个一个问清楚价位记上。
  还得有个要求,合不合租,改不改建他不管,主要里面都得安静,不然吵得闹心。
  商榷揭开最上面的一层花里胡哨的电器开锁小广告露出了一截表情包。
  有点意思,顺着人的电话打了过去。
  对方像是个年轻人,开口就问:“租房子?日租月租学期租?”
  “年租。”
  “行,900一个月不包食宿,分月给。”
  顿了顿,那人又问,你会做饭么。
  商榷:“会,有厨房么?”
  那人:“那我雇你给我做饭,房子里就你和我两个人住,每月600,我收你300行不?”
  商榷看了看手表,一点半离两点还差一会儿。
  心里拿三百除以了个七,“行,什么时候看房子?”
  那人:“今天晚上吧,晚上你给我打电话。”
  商榷:“好。”
  大热天里穿皮衣外套的商榷头一个,口袋里还夹了个小墨镜,一看就不像个什么社会正经青年,保安瞅他多少眼了,所以人推着摩托车进校的时候就没让他进。
  “黑爷,您不认识我了?”商榷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以前实高的学生证。
  敢不认识吗这人。
  “怎的,回来看望老师来了?嚯,行头不错。”那保安大爷给人比了个大拇指。
  “是,以后还得您多关照。”
  保安大爷爽快给通行了,好小子没进了校门一踮脚就跨上了摩托,嘟的开走了,尾气还挺大。
  邵志平,那是实高的明星教师,带出过几个名生的人,大热天舔着个光秃的脑壳顶跑到了高二年级办公室。
  现在是一点四十五,掏钥匙进门发现门早给开锁了,一进去人空调都开着了,坐在躺椅上悠着吹。
  “别吹感冒了。”邵志平过去一按空调,得16度,硬生生给人调高了10度。
  商榷这德行他是早知道了,之前还在实高的时候拿着磁卡撬门带头偷导学案的就是这人。
  商榷一抹脑袋,甩出头发丝儿里藏着的汗,问了句:“我还能来上学吗?”
  说到这邵志平就来气,好好的一上了江大的人又跑回来上高中,这不是脑子有毛病吗?
  “老板办事我放心!”
  “少和我来这套油嘴滑舌。”邵志平接过商榷递过来的档案袋,又不放心地又问了一句,“真不读了啊,还有机会回去不?”
  “读不下去了,几科都挂了,对这些东西没兴趣。”
  邵志平沉默了,“你爸知道不?”
  “没告诉他。”
  商榷还有些不耐烦了。
  “你爷爷奶奶呢?“
  “他们也看不惯我爸。”
  面对昔日的学生,年级主任也头疼了。
  行吧,退学就退学吧,回来读文就读文吧,管不住了还!
  你记得来报道就行,明天早上还是那个点儿,三班。
  “您教文去了啊?实高文科是不行,数学没一中牛逼,您带着是好事。”
  “少给我在这挤眉毛弄眼睛,再放屁给你搞到高四去,以后都别来求我。”
  “行,老板我爱您。”
  说完恶心巴拉地比了个心。
  又被人抓了回去。
  “记得穿校服。”
  草。
  才两点半,商榷跑去校门口马路对面的面馆里呼呼倒进去了一碗牛肉面,爽呆了,擦擦油,实在是百无聊赖了二进校去了- cao -场。
  本来准备故技重施开了器材室的门顺个篮球出来的,结果看到球场上居然也有几个小黑点,干脆过去了准备一起打。
  脱了皮衣就是背心,找个木凳就坐在了一正在喝水的人的旁边。
  那人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商榷,用下巴指了指旁边的空凳子。
  仿佛在说,那有坐,别来这儿碍眼睛。
  行吧。
  商榷灰溜溜跑去隔壁了。
  看球也是一大乐趣,商榷看了几轮,时不时看看旁边那喝水的小孩,有一说一,长得帅,是真的。
  穿的不好看,青春洋溢的年纪居然爱穿灰色?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