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Palpitate 作者:敢心(26)

字体:[ ]

  掀开被窝一看,又赶紧给盖上了。
  脑袋里一句诗:
  马上望祁连,奇峰高插天。
  自觉要把祁连推开一点点,但是人现在跟个树袋熊一样抱着自己。
  适时,哨声响了,祁连醒了。
  好像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以为在做梦。
  又闭上了眼睛。
  白鸽走前说了一句:“你俩快起来吧!今天还该你俩打扫清洁呢。”
  偌大的寝室,偌小的一张床上。
  两个人同时睁开了眼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掀开了被子。
  两个人?
  同时?
  ?
  商榷先做出反应去了厕所,捏起来
  祁连坐在床上,揉了揉脑袋。
  很正常的反应,很正常。
  青春期男孩子都会有的。
  商榷还在厕所里,祁连看了看手表,集合时间快到了,没有办法,只能拿纸巾解决了。
  商榷再出来的时候祁连已经穿好了衣服。
  心照不宣。
  商榷在穿衣服,祁连就去扫地。
  两个人一起冲下了楼。
  赵毅堵在男寝门口,守着两个人。
  “还有两分钟就集合了,我看着你们两个两分钟跑到- cao -场!”
  商榷拉住祁连就跑。
  后面追着赵毅。
  “草,你们两个小崽子!”
  最后,有惊无险,没有迟到。但是被赵毅这个倍要面儿的人拉到前排罚站了。
  理由是——
  没有理由。
  赵毅拍了拍商榷的胸脯,问了句:“练过?”
  “报告教官!是!”
  赵毅笑了笑,放商榷回去了。
  祁连大大的眼睛大大的疑惑。
  赵毅问:“叫什么?”
  “报告教官!祁连!”
  “名字不错。”
  祁连以为他要放自己回去了,没想到人来了一句,“你看我眼熟吗?”
  ?
  “你长得挺像我以前的一个长官的。”赵毅说了一句。
  祁连眼睛又长大了起码半倍,呆呆站在原地看着赵毅。
  “小兔崽子叫你回去!”赵毅踢了祁连一脚,“不回去还站在这干什么?”
  祁连脑海中开始回忆。
  西北有叫赵毅的人吗?
  整场训练处于划水状态,吃饭也吃的心不在焉。
  商榷看到祁连去了厕所,于是跟过去,却找不到他,正往回走。
  在食堂旁边的工作间找到了他,他像正在和别人说话。
  赵毅?
  祁连脸上遮不住的欣喜。
  眼睛弯弯的,藏进一个小月亮
  要拥抱赵毅。
  叫他阿哥。
  哥哥哥哥的叫个不停。
  差点就要爬人家身上去了。
  “草。”
  商榷有点生气,准确来说是吃醋。
  草。
  商榷气鼓鼓。
  回到厕所,照了照镜子。
  还是觉得自己帅一点。
  这不是帅不帅的问题。
  凭什么对着一个刚刚认识的人叫的这么亲热?
  排队的时候也开始不站在祁连后面了。
  找到了在西北时便认识的哥哥,是自己父亲的好友的儿子,跟着母亲回到鹿鸣之后就断了联系,那时候还小,没有什么通讯工具,断了就是断了。
  本想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商榷,在队列里几次他要和商榷说话可是每次都被人闪躲过去。
  商榷怎么回事?
  祁连想到了今天早上的事。
  恶心?
  祁连去看商榷,商榷正在和宋研说话,露出小小的虎牙,给人添上一抹少年气。
  心里突然空了一块。
  捕捉不到的一种情绪。
  有点烦。
  “商榷——”祁连去叫。
  “干什么。”这一句话商榷是回应的蔡一唯。
  祁连看着商榷跟着蔡一唯去了队伍前面。
  “哥,你写字好看,给我们班旗写几个字,越帅越好。”
  “好。”商榷带着怨气,下笔下的狠,啪的一声自动铅笔芯断了,商榷干脆换了记号笔直接上手。
  下午赵毅带整个三班去攀援,赵毅给每个人安装了防护措施,又不放心滑轮,自己又在下面把身子绑在了自己身上。
  祁连心里有点慌,他需要迫切的找一个人进行交流,四下寻找目标,只能扯住了蔡一唯。
  “干什么?”蔡一唯不明所以。
  祁连悄咪咪地凑近问:“你觉得王以卿好在哪里啊?”
  蔡一唯以为祁连要揶揄他,笑骂道:“哪哪都好!”
  “哪是哪?”
  蔡一唯被这么一问起,才发现自己也根本没有思索过这个问题,想了想,说道:“你记得吧,就高一的时候,我不是成绩不好吗,然后那个时候坐在她的小组里,她给我写学习计划,还开导我。”
  “我也不清楚……应该就那个时候吧。”
  “哦。”祁连心里的小人开始蹲在地上画圆圈,这么一说他想起来那个带着迷宫的步骤了。
  “怎么,您终于芳心暗许给了哪位姑奶奶?”
  “没,我就问问。”
  蔡一唯拍了拍祁连的背,激励的说道:“小伙子,爱是要求的,姑娘是要追的!”
  祁连说着又要去打人,蔡一唯跑得快躲过了攻击。
  商榷站在顶点上往下望,看见祁连在和蔡一唯交谈,偏过头从楼梯下来了。
  正好祁连抬起头来只能看到商榷的背影。
  企图的目光交汇被风吹散。
  商榷盯着赵毅看。
  赵毅向他比了一个大拇指。
  这是什么东西?
  祁连去看赵毅,赵毅一脸懵逼的看着祁连。
  什么!
  商榷下来之后看到祁连和赵毅两个人目光对接。
  凭什么!
  商榷内心的小猛兽在咆哮。
  我这么厉害啊!吃了我这么多顿饭,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人是我啊!
  商榷心里给赵毅记了一笔。
  蔡一唯记半笔。
  吃饭的时候祁连看了看商榷,目光对接。
  两个人都怕失了分寸。
  吃完饭之后又抢着时间训练了一下队形。
  晚上考核训练成果,三个班一起。
  天!
  他宁愿看脚尖都不愿意看他?
  商榷都要跳起来踏步了。
  终于引来了祁连的目光。
  轻轻的一瞥。
  然后又立马收回。
  祁连心虚。
  下场之后,一二三班到候场区休息,等待所有的班都考核完之后才能回去。
  商榷觉得气也撒够了,主动找祁连说话。
  “我刚刚帅吗”
  “好看。”祁连答。
  “我还以为你会说我毛病呢。”商榷看了看自己的水壶,发现没有水了,示意自己可以喝祁连的吗。
  祁连看着商榷贴在自己杯沿的嘴唇和人吞咽水流时上下滚动的喉结。
  感觉有理可循。
  “就咱们教官——”
  商榷一口水喷了出来。
  祁连去看商榷。
  “没事,你说。”商榷擦了擦下巴。
  “赵毅他是我在西北认识的阿哥,就是我爸,你知道吧,他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幸……就我妈带我回来,就也没想到今天能遇上。”
  商榷再一口水喷了出来。
  “哥,您在后面浇花呢”宋研转过来拍了拍商榷的背。
  商榷拿着呕心沥血的架势咳嗽,咳得面红耳赤。
  那也不能就叫哥哥啊!
  “没事吧。”祁连问道,商榷脸上还没有完全的褪下红潮,祁连又偷偷看了几眼。
  “没事,我就是……替你高兴。”
  这算是误会解开。
  又和好如初。
  永以为好也。
  窗户修好了。
  为了节约时间,林寒提议要洗淋浴的话两个人一起洗,这样能节约时间。
  商榷和祁连一起洗澡自然是板上钉钉的事。
  祁连脱了个精光进厕所,发现商榷居然还穿着一个四角裤,问道:“你平常都是这么洗澡的吗?”
  商榷笑着要去打祁连。
  祁连又回到了上铺,还是有点冷,就把自己的衣服又盖了一层在被子上。总算是暖和了一点。
  还是捕捉不到。
  在穿上翻身好几趟,就是睡不着。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