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Indigo+番外 作者:E理科生

字体:[ ]

 
Indigo
作者:E理科生
 
文案
 
#我和邻居哥哥的二三事#
 
炸毛男高中生攻X人很野的邻居哥哥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蒲龄,宫野 ┃ 配角: ┃ 其它:
==================
 
  ☆、01
 
  漫长的夏季还没结束就开了学,学校抠的也不给开空调。
  教室里含蓄的汗臭味和女生们偷偷在身上喷的廉价香水的味道纠缠在一起,蒲龄吸了一下鼻子,不动声色地用左手捂住了鼻子,另一只手攥着笔在笔记本上飞速地写着。
  “好饿啊——”冯寒哀叹了一声,有气无力地趴在了桌上。
  坐讲台上的老梁推推眼镜,抬头看了他一眼,开口道:“让你们记笔记,不是让你们在那儿坐着没事儿干等下课。”
  冯寒叹口气,摸出笔开始老老实实记黑板上的东西。
  这节政治课,黑板被老梁密密麻麻写满了一堆,全是考点。
  文化,作为一种精神力量,能够在人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过程中转化为物质力量,对社会发展产生氵、
  蒲龄胳膊被人撞得一歪,字没写好。
  他转头看着冯寒。
  冯寒一脸无辜:“你看我干嘛?”
  蒲龄没说话,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继续撑着脑袋写自己的笔记。
  冯寒吃痛地捂着腿,没敢出声。
  “蒲龄!蒲龄!蒲龄!”冯寒在食堂里捡着人群间隙,像个猴儿似的溜到他身边,“你跑那么快干嘛,腿长了不起啊。”
  “打饭。”
  “我跟你一起吃午饭吧!”冯寒笑嘻嘻地说。
  蒲龄瞥他一眼:“我要给衍哥带饭,回去吃。”
  “你那个衍哥白吃你的呀?”冯寒问。
  “没有。”蒲龄说。
  “哦。”冯寒摸摸脑袋,一下子没了要说的话。
  蒲龄觉得耳边清净不少。
  他从书包里摸出饭盒,打了菜和饭,又把饭盒扣好,放回书包里。
  “我走了。”蒲龄说。
  “哦,哦。”冯寒没想到他还会和自己说个道别,不适应地眨了眨眼睛。
  蒲龄出了校门口,沿着路边走。
  这条路前不久在暑假里刚翻过新,还飘着一股水泥味。
  蒲龄没能搞懂翻新这条老路的意义是什么,学校离家也就百来米的距离,走完这百来米,照样还是一个陈旧的世界。
  路尽头有一串挤在一块儿的店铺。
  老胡裁缝、四喜烟酒、小芳足浴和阿勇发屋。
  店铺们的对面是一个挂着褪色横幅“羽绒服加工厂”的羽绒服加工厂。加工厂倒闭没倒闭蒲龄不清楚,但他刚搬过来的时候加工厂确实是放鞭炮开了业的。
  蒲龄家在加工厂的后面,还得绕过一大片野菜地。
  地里的菜多数是住在附近的老居民种的,用的是天然肥料,其味不堪说。
  蒲龄刚走近,就听见一些笑声。
  他抬起眼,看到一个人趴在地里,后背被几个女生用脚踩着。
  被踩在地里的大概也是个女生,蒲龄看到了她身上衣服是粉色的。
  那些女生脸也不生,都是一个学校的,经常一块儿在学校里招摇过市,蒲龄看到过好几次。
  “喂!”其中一个女生冲他吹了声口哨,笑道,“你看什么看!”
  蒲龄没理,也没打算管,后背被太阳烤得发疼,想就这么走过去。
  “你好拽哦。”另一个女生用夸张的声音说。
  然后她们就都大笑了起来。
  “蒲龄!”有人喊道,“救救我!”
  蒲龄低头,目光沿着那些女生的腿和鞋子往地里望去。
  是一张并不陌生的脸。
  胡媛。
  路口第一家老胡裁缝店,店里裁缝师傅的女儿。
  胡媛脸上有些淤青,头发凌乱,混合着汗水和泥土。
  蒲龄从她的神情里只看出愤怒,没有害怕。
  甚至刚那一声喊他的名字让他听起来也是咬牙切齿的。
  蒲龄没作声,朝她走了过去。
  他伸出手。
  胡媛愣了一下,目光里除了怒意还有几分意外。
  “你要插手管晏姐的事情?”有个女生尖声尖气地说。
  刚吹口哨的那个女孩儿抱着臂,似笑非笑地歪头看他。
  这个应该就是燕姐。
  蒲龄想着,伸手把胡媛从泥地里拉了上来。
  胡媛的手心里有一滩泥,蒲龄的手上也沾了些,他面无表情地把手在裤子上擦了擦。
  胡媛的表情有点儿尴尬。
  “你是她男朋友?”燕姐说。
  蒲龄抬眼,对上燕姐挑衅的目光。
  “不是。”
  他绕开脏兮兮的胡媛,打算往家里走。
  饭要凉了,衍哥会不高兴。
  “不是你那么护着她?”燕姐挑了挑眉。
  “还有事儿吗?”蒲龄转头看着燕姐。
  燕姐没说话,蒲龄又看向胡媛。
  胡媛左手抓着右手,快步跟上了他。
  那些女生没再跟上来。
  胡媛跟着蒲龄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过了巷子,是一片居民区平房,和四合院差不多,有房东,胡媛和蒲龄都是这儿的租户。
  正门是住这儿的人通用的一个门,不上锁,坏得也差不多了。
  蒲龄推开门,住西户的秦婶儿正蹲在井边洗菜,抬头用古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蒲龄全当看不见,走了过去摸钥匙开自家的门。
  “蒲龄,”在他进门前一秒胡媛叫住他,低声道,“谢,谢谢。”
  蒲龄嗯了声。
  老妈没在家,中午大概在织带厂吃了。
  蒲龄上了二楼,打开阳台,爬上连着阳台一头的一条短走廊。
  走廊另一边连着的是个朝南的小二层屋子的阳台。
  阳台的墙壁很旧,被花花绿绿的各种不规则油彩图案覆盖满了,看不出之前的颜色。
  蒲龄俯身,在阳台的窗子上敲了敲,没人应。
  他在灰蒙蒙的窗子上摸了一下,企图从指尖摸出的道路中看清楚里边的情景。
  还没等他把脸靠近,阳台门被人从里边用力地一拉,一双微眯起来的狭长眼睛探出来,不耐烦地看着他。
  蒲龄站好:“午饭。”
  宫野含糊地应了一声,揉了揉脑袋,回了屋。
  蒲龄跟了进去。
  屋里光线很暗,充满一整晚睡眠之后不健康的沉淀空气,夹杂着些许油漆味儿,比外边还热。
  蒲龄皱了皱眉头,把书包扔在床边的沙发上,起身去拉开了窗帘和窗户。
  新鲜的空气涌了进来。
  好多了。
  宫野叼着牙刷,从挤在衣柜和开放式厨房之间的狭小卫生间里走出来,照了照卫生间对面墙上的镜子,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千页豆腐,番茄炒蛋,土豆丝。”蒲龄把两个饭盒放到茶几上。
  “好素。”宫野走过来,把茶几上胡乱散着的几张白纸揉成团扔到一边。
  蒲龄刚才就看到白纸上的画儿了,颜色很杂,乱七八糟的,他也看不太懂,应该是宫野画的。
  他没说话,去厨房拿了两双筷子。
  蒲龄把筷子放到鼻子下边闻了闻,没有异味。思考了两秒,他还是拧开水龙头把筷子冲了一遍,然后抽了张餐巾纸,垫在给宫野拿的筷子的下面,打开自己的饭盒开始吃。
  宫野洗完了脸,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用套在手腕上的黑色皮筋把头发高高地扎起来,坐到蒲龄的旁边。
  他在裤子口袋里摸了一阵,然后把摸出来的一卷纸币塞到蒲龄的书包里。
  蒲龄抬头看他。
  “这月的饭钱。”宫野说。
  蒲龄点了点头,继续吃自己的。
  宫野是房东的养子,所有人都喊他衍哥。
  据说他被房东捡到的时候,随身裹着的小被子里放了张纸条,纸条上只有俩字儿,顾衍。
  房东没肯给他用这个名字,自己起了一个。
  捡来的,野生的,就叫野。
  房东死掉的老公姓宫,他就叫宫野。
  宫野比蒲龄大三岁,不上学,个子很高,浑身上下最有特点的是他那一头茂盛浓密的长发。他不剪,又嫌烦,经常拿塑料皮筋随便扎起一束,高高地翘在脑后,看起来很有- xing -格的样子。
  很有- xing -格这话是冯寒说的,不是蒲龄说的。
  蒲龄刚搬到这儿的时候六年级,到现在已经认识宫野五年多。
  宫野这人很懒,厨房是摆设,如果不是要睡觉上厕所的话整个屋子都可以是摆设。
  蒲龄从上初中开始就每天替他带饭,外加收拾屋子,以此可以获得一定的报酬。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