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在异世强忍二哈前男友+番外 作者:江天无尘(下)

字体:[ ]

 淞山学院,午夜。
  幽暗的路灯稀疏地分布着,灯泡不知多久没换过了,唯能照亮灯柱底下的那一片地面而已,灯罩里都是死掉的虫子,黑黢黢的一团,让人看了直犯恶心。
  笃笃笃……
  头发散乱的闻沐卿踩着一双恨天高,心惊胆战地在路上跑着,她身后跟着一个飘忽的白色身影,怎么甩都甩不掉,跟个冤魂似的隐没在黑暗中,又被路灯照的惨白,看不清五官,连是人是鬼她都不知道。
  更可怕的是,不论她怎么跑,那白影都和她保持着相同的距离,不紧不慢地跟在自己后头,脚步声也听不见,呼吸声也没有。
  闻沐卿都快哭出来了,她停下了脚步,慌乱地解开了鞋扣,毫不犹豫地把今天为了去酒吧而特意新买的高跟鞋踢到了草丛里,抓着乱飘的一头长发疯了似的往前跑。
  那白影也跑了起来,却依旧没有声音。
  淞山学院安静得如同没有其他人一般,教学楼,宿舍楼,饭堂……一盏灯都没有。
  她慌不择路,冲进了实验楼里,尽量放轻了自己的脚步,直接跑到了最顶层,四楼的厕所里去。
  滴答……滴答……咚……滴答……
  水滴声敲醒了处于惊惧状态的闻沐卿,她打了个冷战,想起这厕所分明在两年前死了一个女生后被封起来了,还贴了一张又一张白色封条,连保安都不会来巡逻,今晚怎么开了?
  滴答……滴答……咚……咕……
  她正想着要不要出去,换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外头却想起了脚步声。
  闻沐卿脚一软,哆哆嗦嗦地缩在了厕所的一脚,心里乞求着老天保佑。
  笃,笃,笃……砰!
  笃,笃,笃……砰!
  那人每敲三次门,之后便会暴力地将门踹开,他的呼吸很急,应该是跑了三层楼的缘故。
  敲门声似乎越来越杂乱急促,和巨大的水滴声混合在一起,震得闻沐卿的耳膜都发疼。
  已经推开了七扇门,只剩下自己的这一扇了!闻沐卿害怕极了,整个人和筛糠似的抖个不停,嗓子眼里尽是因为惊恐而发出的咕呜声。
  突然间,敲门声听了,急促的呼吸声也停了。
  闻沐卿头皮一凉,她想起来一个很恐怖的故事……曾经有个女孩儿也是被杀人犯追到了厕所,她躲在最后一间里,杀人犯一间一间地踢开门,到她那儿却停止了。女孩儿在厕所里睡了一夜,等到早上太阳升起,她觉得自己终于得救了。
  可抬起头的时候,杀人犯却趴在门板上,盯着她笑!
  艰难地咽了咽酸胀的嗓子,闻沐卿死死咬着下唇,抬起了头。
  她对上了一双冷冰冰的,带着狰狞笑容的脸。
  “啊啊啊!”
  闻沐卿闭上眼睛尖叫起来,肩膀突然一痛,她以为那是一把刀,可过了一会儿,却没有痛感。
  而且身上还有什么东西,热热的,一股子腥味。
  缓缓睁开眼,闻沐卿只见到,那男人的头颅正躺在自己脚边,而他的身子依旧挂在门上,脖子上碗大的破口里,狂涌出大量的血液。
  “啊啊啊啊啊!”闻沐卿叫的更大声了,嗓子都裂开出血了,她还依旧在恐惧的泥淖中挣扎,直到嗓子再也发不出声音,她在渐渐地冷静下来。
  她流着眼泪,心里反复告诉自己:男人已经死了,自己安全了!不要怕,赶紧走,自己活下来了!
  她手忙脚乱地去扯门锁,可颤抖的手指不听使唤,怎么也摸不上锁扣,尸体的血已经喷尽了,男人的眼睛还在盯着她看,目光里似乎有浓浓的惊骇。
  闻沐卿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她涂的和血一般艳丽的口红已经被泪和汗洗掉了大半,露出的嘴唇白的吓人,正微微颤抖着。
  因为,男人虽然死了,可那无规律的敲门声,还没有停下来!
  那声音是从厕所里传出来的!
  闻沐卿僵硬地转过头,看了眼男人的头颅,后背满是汗珠,却凉得让人心惊。
  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人犯害怕成这个样子。
  突然间,敲击声消失不见,闻沐卿死死地贴着门板,就见一只皮肤惨白的如同墙漆一般的枯手从厕所的水道里伸了出来,弯曲的指甲上染着红色的甲油,后面接着长长的一条胳膊,已经超过了正常人应有的长度!
  早已喊破了的嗓子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闻沐卿在绝望之中,被鬼手一把抓住了脖子,指甲扎破皮肉,血液将它的指甲染得更艳了……
  伴随着类似于橘子被挤破的声音,四楼女厕所的墙壁上,绽放出一朵血花……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写不出脑袋里恐怖的感觉呢
倒地_(:з」∠)_
 
  ☆、夺命高校(3)
 
  淞山学院是这个城市里最好的大学,化学专业是淞山学院的王牌,几乎全国上下所有的学生都抢着要挤进来。
  老话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而淞山学院最大的传奇便是,每一个从这儿走出去的化学系学生,最后都有不小的成就。
  进科学院的,留在学校任教的,以及到大牌化妆品公司参与研发项目的……前辈给淞山学院的学生最多的评价便是两个字:好用。
  只要好用,便能牢牢地抓住铁饭碗,再通过时间的积累,在铁饭碗外头镀一层金,也不是什么难事。
  而三人来到这里的身份,也全然不同起来。
  程旻和俞方旭成了淞山学院化学系的学生,而解星语则是化学系的教授。
  三人来到淞山学院两天了,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也没遇到什么看上去像是时行者的人。
  不过程旻倒是不太爽。
  因为他比俞方旭矮了半个头!
  平时两人都是平视的,现在要抬头仰望那个家伙,让程旻心里有种隐隐被压了一头的感觉。
  但是又有什么用呢?时间一长,倒是也慢慢接受了,反正任务结束之后就会变回原样了。
  刚来到学院的时候,程旻发现路人都在看着身边的俞方旭,小声讨论着,俞方旭也没怎么在乎,反正他平时被别人看的也不少,无非也就是那张脸的缘故罢了。
  用程旻的话说,这个世界的俞方旭长了张小白脸。
  不过奇怪的是,他观察了一天,也没看到有什么富婆富翁晚上开车来接俞方旭去XX大宾馆之类,心里更是疑惑了,小白脸就小白脸么,又没吃软饭,干嘛这么盯着看,没见过帅哥啊?
  当然,程旻是不可能把话挑明了说的,否则某人又要翘尾巴了。
  程旻拦住一个小学弟,问道:“诶,同学。”
  俞方旭也看了眼那男生,带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个子小小应该只有一米六几,就到自己脖子,手里抱着一本厚的和《辞海》似的化学资料,典型的努力型学霸。
  那男生和俞方旭对上眼,立刻就腿软了,挣扎着想跑,却被俞方旭一下抓住了胳膊:“跑什么?”
  “不要!崔哥别打我!”那男生立刻拿书护着脑袋,可怜兮兮地央求起来,似乎很是惧怕俞方旭似的。
  在这个世界里,俞方旭的名字叫崔天健,程旻的名字则叫段晔,解星语的名字是楚梦尧。
  俞方旭挑了挑眉,心中有了计较,将男生提起来,对他道:“我问你几个问题,你乖乖答,我就不揍你,嗯?”
  小男生跟个鸡崽儿似的,被一米八几的俞方旭揪着领口毫无反抗之力,啄米似的点头,弱弱地道:“崔哥您说……”
  俞方旭眉头一挑:“咱们学校这几年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你全部说出来,我都要知道。”
  小男生镜片后的眼睛眨巴眨巴:“崔哥,您不是比我还大一届……”
  “少废话!”俞方旭吼了一声,那小男生立刻就吓得闭上了眼睛,哆哆嗦嗦的,可怜的要命。
  程旻皱眉,把人从俞方旭手里夺过来,替小男生整了整衣领,道:“别理他,这家伙粗人一个,你和我说。”
  小男生眼瞳一缩,看了眼程旻身后的俞方旭,可却有些意外地发现俞方旭并没有生气,深深地看了眼程旻。他脑海里灵光一现,机敏地道:“谢谢段哥。”
  程旻歪头:“你认得我?”
  见“崔天健”似乎有点好奇地看着自己,小男生连忙向程旻道:“段哥你开什么玩笑,年级第一的大学霸,怎么会有人不认识你。”
  “那他呢?”程旻指了指俞方旭,就见小男生战战兢兢地退了一步,心下有了几分猜测,对他招招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你和我悄悄说,别怕。”
  小男生有些意外地看了眼程旻,好像他不认识俞方旭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一般,但还是走到程旻耳朵边,小声道:“崔哥是咱们学校的校霸啊,一个能打街边十个混混的。”
  程旻“哦~”了一声,眼里带着点笑意看着俞方旭——小痞子啊。
  俞方旭也笑了,抬起手臂秀了秀肌肉——那是,抱媳妇儿没问题。
  程旻白他,这种人就不该给好脸色。
  小男生看着呆,可却不是真的书呆子,见两人眉来眼去的,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急忙道:“段哥,崔哥很好的,你看他又壮又高大,多有安全感啊!”
  程旻有些汗颜,脑海里都能想象到俞方旭在身后有多么得意了,他说了句“别扯有的没的”,催促小男生快点讲一下学校里有没有什么奇闻轶事。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