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聘狸奴+番外 作者:月无弦

字体:[ ]

 
聘狸奴
作者:月无弦
文案
 
妖界四大霸主,各占东西南北,其中以北方之主最为暴戾,据传其所到之处,煞气遮天,万妖同哭,连朵狗尾巴草都长不出来。
然而有一天,北方之主出去遛弯的功夫,脸上多了五道猫爪印。
 
自此他置暖炉,造抓板,囤了半仓库的鱼干,随身带着逗猫棒,寻猫入瓮。
 
总结:其实就是个猫奴大佬收养流浪猫的故事
 
霸道少女心攻 vs 柔软腹黑受
 
1v1感情线,国际惯例HE,轻松向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夜谰、程雪疾 ┃ 配角:阿猫阿狗啥都有 ┃ 其它:猫,甜文
==================
 
  ☆、【买猫】
 
  
  初秋,街上的小贩们挑着担子走街串巷,有卖小食的也有卖新奇小玩意的。还有几位担子上挑着两个盖着盖子的红棕色箱子,上头系着白布绳。吆喝时也只是单调的一句“新货新货,今年新上的货!”,让人摸不清他们到底在卖些什么。
  然而再细心点便能发现,每当这些“特殊”的小贩扯开嗓子喊时,其余人都心照不宣地压低声音,甚至放慢脚步让他们先过去。待这些人依次步入某些狭小的巷子,方长舒一口气低头忙活自己的。
  小贩进入巷子,将担子往地上一放,倚在墙上拉下帽子,静候客人上门。不消一炷香的时间,数人匆匆步入巷中,皆戴着宽大的斗笠或者面具遮住面颊,径直走到小贩身边低声问道:“怎样的新货?”
  小贩咧嘴一笑,神神叨叨地说道:“有中用的有中看的,想要什么,还得您自己走一趟。一口价……”说罢伸出一根手指。
  为首的男子毫不犹豫的从袖中掏出银票,塞到他手里压低声音道:“今日就要。”
  “成嘞,您请好吧!”小贩拖着长音应和着。红箱子突然砰地一声弹开了盖子,里头的东西也终于见了庐山真面目,原是一摞摞整整齐齐的“请柬”。
  “还是老地方。”小贩随手捞了本请柬放在他手上,语气谄媚,又带着一丝不寻常的意味。
  男子将请柬揣好,压低帽檐,匆匆离开巷子。七拐八拐地走进某家酒楼,径直穿过大堂挑开门帘走到后院,向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店小二递交请柬,然后小步跟着往院落深处走去。
  谁知没走几步,草垛后头突然窜出一记黑影,捂住他的嘴一按,连个惊呼的功夫都没给,便双眼外翻,脸色黑青地晕了过去。
  毫不知情的小二还在一边向前走,一边絮叨叨地奉承着:“客官您可真是好福气。今儿咱有了不少新货,您指定能挑个好的!”,走至一处像是菜窖一样的低矮石房之前,拿下脖子上挂着的铁钥匙打开门,让至一侧笑道:“客官,您请!望您……嗯?”
  怎么好像高了很多?!小二愣住,狐疑地呆望着男子压低帽檐,阔步走入房中。
  入内即是一条狭窄黑暗的长廊,蜿蜿蜒蜒伴随着一个接一个的台阶,越走越深,越走越暗。半柱香后,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一片宽广的石台,几位把自己的脸包得严严实实的人排着队,依次进入另一道石门。门口则有两位侍卫把守。男子也跟在最后头走了进去,入门时侍卫莫名打了个寒颤,茫然地看了他一眼,并未做声,随后便关闭了石门。
  石门内可谓是另一番天地。这里好似一座地下牢房,一个挨着一个的铁笼子上缠绕着密密匝匝的符纸,里头的铁链磨地生不绝于耳,且时不时传来一两声野兽的悲鸣。
  一位矮瘦的“引路人”上前,三角眼里满是算计,将腰间一大串钥匙解开,一一发放给众人笑道:“诸位爷,小的再多啰嗦几句。这里的货呢,越往里走越珍贵,但也越危险,望各位爷多加小心。因为按规矩,各位爷就算有个闪失,小的也是不管赔的。”
  这话说得怪难听,不禁引得几名宾客不悦,拿过钥匙冷哼一声,径直向最里头走去。剩下的人则耐着- xing -子,从门口开始一点点查探着。
  男子握紧钥匙,慢慢地走了起来。牢笼里关着的东西千奇百怪,有虎头猪身的妖兽;美丽动人的灵鸟;坐在水缸中一言不发的鲛人;以及长角的魔人。每当有人接近,多半“囚徒”选择藏在角落里,或者埋下头躲起来,少数暴戾的则扑向牢门挣扎怒吼,恨不得将眼前之人撕碎。
  这是个卖奇珍异兽的地下卖场,来此地的客人多半是驭兽师,或者有收藏癖的富人。之所以藏在这么个别扭的地方,则是还有个见不得人的“买卖”隐藏其中——品相姣好的女妖也会成为商贾竞相购买的货物,至于用途,自然不言而喻。
  一把钥匙能打开所有牢门,然而能不能带走它们则是两说。价码牌就挂在门锁上,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驭兽师挑选着强大的妖兽,富商们则为来之不易的美貌女妖争吵不休。方才的“引路人”忙得不可开交,既要防备着客人一言不合就开打,还要紧着介绍货物的来历。恍神的功夫,最里面突然传来几声惨叫,继而是妖兽吞噬骸骨的声音,惹得他唉声长叹,不得不命手下速去里头收拾烂摊子。
  无人注意到男子已停留在某间牢房前很久,手中的钥匙几乎已攥出水来。那间牢房里空荡荡的,乍一看好像没有东西。然而借着火把的微弱光线仔细查探,一道微弱的影子自角落里延伸了出来,隐约能看出是个人形。
  当啷一声,铁锁被打开掉落至地上。男子屏住呼吸,强忍心中滔天的兴奋走了进去。这间牢笼很小,比其它的要小了四五圈。随着笼门的打开,角落里的那个“人”缩了缩,蜷得更紧了。一对儿白色的尖耳朵微微动了一下,然后紧贴在脑袋上轻轻发颤,像极了两朵柔软的蒲公英。
  男子蹲下身去,手小心地伸了过去,指尖点在耳朵上,触到一层细小的绒毛,遮掩在帽子底下的双眼登时亮起一道光芒,迫不及待地抬手去扯锁链。
  白色的耳朵轻轻地翘了翘,看见拴在自己脖颈上的锁链被毫不费力地扯开,慌忙抬起头瞪大眼睛看向他,碧蓝的双眸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澄澈,火光一照,露出一张泥污与血迹交织的面颊,虽狼狈不堪、骨瘦如柴,但依旧遮不住他清秀的眉眼,确是只品相极好的猫妖。
  “哎哟,客官客官,您挑中他了?”“引路人”终于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小步跑过来讪笑着搓手说道:“这位爷,这只呢,确实挺中看的。就是吧……额……小的也不瞒您,这是只半妖,而且之前有过主儿的。您若是嫌不干净,拿不出手呢,里头还有别的……”
  男子没搭理他,起身把扯下来的锁链踢了踢,目光落在猫妖以极不自然的方式弯曲的腿上,停滞了一瞬:“腿?”
  “引路人”无奈地摊摊手:“这猫妖刚来的时候呢,野得很,有客来看呢,就想逃跑。没辙,小的就把他的腿给弄断了。您若真的想要,给算便宜点?”
  男子没说话,就这么看着猫妖的腿,藏在黑袍中的脸上看不穿是什么表情。
  “引路人”隐隐嗅到男子身上弥漫而出的妖气,不禁暗自猜测道,这保不齐是个大主顾,单卖一只赔钱货未免有些遗憾,便殷勤地往外招呼着:“客官,您再看看,还有别的货呢!就隔壁,那小灵鸟的人形细皮嫩肉的……”
  男子似是有所动,缓缓转身向他看了过来,手藏在袖中散出一缕黑雾。“引路人”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敏锐地嗅出一道危险的气息,正战战兢兢地往后退着,角落处的猫妖突然扑了过来,抱住男子的脚跪在地上,浑身哆嗦地说道:“老爷,老爷买我吧。我听话,我什么都能干,老爷买我吧……”
  男子低头,看着那对耳朵不安地颤抖着,下意识地想摸,又犹豫地缩回了手,压低声音问道:“你还记得我吗?”
  猫妖一怔,脑袋依旧耷拉着没抬起来,见男子将脚抽了回去,竟趴下身子去蹭他的长靴,结果被一把薅住头发制止了,眼角颤颤地抽动了一下,嘴角挑了挑似是想挤出笑容:“老爷,买我吧。”
  男子久久地望着他,半晌后吐出一个字:“买。”
  ……
  男子最终买下了一只猫,用外袍匆匆一裹,扔下银子就走了。眨眼的功夫已离开了地牢,跃上一座房顶,迅速地移动着。猫儿在他怀里安静地闭着眼,双手蜷在身前,很轻,如同无骨的小棉花包躺在他的臂弯里。
  他心里有种悸动,很想当场掏出藏在口袋里的小鱼干,还有藏在靴子里的逗猫棒,帽子里的藤球都拿出来。然而猫儿抖得厉害,令他不得不放慢脚步问道:“你是怕还是冷?”
  猫儿没睁眼,但身子一绷,显然在装睡。倒是一记熟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主公,属下觉得,他是怕。”
  男子停下侧目望去。不远处的阁楼上立着一位蓝袍白衫的青年,身形消瘦,腰佩一柄玉剑,凤眼长眸微微一眯,便捉摸不透眼中情愫,眨眼移到了他身侧,语气温和却透着某种古怪的压迫感:“主公,一只猫罢了,值得您亲自走这一趟吗?”
  男子把怀中的猫儿用袖子遮了遮,平静地回答道:“手下办事不利,孤不得不亲力亲为。”
  青年笑道:“主公,属下这些年来,为您寻得的猫妖少说也有三十余只,却哪个都入不得您的眼。今日主公乘兴而归,不知可否让属下开开眼,看这猫妖特殊在何处?”说罢直接将手伸向他怀中的猫儿,岂料手指刚接触到一片衣襟,便如同被刀刃割伤了似的呲出一道鲜血。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