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在特定场合发生的故事+番外 作者:海悦家的猫

字体:[ ]

  《在特定场合发生的故事》作者:海悦家的猫
  文案
  在去年经历了不平凡的一年之后,杂志社有了全新的企划,在官网上以多川的名义发起了一个全新的网络征文项目,主要以不同的地点作为主题成为征文的关键词。就在这些邮件之中,全新的故事孕育而生。比起在旅途中遇到的人们的口述故事,这些文字显得更加直接,故事大部分也都是当事人亲身经历,因为有了网络这一层面纱,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宣泄自己内心不能与人分享的故事。
  它们可以被叫做异事,也可以被叫做秘密。
  这些发布的主题就像是人生中不断发生着的每一个时刻一样,不需要起因,也不需要结局,只需要知道那是在一个特定的场所,发生过这样的一个故事,就足够了。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悬疑推理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多川 ┃ 配角:X ┃ 其它:左珍珍
 
 
第1章 说在故事前面的故事
  我叫多川,是一名专栏作家,在一家小有名气的杂志社里有一小块方寸之地,仅此用于养活自己。我是一个四处漂泊的人,说的好听一点是“旅人”,其实在大多数人眼中,我不过是个“流浪汉”。但其实不然,正经的流浪汉可不会有工作,而我不过是靠四处漂泊搜集素材来过活的人罢了。
  有些人写东西全靠想象,这类坐在家里即可天马行空,不必行万里路也能说出万本书里的故事;而有些人写东西全靠笔头子记录,说白了更像是脚夫,故事内容全靠素材,天生的劳苦命。而我就属于后一种。我所有的内容,都来源于我旅途上的见闻。如果有朝一日我不再漂泊了,或许也就意味着失业了。
  这是我之前的想法。
  在去年经历了不平凡的一年之后,杂志社有了全新的企划,在官网上以我的名义发起了一个全新的网络征文项目,主要以不同的地点作为主题成为征文的关键词。这项计划从今年年初正式启动,没想到短短的一周时间之内竟然收到了上千封回复。就在这些邮件之中,全新的故事孕育而生。
  比起在旅途中遇到的人们的口述故事,这些文字显得更加直接,故事大部分也都是当事人亲身经历,因为有了网络这一层面纱,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宣泄自己内心不能与人分享的故事。
  它们可以被叫做异事,也可以被叫做秘密。
  这些故事往往很难与他人分享,所以在当事人的心中越藏越久亦越酿越香。就像是最普通的一款清酒,陈年之后,夏日可冰镇冬日可温暖,香醇可口,意犹未尽。也就是这些故事,让我在漫漫长夜之中,解乏去疲。
  这些发布的主题就像是人生中不断发生着的每一个时刻一样,不需要起因,也不需要结局,只需要知道那是在一个特定的场所,发生过这样的一个故事,就足够了。
 
 
第2章 异乡的客栈-楔子
  客行朝复夕,无处是乡家。
  策划在网上发布的第一个主题,就是那些仅存在于旅途中的一个独立空间,古时候是人们远行时一个解决温饱的落脚之处,有的还为客商堆货和转运提供地方,如今其功能就更加简单直接了,只是一个旅人的暂住之处。旧时它被唤作“客栈”或者“栈房”,时至今日它被赋予了更多的名字,“旅馆”、“宾馆”、“招待所”、“酒店”甚至是“度假村”,但归根结底它都是指一个暂时的居所。
  许多酒店都是一个独立的大楼,内部结构也比较单调,都是一层楼几十个几乎一样的房间,长长的走廊或笔直或蜿蜒,但几乎都是统一的装修,很多时候人们都会因为这样产生视觉疲劳而迷失了方向。
  似乎,不仅仅是旅客容易迷失在那无尽的走廊之上,还有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似乎也永远被困在了那里,在一个又一个一模一样的空间中徘徊,最终成为了故事。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人在投宿酒店的时候有诸多讲究,比如“不住在走廊尽头的房间”、“房间门不能对着逃生梯”,又或者是“进门前一定要敲三下门”、“睡觉的时候鞋头不能对着床”等等。但做了这些事情真的就能避免遇见奇怪的事情了吗?
  在开始这个主题之前,第一个想到的关于“酒店”的不可思议的故事,是京极夏彦《幽谈》里的一个故事《捡手》。这个故事是讲述一个丧妻的男人重回故地——一个岛上旅庄,却在庭院中找到了一只“形状优美无比”的女人的手,七年过去了却依旧有着“又细又白又美”的手指,仿若是活生生的女人。说实话,第一次看的时候并没看懂,是男主出现了幻觉还是那庭院之中真的还有尸体的其他部分?或许因为如此,这个看似平淡的故事才给我留下如此深的印象吧。
  总之,以“异乡的客栈”为主题一经发布就引起了很多共鸣,收到的故事多达上千。在此,仅挑选一部分网友留言一窥暗藏在“客栈”之中的一些令人不安的故事。
 
 
第3章 (1)不可名状的客观存在
  新年伊始,当所有人还沉浸在过年的喜悦之中时,我却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寻找和阅读恐怖故事中。新上任的大当家老K,年前忽然拍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多川啊,以后还要你多费心啊”,于是,网络故事征集之事就全部落在我所负责的部门。老K的这句话连带着沉重的责任,一时间我那闲云野鹤的日子俱往矣,唯有受困于这狭窄的办公室之中了,终究是安定了一段日子。
  虽然我依旧会时不时的找一两个适当的理由悠哉一时,但也正是这些日子我才真正体会到了每日坐班的生活,不禁对X和其他同事有了更多的敬意。
  ‘’只有李医生来过电话,说让您有空去一趟。‘’X说。
  ‘’好的,我知道了。‘’我又补充到道:‘’如果有其他人打电话找我一定记得告诉我。‘’
  X离开之后,我坐在电脑前一直发呆。未得到我所想的信息,虽然坐在办公室里也久久无法进入工作状态。电脑的弹窗偶尔跳出飞往各地的机票信息,时不时的会告知我有从此地飞往N市的机票这在打折。
  从N市回来之后,我再也没有收到任何关于Z的消息,她就像消失了一样,至少是
  从我的世界彻底消失了。
  我曾经尝试通过我在警察局的朋友帮我查找,但是很遗憾,依然在N市查无此人。时不时的,我仍然会忍不住的往她的手机号码发送短信,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话,从未再提及过关于自己的近况和炸老楼的一字一句,也依然没有任何回复。
  未确定的事情悬而未决,该出现的人依旧销声匿迹。
  习惯是个有脾气的‘’孩子‘’,一但往常的存在和平衡被打乱破,那个空出的位置就会变成一个漩涡,连着其他的顺序和感觉也乱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关于旅途中的酒店故事闯了进来,很好的为我诠释了这种感觉。明明熟悉的事物和环境一旦起了变化,会比原本陌生的环境更加令人感到不安。
  我在重新整理状态之后,登陆了杂志网站的后台查询投稿,在几十个故事之中,一个叫做Miss F的人的投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不能远走他乡,看着他人旅途中的投稿也算是一种安慰。
  那是一个去R国旅行时候入住酒店时发生的故事,不知为何她的故事总让我有一种认同感,但是我至今却从未去过R国。不知道这种熟悉感是来自她的文字渲染力,还是来自故事内容本身,又或是让我回想起了多年前遇见Z的时候她讲述与我的故事。总之,一时间,我陷了进去。
  Miss F的故事
  说起R国这个国家,F并不陌生,从叙述中可以得知,这至少是她一年内第四次前往。而每次都是因为工作。因此,每次都是到达同样的机场,顺着同样的路抵达同样的酒店,所以并未有真正的机会好好的游览过。
  R国是一个享誉国际的旅游国家,即使是同一个地方也是一年四季时时不同景。所以第四次来到R国的时候F特意订了晚了两天回国的机票,打算在R国度过一个周末,第一次的好好观光,了解一下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在入住了一个全新的酒店之后,F就决定将这个周末讲交给了充满新鲜和未知的这里。
  而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周末酒店里,一切都是在悄无声息之中发生的。
  F曾经怀疑是自己太敏感了,毕竟这个具有本国特色的酒店已经存在了几十年,一些设施或家具年久失修或也情有可原。但却未曾想,就在这种特意的忽略之中,它却越来越明显了。
  F订的是当地一家有名的温泉酒店,因为是临时预定所以所有单人间早已预定完毕,无奈之下F才接受了双人间。双人间,顾名思义就是有两张床的房间。但好在酒店只按人数收取房间和服务费用,所以在付了单人间的费用之后却可以享用双人间,F觉得这至少是个合算的交易。
  进入房间后,F将行李安置好后选择了靠窗一侧的床铺,另外一张则空闲。F会将脱下来的外套随手的放在它的床脚边,也算是合理利用了。
  入夜,F泡过温泉之后打算回屋休息。
  一进门,发现自己的外套竟然掉在了地上。F不以为意,将其拾起再次放回空床上。
  就在此时,F的第六感告诉她,她面前的这张床和原来不一样了。
  但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却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床铺好像没有原来平整了,很可能是自己无意间弄的,可直觉就是让她注意到了。
  或许是工作的紧张感还未消除吧,F想着打开电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等她再次注意这个床铺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