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凤舞九天 作者:墨韵澜轩

字体:[ ]

 
凤舞九天
作者:墨韵澜轩
文案
 
眼前的弟弟 无论是傲然的威仪,还是悠然的气韵,亦或是森然的凛冽,任何一种风姿都极为惑人,让他沉陷,让他失神,让他无法自控。
 
满头乌发散落枕边,紫衣少年悠然躺在他眼前,微挑起眉眼,唇边似笑非笑扬起的弧度带着几分挑衅与他对视。
 
冷香萦绕,紫色的身影软倒在臂弯。缓缓撩起颈侧的屡屡长丝,轻抚被他掌力劈过的白皙,温柔落下一吻。无奈低语:你若再如此妄为,兄长真得就无法自控,做出有悖人伦之事了。
 
微扬的唇角透着魅惑,含笑的眼满是深情,你要这样才行!
 
你的经验如此丰富,看来教过很多人,嗯?
 
我要你的命又如何?那是你欠我的,你欠我一条命,欠我一条命你知道吗?
 
好,既然欠你的,那我还给你便是。
 
将他软下的身子接到了怀中,此时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此刻心底深深的自责与爱意,更无法用词汇来表述不尽的心疼与怜惜。
 
男子身着一袭大红色喜服长身玉立在大厅之中,如墨的长发披散在肩,美玉般白皙的面颊可能是喜服映衬也可能是因为欢心泛着淡淡的红晕更显风姿奇秀,气韵卓然。
 
为何喝了十坛还不醉?为何还要到这里?难道被他凌迟了一回还不够,还要再来一回!?
 
本是兄弟却生了不该有的情愫,历经生死,静看流云缱绻,风雨变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舞,九天 ┃ 配角:雍澈,松致,慕离,莫灿,莫蕴, ┃ 其它:松岘,松岄,莫湚
==================
 
  第1章 殇情
 
  
  云之巅,狂风怒吼,喊杀震天,紫衣男子被数千人缓缓逼向了崖边。殷红的血珠顺着白皙的手腕滚滚滑落在地绽出朵朵耀目的红莲。山风轻抚衣袂,带起墨发纷飞,虽身处险境但绝美白皙的面上仍旧一派沉静从容未见一丝慌乱,微扬的唇边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浅笑虽只是持剑而立但其高贵卓然之姿却如获取了所有光芒一般,让人无法移开双眼。
  “抓住他,要活的,我重重有赏!”黑衣男子得意大喊,刹那间黑压压的人群向其疯狂扑去。
  忽然,遮天蔽日的璀璨蓝芒如闪电般向众人暴- she -而去,冲上的人便倒下了一大片。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名年轻男子御剑凌空飘落,白衣拂动,面色森然,微眯的眼中透出彻骨的冰寒,狂暴的肃杀之气弥漫整个山涧,刹那间无人敢动分毫,众人皆被其凛冽的王者气魄所憾莫不战战兢兢,不敢再靠前。
  “宗主怎么办?”一名银发红衫的男子带着数千人紧随而来。
  “杀!”看着紫衣人身上的血痕,白衣人话音- yin -冷带着- yin -寒血腥。
  应了声银发人刚要走,白衣人拍了拍他的肩头郑重道:“以后宗里你要费心了。”未等银发人答话,白衣人转身向着定定看着自己的紫衣人而去。望着步履从容缓缓向自己走来之人,紫衣人胸中气血翻腾,眸中满是痛色,骤然上前狠狠扯住他的衣襟高声怒喝“人是不是你杀的,你为何如此残忍?!”
  看着面前之人痛苦的神色,白衣男子敛下眼眸,掩去眸中的哀色等再抬起眼来,其中已是冷冷的漠然“是我,他该死,我又怎么可能放过他,如果气不过你便杀了我!”
  听得此话,紫衣人只觉耳边巨雷轰鸣,身形晃了两晃,如水的眸中透出深深的绝望,紧握剑柄的手不停的颤抖:“你说什么,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吗?!”
  白衣人微闭着眼,微扬的唇角泛起一丝冷笑:“那你便试试!”
  “你……”紫衣人语声发颤,倏然举起闪着炫目寒芒的灵剑向其挥去,白衣人苦笑将眼睛轻轻闭上。
  蓦然长剑便已没入了白衫,顿时如泉的鲜血咕咕而出馝馞的腥甜随风肆意弥漫,白衣人身体随风摇晃,沐着暖阳晶莹的汗珠璀璨夺目,身下的白衣瞬间化为耀目的红衫,随着山风猎猎翻飞,炫目悽然。
  看着深深没入白衣人腹上的长剑,抬头再看看那张冷峻的脸庞紫衣人一口赤红的鲜血狂喷而出,骤然上前狠狠抱住了他,眼中一片赤红“为什么不躲?你是故意的对吗?!”
  看着眼前挚爱之人,白衣男子轻柔的擦去他唇边耀目的蜿蜒语声柔缓:“你若对我挥剑,我又怎么会躲?!原谅我……”
  “但你可知,你若死了我又怎可能独活?!”紫衣人语声沙哑。
  “对不起,我……”话未讲完白衣人身体便倒了下去。
  将他倾倒的身子紧紧搂到怀中,紫衣人神色慌乱,双手不停的颤抖“一定要坚持住,我们马上走!”说着便要抱起白衣人,正在此时一柄闪着凛凛寒芒的长剑骤然从背后向紫衣之人刺来。
  “小心!”白衣男子双眸骤凛,用尽最后的一丝气力,将面前之人狠狠推开,突然一股强大的灵力波袭来,白衣人瞬间坠入了万丈深渊“兄长!”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声响彻山谷,紫衣男子肝胆俱裂,已近疯魔,踉跄走至崖边“等等我,兄长!”一脚刚刚迈出,男子背后倏然一凉,一柄利剑透体而出。看着这寒芒闪闪的剑锋,紫衣人扑倒在地“兄长!”轻轻阖了眼眼……
  
 
  第2章 双煞
 
  一年前  九翀山
  黝黑的汉子背着一捆干柴带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女孩向山下走,女孩生得明眸皓齿很是标致。
  “闺女,你吃的那是啥,好吃吗?”看着女儿吃着野果很是香甜的样子,男人笑问。女孩重重地点点头,眼中露出些许狡黠“嗯,好吃,爹,可甜了,你也尝尝。”说着拿了一颗塞到了男人的口中。
  男子大口嚼了嚼,猛的整张脸都抽到了一处,咂着嘴“啊!咋这么酸!”赶紧把口中剩余的果子都吐了出去。“哈哈哈哈”女孩捂着小嘴大笑“爹爹上当了,爹爹上当喽!”
  “你个小丫头,竟然戏弄起爹爹来。” 男子宠溺地拍了拍女儿的头。女孩眉眼弯弯“呵呵呵,谁让爹爹问的,我这可是孝敬您呢,我吃就很好吃啊。”
  “好好好,是爹爹的错,咋们跟紧回家,你娘说今天给我们炖了肉。”
  “太好了,太好了。”女孩连忙扔了手中的果子欢笑着疾步往前走“慢着点,小心别摔倒。”看着女儿如此开心男人也自是高兴。
  “站住!”正在此时,尖厉地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父女俩俱是一惊,转回身望去。只见两名高大瘦削的男子正站在身后,一脸狠戾地望着他们。这两人,一人身穿白色长衫,面色惨白,满脸- yin -邪。另一个则穿黑色长袍,面色漆黑一脸横肉,两人的手中都握着一柄闪着森森寒芒的长刀,观之如同从地狱中走出的两名厉鬼。
  父女俩皆是一抖,女孩连忙躲到了爹爹的身后,探出脑瓜惊恐地望着二人。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砍柴男人吓得浑身哆嗦。
  白衫男子一脸- yin -邪冷笑“啍哼,是谁?我们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你只要知我们是黑白双煞便行了。至于我们要干什么吗?”说着他顿了顿看了看黑衫男子两人皆一脸女干笑。
  “你们要干什么?”砍柴男子十分惊慌。
  黑衫男子诡笑“干什么,拦住去路,不是劫财,那便是劫色。财,哼,看样子你们肯定没有,那我们就只能劫色了。”说着不怀好意地看了看男人身后已然吓得瑟瑟发抖的女孩。
  男人伸开双手护住女儿颤声大喝“你们敢?”白衫男人不屑地看着他,- yin -邪一笑“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你觉得你能拦得住吗?”说着便向女孩走去。
  “混蛋!我跟你们拼了?”砍柴男人大怒,挥着手中的砍柴刀便向二人冲了上去。
  黑衣男子冷笑“找死!”说完抬起脚“砰!”的一声巨响,砍柴人便被踢飞在地。这一脚力气极大男子口吐鲜血,动了几下皆没有站起身,趴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敢骂老子,找死啊你!”“爹,爹,你怎样了!”女孩跑到男人身前,边哭边惊恐地望着如鬼魅般的两人。
  砍柴人捂着肚子痛苦万分“别管我,闺女,你快跑,快跑!”
  “哈哈哈,跑?我看她往哪里跑?”白衫男子冷笑。黑衫男子则大步走了过来,一把将女孩拎了起来,哈哈大笑“你到是跑啊,嗯?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跑!”
  “啊,呜呜呜,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小女孩的脚悬在半空,手不停地挥舞痛哭。
  “再不老实我宰了你。”黑衫男子将大刀抵在小女孩的脖颈上怒喝。
  “呜呜呜呜呜呜”女孩捂着嘴低声哽咽。
  “人家不愿意,你们又何必要强迫呢!”不疾不徐的话语传来,带着舒缓的节奏,如一股清泉流过心田。
  “是谁?”“谁?”听到有人说话,二人俱是大惊,连忙四下找寻。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